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心灵的驿站>>返回主页
查看: 431|回复: 0

[访谈] 【地球盟友】【柯博拉Cobra】2014年8月1日Rob Potter访谈

[复制链接]

442

主题

470

帖子

1475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475
发表于 2016-5-27 22:55: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亲,注册成为星际家人,您就离回归更近一步!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地球盟友】【柯博拉Cobra】2014年8月1日Rob Potter访谈




Rob – 女士先生们,有请我们的光之大使,COBRA刚从他在中国的门户激活会议回来。希望你旅途愉快,这次门户开启成功吗?

COBRA – 是的,激活非常成功,但不是在中国而是在台湾。台湾不是中国大陆,而是分开的地方。

Rob – 好的,但我觉得仍然使人想起是中国,即使它的名字是台湾。

COBRA – 两地文化相似,但他们的政治制度和经济体制不同。

Rob – 你之前提到台湾的龙族不团结。你在那边的时候有会见到他们的成员吗。

COBRA – 不只是台湾的龙族。整个龙族团体都不团结。是的,我与他们一些人接触过。很显然在那个地区需要一些疗愈。

Rob – 是的,情况普遍如此。他们中很多人以前也参与过犯罪活动。全世界都是这样。我想特别地问你。很多人对你和你的个性感到如坐针毡。我想说明一下,这些话我之前也和一些人说过。我的评论是:柯博拉,你是一位非常出色的人。他一直都没有议程。第一:你不是黑暗阴谋集团的成员。第二:你是一个不爱出风头的人。当人们碰见你的时候,你从来没有寻求个人崇拜或者让人们依赖你。这么说对吗?

COBRA – 是的。

Rob – 似乎你离开之后,情况对我来说有些混乱。人们给我发来了这些邮件,但我患上一点小病还没来得及回复。很多人把你放到神台上,当你释放如此震撼的揭露讯息的时候,以至于人们理所当然地会很兴奋。但有一部分的人他们着迷于你说的每一句话,和你发表的每一篇文章。他们就好像经受过巨浪的冲击而混乱地跌跌绊绊。你从未想要过这种形式的关注,与此同时,我称之为"头发着火"。我们要谈谈自你离开之后所发生的一些特别的事情。

你可以对人们说些什么,会与新觉醒的人有关,他们已经从这些信息中找到了些真相,感觉就像是一部恐怖节目。人们在节目中观看着柯博拉的文章,眼睛睁大,哆嗦着,并卷缩着。他们再看一次文章,并颤抖而缩成一团。对于这些看到你的文章而反应过度的人们, 你有什么要说的呢?这一分钟他们会赞扬柯博拉,下一分钟他们又怀疑,甚至辱骂他。你会说些什么,让这些人在反应中保持镇定。

COBRA – 首先,整个情况与我及我的性格无关。整个情况是关于情报及行星解放进程的。我释放情报以帮助人们,但不让他们有所依赖。我只是给予他们鼓励,并进入内在而寻求内在的真理。因此,我的情报不是打算要让人们把我放到神台上膜拜,或是崇拜我所说的一切。这些只是帮助人们扩大其视野,并在自我寻求方面帮助他们自己,而这将会超越我所说的。


Rob – 好的,为你祈福,谢谢。我已经尝试向人们解释,你是一位讯息的接收者及传送者。你特立独行,有着灵性的成长和敏感度。作为一名讯息的传送者,你的正直正是你处于现在这个位置的原因。我相信你也一直在这方面做得很好,非常感谢你。我不得不说,一些人的反应就好像“最后的晚餐”中的门徒。人人都在说:“天啦,柯博拉是这么说的,你们是怎么看的。”这太疯狂了,我希望人们应该放松下来。当柯博拉说:“保持平静并遥望星空。”的时候,我真不能相信人们的那些反应。他们问我这是什么意思。我会说:“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保持平静并遥望星空。

COBRA – 就是这个意思。

Rob – 这就好像一个将要打开的蜂巢。当你写出那句话的时候,我滚动着双眼,若有所思。就我个人来说,如果有人问我,我不会给出一个日期。当有人问我“事件”什么时候发生,就好像圣经所说,没有人知道具体时间,没有人如天使一般知晓。事件就是会在未来发生,我相信银河联盟会受到神圣的启示,并与一些已知的预言协调配合,最终以某个事件的形式出现在我们的行星上,然后其它很多我们无法想象的事情会陆续发生。不好意思,我们很快进入到正题,柯博拉问答环节。但这里我想解释一些东西,柯博拉也会澄清响应一下。

当你给出评论的时候,我开始了思考。我个人觉得“事件”可能要1年,半年或者2年,甚至更长,这是我的看法,我知道之前我们已经讨论过此问题,你的说法已让很多人有意见,我收到非常多的邮件。人们问,如果没有人知道“事件”会什么时候发生,为什么柯博拉又(在他的一篇博文)说“事件”不会在10天内发生呢?第一,这个与没人知道“事件”的具体时间和日期的说法矛盾。第二,对一些人来说,就好像柯博拉知道“事件”的发生时间但他不想说。你能不能响应一下为什么你知道“事件”不会在(你去旅行的)10天内发生?

COBRA – 这很简单。我有确凿的讯息让我确信,“事件”不会在那十天里发生。我在文章里这样写是因为,网上有很多关于7月21日或22日货币重估的猜测,还有许多关于“事件”会在今天或者明天发生的猜测,我只是想让人们冷静下来,就是那样。这跟我的旅行没有关系。我只想给一些远景,我不知道“事件”具体发生的日期。

Rob – 很好的回答。谢谢。

COBRA –关于“事件”,我还有更多要说的。但来自光明势力的某些行动正在进行时,我可以肯定地说,在这些行动结束之前“事件”是不可能发生的。我不时会获得关于行动的情报。但事情不是一成不变的,我不知道“事件”的日期。

Rob – 很好,你说得很清楚了,我非常感激。如果请各位好好看清你周围的世界,看看周围的人群,如果你们思考并细看周围正在发生的情况,其实我们并没准备好“事件”。我想人们能认清这一点很重要。如果你再靠近一些观察,我45年来一直都这么做的。从我个人的角度来看,我有一个更冷静的长远视角。我想谈谈其他事情,另一篇让很多人陷入混乱的文章。

人们说:天啦,老鼠们正在跳船,这是不可能的,它们仅仅只是丢弃。我想说的是,针对这篇特别的文章,我必须从新觉醒者的角度来理解。针对奇美拉组织,你给出了很好的解释,你也提到母舰已经进入到200英里内的地球轨道,显然是不可见的。在这里我做了一个小小的模拟。各位请相信,我不是在开玩笑,因为我的一位好朋友Frank Strange博士说,他被带到地球内部,独角兽是真实存在的,它们能飞。他告诉我他抚摸过一只。但其中一个评论人士,他可能是一个新人,这是可以理解的,我已经听到来自人们的一些说法,不停地退守自己的立场。你谈到了各种阻碍“事件”的障碍,我们谈论到了奇异夸克炸弹,谈论到了克隆体的存在,谈到了最初的阴谋集团成员,也谈到了执政官移除等等。

你所带来的这些绝无仅有的信息,对于一些新人,哪怕是我本人来说,都会惊叹不止:我的天啦,这是真的吗?原来还有一块属于宇宙异常的小石头。我不得不承认其中一个人的说法:“接下来还有什么?我们必须要找到彩虹独角兽,然后把那个东西放到独角兽的洞穴里吗?然后还要做什么,我们是不是还要找到黄金马蹄铁?对一些新人来说,仿佛不断有新的事情涌现。我想你能否评论一下,还有没有其它障碍会在前方。对于那块异常碎片你知道了有多久了?是不是有不能公开的呢?关于那块黑色碎片有什么故事?

COBRA – 好的。基本上我完全明白人们的感受,因为我也经历过这个过程。这就像一个永不完结的故事,从洋葱的外表一层一层地剥开并直到中心。这颗星球不是一个普通的行星,我们并不是处于普通的状况之中。所以,我知道对于一些人来说,这些事情要比科幻小说还更离奇,事实上也是如此。这件事有很多个层面,在其中的一些层面上是非常危险的。对于说什么,怎么说,以及何时说,我不得不非常小心。我不希望将任何人,将任何行动搭上不必要的风险,这就是为何我对于说什么,什么时候说非常谨慎,当然也包括你所谈到的问题。

Rob – 好的,我明白了。你能不能再说一点,你提到了奇美拉组织的终结正在到来。能不能说一些现在正在发生的事呢?这方面有没有什么进展或者什么好消息呢?或者仍然要保密?

COBRA – 有了一些进展。不久我将可能会撰写一篇简短的报告,但关于其中的大部分内容仍然需要保密。很简单,目前的形势还很凶险,进程并不容易。这是迄今最为复杂的,并亟待解决的宇宙状况之一。

Rob – 很对。我完全同意。

COBRA – 我会再说一件事。人们一直想知道,为什么正义军没有采取下一步行动,这也就是原因之所在。负面军队,尤其是奇美拉组织,握有非常危险的外星武器,在任何事情之前,需要小心的优先处理好它。

Rob – 好的,接下来我会让话题变得更轻松点。我将谈一下关于飞机坠毁。但我不会马上谈论马航飞机。最近似乎有很多飞机失事了。在70年代,我从Frank Strange博士那里听到过很多,Valiant Thor也提到过。在未来会有更多飞机会坠毁,但不是所有失事都是伪旗事件。他提到,有些是因为金属疲劳或是正在到来的转变,这种转变会对行星磁场产生影响,会导致更多飞机失事。你同不同意,有些飞机失事归咎于金属疲劳或仅仅是地球振动频率的改变?

COBRA – 不幸的是,大部份坠机都是阴谋集团所为。那些空难实际上并非是坠毁,而是故意被打下来的,不是什么事故。金属疲劳是真实的,在这种情况下会更多的出现,因为金属本身的量子层面会遭受到巨大的压力。


Rob – 好的,谢谢你。我不是在说乌克兰掉下来的那架飞机,那是非常特别的事件,但还有一系列的坠机发生在南美,台湾和其他地方。这些飞机被击落是谋划杀死特定的人,还仅仅只是制造更多的恐惧而转移视线呢?

COBRA – 好的,基本上执政官是要让人类处于恐惧的振动频率,为此他们采用了许多不同的方式来达到。在非常短的时间内,看到如此多的坠机,会让人们感到非常害怕。这是除了其它办法后的又一种方法。   

Rob – 我想谈谈其它几种途径。我的朋友Len Horowitz,他的书有《Reverse Pirates of the DNA spiral》,《Death in the Air》,当然还有他的第一本着作:《AIDS and Ebola, nature, accident or intentional(艾滋病与伊波拉病毒,是自然,是意外还是人为的)。在这本书里,他清晰地揭露了,这些病毒是美国疾病控制中心(CDC)及美国政府制造的一种生物武器。

当他们首次公开伊波拉病毒的时候,想看看它能传播多远或多快。他们来到非洲中部,当一传播的时候,人们简直死得太快了。他们似乎想利用这个伊波拉新菌株来达到他们的幻想,想要故意将其传播到全世界。他们所揭露的那些死亡数字是否真实,或者更多是为了恐惧宣传?艾滋病和伊波拉病毒并非是一种绝对致死的病毒,更大可能的途径是透过接种疫苗而获得。你能不能评论现在的伊波拉病毒所带来的恐慌,是虚张声势,还是恐怖故事呢?

COBRA – 基本上,这个病毒在一些非洲的生物武器实验室制造出来。其目的是造成足够的恐惧,以便在美国实施戒严令。当然这并不会发生。这是阴谋集团的计划,这也是为什么他们这么做的原因。

Rob – 好的,非常好,谢谢你回答了所有问题。现在我想谈谈一些事,通常所说的伪旗事件。我有一位住在阿什兰的良师,他是揭示玛雅历法的一名伟大人物,他的名字是Hose Orgelles。他谈起过各种激活门户,或是增加振动频率的光之活动。在其中一次门户激活中,他说到:"从此时开始,没有什么可以被隐藏了。"对我来说似乎意味着,每一位新接触这些讯息的人,尤其是觉醒者们,以及所有目睹到这些真实情景并与之斗争的人们,这就好像是一个恐怖的故事,观众们每时每刻都紧张地咬着指甲。在一定程度上,他们对这些(散播病毒)的恐怖行动做出了应该做出的反应。你是否同意这些恐怖行动已经发生了60多年。也就是现在,才开始揭开幕帘,聪明的人知道这些情况,他们会不停地感到震惊。这些是不是阴谋集团旨在煽动恐惧的手段呢?

COBRA – 基本上,这些事情在过去25000年一直发生。我们在欧洲黑暗的中世纪时期,有霍乱疾病流行,那时候的死亡人数远比现在的多得多。其背后的机制是一样的。那些都是透过生化工程而制造的武器,是故意被散播的。是的,在欧洲中世纪,有一些人属于阴谋集团,他们有技术开发这些生物武器。现在的情况也是类似。唯一不同的是,现在人们知道正在发生着什么。因为人们意识到这些事情会结束。因为觉知就是结束这些事情的关键。

Rob – 非常好,事实的真相。我很吃惊,他们在欧洲中世纪就有那些技术了。我能想象出欧洲黑暗中世纪的执政官,以及高级炼金术士的兴起…..

COBRA – 不,不。他们是待在实验室里,是在中世纪开发出这些病毒。我会说他们是中世纪的“分离文明”BreakAway Civilization。他们是一小撮非常高级的科学家,是执政官奇美拉网络的一部分。

Rob – 是的,那就是我要说的,可能我解释得不够准确。那真得很有趣。因此,在当时他们有给自己皇室成员的解药吗?

COBRA – 是的,有给他们自己和皇室的,在某种情况下他们是服从他们议程的。

Rob – 听起来真得很沉重。我能想象这种事一直在进行着。让我们回来,许多人一直在问问题。我们可能需要对那些问题给出更具体的回答,比如乌克兰,第三次世界大战的企图等。我想你能否评论一下那个飞机事件,还有停止向德国供应天然气等等,所有这些企图行为。抵抗运动和银河联盟牢牢控制着局面吗?所有这些暴行一直持续着,死亡,伤害,手足相残,小的战斗仍然在继续。

COBRA – 不只是乌克兰,在“事件”发生之前,这些事情会发生在整个行星上。不可能阻止全部暴力,因为当中涉及到人类的自由意志。当然人们也是被操纵而陷入其中,但他们选择被操控。如果大众愿意拒绝这种操纵,这些暴力将不会发生。

Rob – 是的,谢谢,那是非常有趣的。我已知道,在全世界范围内都发生着暴力事件。在某些情况下,这会唤起人们的恐惧。最近由于生病我一直躺在床上,过去两个星期我一直看电视,而且看得比过去6年的总和还要多。看到那些新闻真得让我悲伤。以色列的犹太复国主义者与那些寻求真实上帝的人们的信仰没有关系,不管这些人是属于哪种信仰,并且即使所有信仰都一直被操纵着。真理就是真理,我们不需要祭司告诉我们该怎么做。发生了这么多可怕的轰炸。最近,他们开始说要调查,然后说:“我们会调查这,调查那。”他们轰炸了一所联合国医院和一间儿童学校,他们有意炸掉发电厂。死亡人数大概是1400个巴勒斯坦人和43个以色列人。你能不能评论这些可怕的局势。透过Frank Strange博士, ValiantThor已指出,这是个非常重要的冲突,对“事件”来说很关键。你是否同意这种说法,并谈谈你的看法。

COBRA – 好的,一个一个来回答。是的,基本上犹太复国主义者与作为一个民族的犹太人没有什么关系。犹太复国主义者是有他们自己议程的,也就是黑暗势力的议程。他们是阴谋集团内部的一个派系,罗斯柴尔德家族是这个派系的领导者,他们服从来自耶稣会的指示。其目的是将巴勒斯坦人从以色列完全地移除,这是他们正在做的。他们想把巴勒斯坦人从以色列版图上抹除。这已经持续了50-60年。这一过程被强化了。这个冲突是人为有意制造的,其目的是让其成为持续的触发点,从而给人类带来冲突和苦难。“事件”之后,那个地区需要很多的疗愈。在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之间的怨恨是人为制造的。人们正陷入这个冲突之中。“事件”之后需要很多治疗。

Rob – 我年轻时踏上去巴黎的旅途。当时我坐下来,并阅读与以色列有关的东西。坐在旁边的先生告诉我,他十二岁的时候所发生的事情,他们又是如何占领的。有很多地图显示以色列是从哪里起源的,他们又是如何持续蚕食的。巴勒斯坦是个很小的地方。看起来他们的行动非常英勇,想要完全摧毁巴勒斯坦。媒体报导显示,他们看起来好像是一帮非常好斗的新纳粹主义的犹太人,然后在街上跳着舞大呼口号:“感谢上帝,孩子死了”。当这样的情况不断持续着,是在有意激怒人们。这是让人伤心的画面。你是否同意这个地区的局势对世界局势非常关键吗?这个在行星上特别的地方以及这场冲突。你能不能再评论一些?

COBRA – 好的。基本上,罗斯柴尔德的计划是建立一个以色列国家,来保留有一个恒定的触发点,以便让他们在必要的时候触发第三次世界大战。他们已尝试了很多次去点燃那个地方,使得其引发国际冲突。它是与叙利亚及周边国家的局势息息相关的。已经很多次,光明势力已阻止了冲突的蔓延。他们的计划已经失败,并且会永不成功。

Rob – 好的,很高兴听到更大的阴谋已失败了。我的心已经飞到了巴勒斯坦的人民及他们的孩子,还有整个死亡和破坏的全过程。这个盛气凌人的犹太复国主义国家已给巴勒斯坦的人民造就了太多的痛苦。我有关于这场冲突的不只一个问题。从你得到的情报来看,哈马斯是否真的发射了火箭,还是以色列的煽动者故意把火箭射到天上,故意什么都没打着,然后为这样的恐怖主义执政寻找借口?

COBRA – 好的,我会这么说。在冲突双方,都有一些人是为阴谋集团工作的。

Rob – 好的。我要再次为这种世界局面而道歉。我还有两个问题,然后我们会谈谈一些普通的大众问题,我希望大家不要介意。我想和柯博拉理清一些事情,他做得很好,希望你们能理解我们在谈哪个方面。我们有足够多的时间剩下来。你之前提到地下基地正在关闭。我有其它几个来源消息告知,最近已经告知我,阴谋集团仍然还有几个基地,不断有卡车和物资运进去,希望能生存下去。我明白在某个时间点上,正义军会炸掉那些隧道,将其破坏。但似乎阴谋集团还是在没完没了地逃脱并躲藏。你是否同意他们仍然有一些隧道,我不知道隧道有多深。他们还在想为自己挖一些地洞?

COBRA – 我同意那样的说法。我会说,那是一些军事基地的最上层部分,距离地面只有30米以内确实有些东西。就好像你家的房子会有个地窖一样,军事基地也会有一些地下设施。但它们不会像以前那样被建造。现在已没有任何功能完整的负面的地下军事基地。没有那种由高速列车连接的基地,这已经不存在了。

Rob – 好的,谢谢。但我不会说是军事基地,我会说是阴谋集团的精英们所设的防空洞。

COBRA – 那些地洞无法给他们提供任何保护。当时机到来,抵抗运动可以在15到30分钟内移除他们。

Rob – 好的,那我所知道他们可以做的。现在我将继续提出来自民众定期所问到的问题。让我们谈谈电子骚扰(electronic harassment)。我仍然从一些人那里听说到,政府有一些非常先进的电子干扰方法,被应用于某些个人。你同不同意这些事情仍然还在发生,有没有任何进展来结束这些计划?

COBRA – 好的,基本上他们所拥有的是等离子标量波技术,是部分电子干扰技术。在某些情况下,是非常令人讨厌的。在这个领域有一些进展但,但仍然不够。所有这些技术都被绑定到奇异子炸弹和其它外星武器上,是一种内在的连接。

Rob – 嗯,很有趣。我有读过关于阿拉斯加的HAARP的报告,它已经被关闭并没有再运作。关于此,我没有什么内部消息。在全世界有很多类似HAARP的项目。似乎还有一些HAARP仍然在运作,是吗?

COBRA – 基本上那些HAARP所在地是电离层加热器。它们加热电离层,以便产生一个环绕地球的标量网络。它几乎已经被移除了。还有其他一些标量技术,更近地指向地表,但不是那么有效,并且还没被清除。

Rob – 好的,阐明清楚了。现在谈谈我有的最后一个问题,当我要继续其它听众问题的时候,才突然冒出来的。这个问题一直受到关注。我一直认为银河联盟和抵抗运动会简单地阻止它发生。我想让人们知道,某个人曾经告诉我说,英特尔的奔腾芯片会发出一个音乐弹奏,“IntelInside”这句来自英特尔的口号,仅仅意味着,当你开启计算机的时候,里面的奔腾芯片会让阴谋集团进入到全世界每一台计算机里,你同意吗?

COBRA – 是的,这是普通常识。每一台计算机,每一个电子设备都会与NSA的服务器相连。

Rob – 好的各位,情况就是如此。针对互联网法律的制定必须被移除,有很多相关讨论。尤其在欧洲有一些大的动作。我今天收到Theresa Sumner的通知,她的网站被封了,有些事情正在发生着。这很让人困扰,因为这个网站是为人们带来信息和真理的声音,以获取知识并产生觉醒。你能不能评论一下现在的网络封堵,尤其是揭露真相的网站被黑和被攻击的状况。

COBRA – 不幸的是,这些正在发生。之前这类事情并没有发生更多,是因为抵抗运动和光明势力有人在NSA里面,确保那些博客的完整。这是一场战争,有一些情况是,事情没有按计划那样发生。这只其中的一种情况。在某些情况下,在博客界可能会有一些干扰。但我不希望事情恶化。

Rob – 好的,非常谢谢。这是好的消息。希望控制力量能有小小的推进,网络审查能被光明势力阻扰并得到终止,好人能接管下来。现在,我想从我们的朋友Kauilapele说起,他一直在给我们一些录音数据的讯息。他过去听到过很多银河来源的消息,听说核武器不会再允许使用。你提到过关于1958年的一次爆炸的事情,被银河联盟给中和掉了。然而Veterans Times(老兵时代)的Gordon Duff(我真的很喜欢这个人,他一直在发声,他绝对是军队里正义之士),他一直在揭露许多俄罗斯情报文件,指出多种核装置表面上仍然能够发挥作用,或者未来有潜在可能用于恐怖攻击。

COBRA – 我会说,军方认为它们可以使用,并不意味着真的能用。

Rob – 很好,我赞成。很多年前,银河联盟告诉我说,在广岛原子弹爆炸之后,不允许再有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的核攻击了,但仍然还有小的核爆炸发生在地球的内部或其他地方,破坏了我们的生物圈,但从来不会再有全面的核攻击。按照这个说法,银河联盟是不是在中和这些武器,还是说如果有人按下核武按钮会不起作用?

COBRA – 我不会谈论具体技术细节,但那些事情是会被处理的。

Rob – 好的。是不是有五万名阴谋集团成员被给予了选择权,由昴宿星人带离行星地球,而只有11000人走了?这个人还说,那些人去扬升了,而我们还在受难。你是否同意这是完全荒谬的说法,或者有些是真的?

COBRA – 阴谋集团成员没有被邀请离开这个行星,他们是被移除的。他们被给予机会加入到光明势力,如果他们拒绝,就会带到银河中央太阳。他们像其它所有人一样,依据自己的意愿来决定。这不是奖励,也不是惩罚,仅仅是一个清理的过程。是的,他们中的一些人被移除了。显然还有很多人没有被清除。他们所有人都会在“事件”发生之时被移除。

Rob – 一些人是不是欣然同意被带走,就像银河联盟接近他们,然后问:“你想不想走?”,还是说他们在逮捕过程中被移除的?

COBRA – 基本上,一些在光明会内部的阴谋集团成员会依据他们的意愿来行事,他们想离开,并且如果存在可能,他们中的一些就离开了。大部分人被移除是透过逮捕过程,或者清除过程,两者其中之一。

Rob – 很好,这给出了很好的解释,没有阴谋集团成员扬升。他们中大部分人,都会在普通人扬升之后,才经历扬升。柯博拉已经阐释得很清楚,他们会被逮捕,或者他们中的一些人一出生就是受害者,然后在那些阴谋家族中,他们会被带离灵魂的苦难,这是一种怜悯的行动。他们会被带到某个地方,或者是母舰上,或者是其他不知道的地方进行疗愈。非常感谢。现在来谈谈一些听众的问题。什么是睡眠瘫痪症(注:处于半睡半醒的状况,同时还出现各种各样的幻觉,甚至还能听见周围的声音,但无论再怎样用力,却都使不上力来,想大叫也叫不出声,想睁开眼或翻身起床,却一动也不能动)。人们不确定睡眠瘫痪时发生了什么事。关于睡眠瘫痪症,到底发生了什么?是不是当灵魂再次进入身体的时候,被困在了星光层?

COBRA – 好的,按我的理解,这种情况是你重新进入到身体,而无法活动身体的状况。你动弹不了是因为以太身体被一种标量波技术给堵住了,是阴谋集团用来控制人类,以灌输更多的恐惧。现在正处于这个技术被拆除的过程之中,但需要花费一些时间才能完全移除。

Rob – 好的,各位,都已经听到了。睡眠瘫痪是当你透过睡眠或梦境,离开身体而进入到星光层,如果你回到身体,也许会存在特别高的标量技术,是从所在地区的黑暗势力那里而来,并冻住你,不让进入到你的身体。阴谋集团有多少成员?他们多少人受到脑控,多少人是按照自己的自由意志行事呢?

COBRA – 在阴谋集团中的每个人,都是受到脑控。你可以按阴谋集团的定义来确定他们有多少人。我会说有几千名主要成员。但可以说有几百万人在跟他们合作,以各种方式在支持着他们的议程。

Rob – 好的。之前,这个问题可能被回答了。这个非法的刑事司法系统会变得如何呢?关于所有腐败的法官,律师,警察,监狱职员。你能否评论一下?他们会不会得到治疗。他们是否应该对他们的犯罪行为负责呢?比如强奸监狱囚犯等等事情,还有判人坐几百年监狱的腐败法官,这些判决很可能是错判。那里会发生什么呢?

COBRA – 首先,真相将会被揭露。每个人都不得不回应他们的行为。这不是关于惩罚,而是创造一个新的平衡。一些人将透过对人类正面积极的工作来平衡他们的行为。一些人会被逮捕,在监狱蹲上一段时间。大部分人都会受到再教育的过程或再调整。有一些人将会从行星上被移除。


Rob – 非常好。这个问题来自Ada,你知道发生于1994年的卢旺达大屠杀,其背后真相是什么?

COBRA – 那是一个执政官发动的。执政官透过各种方式组织了这次种族屠杀。一个方法是透过耶稣会网络,将某些人安置在卢旺达及邻近国家的位置上。来自以太层和星光层的非常强大的执政官影响力,使得人们陷入了发狂。这是一次进行了组织策划的执政官行动。我会说,这是一次发生于1994年的大规模黑暗魔法仪式。

Rob – 上一次执政官入侵是发生于1996年,也是这个地区。两者有联系吗?我觉得是有的。

COBRA – 是的,当然有。这个黑暗魔法仪式是为1996年1月能在该地区打开黑暗门户而做的准备。

Rob – 好的,这里有一个问题。你解释了奇美拉组织是于25000年前来到这里,建立了地球隔离,目的是防止地表人类离开这个星球。自从那时,他们一直居住在地表以下,有着同样的物理躯体。那么,难道不是执政官在幕后奴役着人类并运作着一切的吗?这两个负面团体是如何融合,成为彼此牵连的一个整体的呢??

COBRA – 执政官和奇美拉组织是同一个硬币的两面。他们有一些不同。奇美拉组织着重于科技层面。执政官主要是精神控制,意识控制方面。他们一直都在合作。他们起源于宇宙的同一个地区。

Rob – 非常谢谢,柯博拉,又一个非常好的回答。你正阐明了很多东西。我很高兴做这次访问。这会让很多人感到高兴。许多人,像Delores Cannon她说得就很准确,所有的预言都谈到了地球表面将要发生的巨大转变。我们之前已经谈论过这个问题,在“事件”之后会更进一步,到时地表人类会…上个世纪末张贴过“碰到外星人”,现在“事件”已经发生。人们想知道,是否这种极移和地球转变会被认为是会在未来的某一天出现呢?所有事情会被平衡吗?我们中的一些人会不会被带到地球内部,并进入到扬升光舱呢?

COBRA – 关于物理极移的讯息现在仍然是保密的,因此现在是不会公开的。我会回答第二个问题,是的,在“事件”之后,某些人会被带到地下,进入到阿加森网络。是的,在某个时间点上,人们将会被带到扬升舱里。

Rob – 这有没有可能立即发生在“事件”之后。

COBRA – 不会立刻,但会很快。

Rob – 好的。这里有个很好的问题。你谈到过灵魂契约和以太植入物。有人问,是否我们对灵魂契约有任何权力,在地球上选择任何不同的体验。光明势力会明白特定的事情会发生?还是说执政官拥有全部的权力,而我们无法在地球上选择任何一丁点的体验?

COBRA – 你就是那个创建并签署灵魂契约的人。在任何时候,你都可以改变它或删除它,不管你用什么方法。除了你自己,没有其他任何人可以做得到。如果你不喜欢你的灵魂契约,你可以修改。这是你的决定。当你做出修改的时候,那么它需要一些时间来显化,因为你不得不释放合约中对他方面的执着。尤其是与黑暗势力所签订的合约都需要被释放,被取消,尽快宣告其无效。因为每一位来到隔离地球的灵魂,都不得不与执政官签一份合约。这是首先要释放掉的。   

Rob – 那么简单地说,如果我们想要转世到地球,我们就会被劫持为人质,并被放置植入物,我们会签订一份灵魂契约,并基本上遭受到契约的限制。听起来好像在跟魔鬼做交易。很难理解或者向我们中的那些人解释,因为他们并没有真正的星光层或以太层生活经验,也很难解释是如何相关联的,因为有这个帷幕,其阻碍了我们的记忆,这也是契约中的一部分。这似乎非常不公平,当然很不公平。我们要如何扭转它呢?我们是否可以透过陈诉合约的本质,就好像我们在埃及做的那样?需不需要有第三方在场来见证我们取消合约呢?如果我们决定,并宣布声明这么做,执政官会不会被强迫同意呢?

COBRA – 你的决心是关键。如果你下定决心废除合约,那就会成功。你有这个权力,原始的灵魂契约是在25000年前,甚至更久之前就写好了。在一定程度上,你同意在给定的条件下,是被执政官所赋予的条件下,转世于此,但这不代表你是必须遭受到那些限制。你可以取消合约,执政官无法阻止你。对此,他们会尝试制造障碍。越多的人把自己的命运握在手上,并修改那些合约,那么我们就越有强大的力量,并且执政官就会失去越多的力量。这已经在发生。

Rob – 你是否同意,透过简单地提升振动频率,选择不参与或不接受任何负面的,情绪,恐惧反应,愤怒的影响,来终止合约,或者简单地透过决定的力量,而不是制造任何低振动频率的幻像,使得我们处于光明会和执政官所创造的现实里。如果我们只是拒绝参与进去,并活在光里的话,我们能否有效地取消合约?这可能吗?

COBRA – 这是部分过程,是的。

Rob – 谢谢你。上个月,有人对上个月的访问表示感谢。这个人仍然想知道,如果在“事件”之前就死了,那么要做什么才能避免成为执政官的人质呢?

COBRA – 这是振动频率的问题。如果你有正确的振动频率,正确的意识状态,那么帷幕将不会对你造成太多影响。

Rob – 好的,有人问,你能回答下,酒精和消遣性药物(大麻)是否有助于灵性的发展?

COBRA – 酒精及药物在大部分情况下对意识有负面影响。如果人们有意识的使用酒精或者一些其它特定药物,它们可以暂时帮助他们达到更高的意识状态。但大部分的情况是,执政官正利用这些药物来奴役人们,并把他们绑定到低级星光层面。

Rob – 非常感谢你,事情非常清楚了。这里有很多来自Freddy所提出的问题。我不知道是否你想不想回答,问题是关于马来西亚客机的,这是与清除奇美拉组织的进展有关,还是针对东盟的一次攻击。他想了解尼日利亚的坠机以及恶劣天气的情况,是否有更多的内情。

Cobra – 一个一个的问题来。哪个问题先?

Rob – 马来西亚客机与清除奇美拉组织的进展有关吗?

Cobra – 没有,这仅仅是企图构陷俄罗斯的一次伪旗事件,但没有成功。

Rob – 在一月份,一次国际新闻记者招待会上,Christie McGard上了一堂关于数字"7"的命理课。这与7月份所计划的袭击是否有关系,关于金融方面的事情。在这次诡异的讲话中,数字“7”代表着什么意思呢?

Cobra – 是的,阴谋集团正期待7月份会有一些事情发生,但并没有发生。

Rob – 她说要小心“7”,“7”代表了隐秘的意思,要做好准备。你会说,Christie McGaard肯定是一名阴谋集团的成员吗?

Cobra – 她与阴谋集团有关。

Rob – 基本上,她只是在遵照阴谋集团之命而已,对吗。

Cobra – 不是在所有情况,但很多情况下是这样的。

Rob – 在做这些事的时候,她是否是无意的,还是她喜爱权力并继续这么做?她有没有正面的意识,或者她只是盲目地忽左忽右,或者很左之后,然后转向右,自己并不知道正发生着什么。

Cobra – 她是知道一些正在发生的事情。在她身上,有着正面和负面的东西。我们要看看是哪一方会胜出

Rob – 好的,谢谢你。有人会问,是否在强大宇宙女神的至点被激活之后,清理以太植入物和那些看不见的寄生体是否有进展了。

Cobra – 有一些进展但仍然不够。

Rob – 在奇美拉和“分离文明”之间是否只有一个人在做联络,还是说有更多?

Cobra – 更多。


Rob – 你能否谈谈“分离文明”。

Cobra – 好的,你要问得具体些。

Rob – “分离文明”到底是什么?

Cobra – 我会说,“分离文明”是一群人,他们能接触到那些高深科技,使得他们的生活形态与地表人类极为不同。他们在地表上是非常有钱的人。由于他们有高科技,他们的思考方式也因此而不同。在进入到地下基地之前,他们是居住在地球表面。在以前,他们曾可以进行跨行星的旅行。现在,他们仍然能获得内部情报及高科技。他们正直接与奇美拉组织工作,他们中大部份人正从事黑色军事项目。

Rob – 因此,他们可以接触到先进的治疗技术,等这类自然本质的东西?

Cobra – 是的。

Rob – 是的,让他们留着这些给自己吧,出于种对权利和傲慢的拥有。 (Cobra – 是的)这就是世界正在发生的状况。这里有一个问题:在“事件”之后,世界教育体系将会发生什么样的改变?我们知道它需要被重构。你能否给我们一些更多的洞察吗?

Cobra – 可以,当前这个以洛克菲勒为基础的教育体系会完全转变。人们将能知道关于我们历史,科学,灵性发展的真相,也会知道我们在宇宙中的位置。整个教育体系将会以一种方式来构建,是为了造就更好的人才,而不是成为受到意识编程控制的我们。

Rob – 很好,非常谢谢。反社会者是一群存在于我们社会中的个人,是没有体会不到情感的人。由于执政官的植入物,基因修改,标量技术,或是几种都有,导致那些人被剥夺了他们的情感依附。

Cobra – 基本上是因为精神的创伤,那些人接触过宇宙异常。这些创伤来自今生或是往世。他们的部分灵魂连接被摧毁了。他们中有些人能够被治好,但有些人则治不好,并且有些人不想被治愈。

Rob – 好的,女性回归怎样帮助人们准备好接受强大的“我的临在”,并发展我们的意识领域朝向光。

Cobra – 这不仅仅只是关于女性,这是关于男性和女性之间的平衡,将打开通向“我的临在”的通道。

Rob – 好的。 在“事件”之后,预计很快第一次接触就会发生吗?人们会被允许自愿参与那些计划吗? (Cobra:是的)很好。这里有个问题,实际上我最近和某个人交谈过,与Andrew Basaigo谈过话,他将在9月份我的会议上发表讲话。他参加过火星跳跃项目(在跳跃屋中,瞬间被传送到火星)。他在当时认识Barry Soetoro。他告诉我,这是非常有趣的。

我不记得是一次和你的私人谈话中,还是基于你的一篇文章而进行的另一此谈话中,那篇文章是谈到了猎户座参宿七上的巨大的被创造出来的存有,当时我们谈到执政官的时候,我们扯到塔罗牌里的大阿尔卡那牌和小阿尔克那牌,就好像是作为,在我们已创造的全部幻像之多重宇宙中,各种维度现实的像征。小阿尔克那牌被认为是蜘蛛。我跟一位遭遇灰人的被绑架者谈过。他说在绑架期间看到过很小的蜘蛛人,腰部向上像人类。这个对我来说真得很出乎意外。我知道生物有不同的形状和大小。你能不能评论一下这些生物。它们是不是来自猎户座?这些蜘蛛生物有什么故事?Andrew Basaigo说,他在火星也看到过。

Cobra – 是的,很多这些存有都源自于参宿七的猎户座。它们是基因实验的产品。它们来各种种族的变异,是在银河系历史上经由执政官而被基因改造的。是的,在过去,火星上有很多那样的生物。在火星的地下基地可能会看到。

Rob – 这个事情甚至对我来说也是出乎意料,我真是大开眼界了。这些生物其本身是基因突变的,是之前被来自其它世界的黑暗势力所入侵的受害者,有点像灰人,是吗?

Cobra – 是的,有些相似,但有着更大的突变。

Rob – 是的,发生了突变。我无法想象会有那样的事情发生。有人在问,他们讨论,在非物质层面这些负面东西继续着,为什么会是如此难以打破?为什么执政官如此负隅顽抗,并阻碍这个过程。他们知不知道一切将要结束了,他们当前的状况是无论如何都将走向终结,为何他们正持续地战斗,而拒绝投降?

Cobra – 他们在那个方向上走得太远,他们害怕当一切终结之时,有什么要发生。他们基本的动机是恐惧。

Rob – 在各个国家,有很多人都在经历着财政匮乏。情况越来越差,正在在美国发生着。似乎在很近的未来,就在美国,事情会陷入混乱。目前,流传着谣言,德国会在安吉拉.默克尔(希特勒的女儿)的领导下加入金砖联盟,你是怎么看得呢?我不会将其看成为什么,而是一种让金砖国家出轨的企图。关于此谣言,还有什么东西吗?在他们企图对世界货币进行金融重估方面,有什么进展了吗?

Cobra – 基本上,这个谣言是真的,德国想要加入金砖联盟。特别是,德国有着强大的经济实体。他们对加入金砖联盟很感兴趣,因为他们意识到美国及美元正在发生着什么。这不意味着,默克尔会支持这个取代美元的进程,但她不得不面对世界政治及经济现实。

Rob – 很好,谢谢你。这里有一个好问题:是不是真的有一个黑暗太阳,或者这只是黑暗势力对银河中央太阳的解释。如果只有一个中央太阳,他们是如何看待的,这会不会是一个不能用肉眼所观察到的双太阳,或者只是一个由君士坦丁暗星崇拜所创造的神话。这个故事是怎样的?

Cobra – 这是阴谋集团对银河中央太阳的解读。来自银河中央太阳的大部分辐射,都不在可见光谱之中。这是黑暗的标志,他们把这个概念扭曲,正如他们歪曲了很多神秘符号,并滥用了其本意。他们并不明白银河中央太阳的更高一面。对他们来说那意味着黑暗。

Rob – 你最近说到,那块小黑石头是更大一块的一部分,其位于宇宙异常及黑暗的中心。你能不能告诉我们,这块石头从哪里来,是如何出现的?那些引发黑暗及苦难的“异常”,到底是什么?

Cobra – 实际上,那块黑色的石头是一种奇异或黑暗夸克物质的非常稠密的浓缩物。这种物质有着潜在的巨大危险的状态,能引起诸多麻烦。在量子层面上,它是与量子混沌相连的,量子混沌是苦难的来源。

Rob – 它是如何起源的呢?

Cobra – 是自发的,创造于无形之中。

Rob – 是由堕落的存有,还是自然形成的?

Cobra – 是一个自然的过程,就好像一个没有任何意义的随机函数。这个过程是在量子层面上的胡乱地波动。

Rob – 如果有人和它在一起,或触摸到了它,那么他的意识或者振动水平会不会被搞乱?是不是发生在了奇美拉组织存有的身上?到底会发生什么事?他们是如何找到这个东西的?

Cobra – 它是一块人造物。在地球上,已经有了欧洲核子研究中心的加速器。想象一下,有比这个先进得多的科技,存在于几百万年前,这个顶夸克浓缩物有着潜在的危险。它现在不危险,但如果你改变了这块浓缩物的环境条件,基本上它可以将这颗行星改变成一颗超新星。 (注:超新星是某些恒星在演化接近末期时经历的一种剧烈爆炸,所辐射的能量可以与太阳在其一生中辐射能量的总和相媲美。)

Rob – 我访谈过Veronica Keen,他非常友善。我从很多人那里听说到了爱尔兰及一个称为塔拉的地脉点,当然也从早年的比利.迈尔的经验中了解到,当时我获得了一些接触记录,那些记录谈到了与昴宿星人的接触,这些记录称昴宿星人为ipswishes,相当于我们所称的耶和华,将那些存有误解为上帝而不是灵性存有。我的问题是,爱尔兰与个作为地脉连接的塔拉点,其重要性是什么?它是一个超级重要的地点吗?或者仅仅像地球的其它各地一样,只是一个主要的能量漩涡?

Cobra – 那是最重要的漩涡点中的一个,因为爱尔兰是古亚特兰蒂斯的一部分。针对女神能量,它最强大的进入点中的一个。关于此,其部分原因是在执政官入侵之后,发生于1600年之前,爱尔兰并没有完全屈服, 很多个世纪以来,女神能量始终保持着非常强大。现在它仍然非常强大。实际上,那些地脉在整个行星上承载着女神力量。

Rob – 很好。这与Veronica Keen的说法很符合。在我的网站上,我最近刚与Veronica Keen做了一次访谈。当你点击网站顶部的柯博拉门户链接的时候,会有一个叫“柯博拉访谈”的字样,显示在“光的胜利”的右上方,和Veronica Keen访谈是一件非常有趣的,关于此人们可以在这个频道上找到。关于欧洲核子研究中心的实验,其是不是正试图影响位于爱尔兰的这个主要地脉点呢?

Cobra – 不是。

Rob – 好的。阴谋集团过去没在做一些事,试图让其进行吗?在你最近所发表的一篇“奇美拉组织的没落”的文章中,你谈到,奇美拉是一个主要的奴役并隔离地球的无赖组织,他们也奴役蜥蜴人及天龙人。能不能告诉我们一下,蜥蜴人与天龙星人在来地球之前是怎样的呢?过去他们就已经是我们的敌意存有,还是说他们的DNA被标量波技术进行了修改,变得更为暴力,缺少任何感情或同理心?

Cobra – 他们以前就是有敌意的,但不如现在那样有更深的敌意。

Rob – 对于受奴役的蜥蜴人和天龙人来说,有没有希望修复其中大部分的人呢?

Cobra – 对天龙人来说,没什么希望,因为他们有非常发达的心智体。但蜥蜴人还是有很大的希望,因为他们是非常有感情的。由于他们过于专注于低级情绪,所以要恢复这类存有是非常困难的。

Rob – 好的,非常好。当“事件”发生之后,一旦标量波技术及植入物被移除,你预计人类的行为,思想,及语言能力有多大的提高呢?

Cobra – 当标量波技术及以太植入物被移除之后,在身体健康方面,会有极为显著的改善。人们会感到更多得多的快乐,会更平衡得多,在普通人群中会有少得多的暴力行为。当事件发生的时候,阴谋集团将会被移除,情况将会变得更加,更加,更加的好。

Rob – 好的,下一个问题是:在当前,你会觉得人类行为是受到执政官技术的影响吗?还是说,这归咎于已持续很长时间的心智编程?以至于负面习惯已经根深蒂固于人类之中。我知道他们一起在配合着,你觉得哪一方面更占据主导?

Cobra – 它们彼此之间是相辅相成,实际上两者的共同影响的结果。

Rob – 三维矩阵很明显已经坏到了其内核之中,一个靠吸收能量维持的寄生架构是如何被调整呢?

Cobra – 很简单,只需移除所有的负面的,只剩下的就只有光了。

Rob – 很好。我有另外一个来自Antwon的问题,以我的理解,他正谈及到星光层的光,当一位存有在那里的时候,其实是不同的。一切事物其本身都是自我发光的,“事件”之后的世界,也就是在我们做出了转变之后,就只有光,不会有黑暗。如果没有黑暗,那也就是说,太阳会一直照耀?

Cobra – 在物理层面上,仍然有白天和黑夜,但不会再有更多你们所说的精神层面的黑暗了。

Rob – 好的。我们一直听到关于女性和男性能量,但很少讨论他们究竟是什么。 Antwon认为,非常重要的是,需要有一个基本理解。你是否同意,男性能量是行动,活动,独特,和自由,而女性能量是感受,同情,连接及联合?

Cobra – 是的,我会同意这个观点。

Rob – 好的,你有几次提到,宇宙是由两种相反力量之间的动态张力的结果而创造的。你能不能再多说一点。

Cobra – 一个是合一的力量,有人称为源头,有人称之为神或女神,有很多个名字。另一个源头是随机量子函数。宇宙的产生是由这两种力量互动而产生的结果。黑暗没有被创造出来,它是自我形成的。这就是为什么,理解黑暗是非常困难的原因,因为它没有任何意义。苦难没有任何意义,阴谋集团的行为也没有任何意义,因为他们并不是起源于更高层面,他们仅仅只是一种针对底层量子现实的反应,实际上还没被整合和吸收到合一源头之中。

Rob – 非常棒。这个有两个小问题,是帮那些埃及考古学者所问,谁是Nefratiti,她在地球上扮演什么角色?她的统治是发生于什么时期?

Cobra – 我会说,大概是在3500年前,前后偏差几百年。实际上,在那段时期,在两个不同集团之间有一场规模很大的战役。其中的一方,就是现在控制宗教信仰的执政官,他们想灌输基本宗教信仰,那是他们当时的第一次尝试。另一个集团是古老的神秘学校,想要试图去保留亚特兰蒂斯的智能与知识。这在当时是一场很激烈的战争。

Rob – 他们正试图使用非常先进的科技,比如宇宙飞船。还是说,更多的是地球上的战争。

Cobra – 没有,这是一场地球上的战争,更多是一场魔法战争。他们进行魔法仪式和渗透,就像现在,非常类似现在所发生的。

Rob – 谢谢。我有另一件有趣的事情,这是最近所发生的。当然,阴谋集团正努力地激怒着人们,乔治.布什透过一项法律,让非法居留儿童能待在美国,实际上很明显是在挑起种族紧张,激怒人们,已经有人上街抗议了。针对这似乎是一次大型的有组织的行动,一些人来自萨尔瓦多,并牵涉到中美洲的帮派和谋杀。我想知道,除了这,所有这些的幕后发生着什么。有人告诉我说,其中的一个计划就是他们要释放这些儿童,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有家庭,我不相信他们能跨过边界来到这里。如果你不同意,你就不能理解我们现在的金融系统。

我们拥有免费的医疗,这将毫无负担。我没有证据,但有人告诉我说,这些儿童会被注射一种美国超级疫苗,就是这样,必须被注射。有人说,这是要制造一种致命的瘟疫,把人们赶进联邦应急管理局营地,以及他们妄想地制造一次大灾难。对最近的这次寄宿者危机,你有没有更多的讯息。有100000个在各个营地的儿童,在整个国家,花费巨大资金被飞机接来接去,而不是一次性遣送回国。

Cobra – 阴谋集团想用那些儿童进行他们的实验测试。

Rob – 是的,我敢肯定,有不少性奴。很多儿童被拉进性奴营地。

Cobra – 是的,这是其中的一部分情况。

Rob – 喔,我的天。

Cobra – 因此,揭露那些人,以及释放关于那些营地正在进行的,是非常好的。

Rob – 不幸的是,他们还在营地里。某些人泄露了一些讯息及营地中的照片。有所有的国家安全部门,ATF,FBI,CIA,NSA,还有所有其他一些傀儡,包括老布什,这些新纳粹主义,主业团体,梵蒂冈等,他们在管理着我们的国家,这让爱国者们的人数不断增多。在某个点,柯博拉,对于那些不想使用暴力的人们来说,有没有可能,正义军中的一些人,或是一些正义的民众,其力量在不断壮大,并将法律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并透过法律对这些罪犯进行公民逮捕。如果这个情况发生了,如果人们发疯一样追捕迪克.切尼(小布什副总统)直到他的老巢,并将其拿下,银河联盟会不会去阻止呢?我个人认为,切尼想杀了我们。看到他被逮捕我不会有意见,如果他在逮捕过程中死了也是好事。这是我的看法。

Cobra – 我解释一下。光明势力是不会阻止像这样一类的爱国者行为,但可能出现一些问题。因为,比如,如果迪克.切尼被杀了,他的灵魂会被回收,并放入一个新的克隆身体,然后又再回来。这是一点,但还有更多与此相关的问题。如果要尝试这类行动的话,需要有更多的团结,组织和协调。如果这只是几个单独个人的单独行动,这将会是失败的。如果它是由一个强大的相互连接组织的一次很好的协调行动,那么这会成功。这将加速“事件”的发生。

Rob – 是的,但似乎不可能找到这种领导人和情报。他们中大部分人有枪,队伍在不断壮大,并且充满了反动情绪,他们中很多人是退伍老兵,见证了我们国家的毁灭和也看到了众多谎言,他们已经受够了。其中很多人都有“创伤后应激阻碍”,快要坚持不住了。这是一个悲惨的局面。我希望正义军中有一些强有力的,经过计划好地协调行动。

Cobra – 是的,这又是另一个故事。正义军内部的一些人,确实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们非常协调,这也正是为何他们在这个时间点上不采取行动的原因。他们明白,如果他们在奇异夸克炸弹及这类危险品被移除之前就采取行动,将会非常危险。我们在几十年前就曾想采取行动,他们已经明白了当前的状况。

Rob – 正义军里有没有人,有能力接触到那些能够抵消这些标量场域的高科技武器呢?他们中有多少人拥有奇异夸克炸弹的先进知识呢?我想,只有在顶层的少数精英们,知道这类银河联盟和猎户座集团之间的深层讯息吧。很显然,你不能将这些事情告诉一般的士兵。在全世界范围内,只有正义军里的精英圈子人才知道,是吗?

Cobra – 是的。我会说,正义军里的高层人士非常清楚地了解到当前正在发生的事情。他们有非常优秀的情报来源,但出于很多原因,他们不会说。当然,普通士兵能从网上搜寻到很多讯息,并扩张他的理解。正义军希望人们能更多地了解到相关信息,能更充分地合作,因为这是“事件”发生期间所需要的。

Rob – 很对。让我们继续,我自己去过这些地方。美国政府仍然在雇用并训练FEMA营地的安全人员。有很多关于不同围捕行动正在准备的故事,你能否再向我们确认一下,FEMA营地是不会使用的。有没有可能性,他们会动用这些营地,使得这样的行动就触发了“事件”?

Cobra – 他们不会触发事件。如果他们做得过头,光明势力将会冒一些风险来阻止。如果“事件”是以这种形式发生了,那就不会是一次平稳的过渡了。在这种情况下,“事件”会很快发生,但将不是一次平稳的转变。

Rob – 是的,这真的是一条很长的路要走,会有太多的负面出现。快接近节目的尾声了,我想再次感谢你的到来,接收了这次访谈。在很多主题上,你传播了很多光。人们要保持耐心,我们把争执放到一边,和志趣相投的人一道,一起行动。我们需要将差异放在一边,在光之岛上,组成团队或合作团体,聚集在一些地点,靠近神圣的地方,购买一些大块的土地,创造另一种生活方式,扮作疗愈的力量。顺便提一下,James Gilliland这个星期天会来我的电台节目,可能会和柯博拉的访问一同播出,大家留意一下。谢谢你柯博拉,给大家说一下你的网址,以及你所发布的最新动态。

Cobra – 只需留意2012portal.blogspot.com,如果有什么事情,你们会在恰当的时候被通知。

Rob — 好的,柯博拉。谢谢你,这是一次很精彩的访谈。对那些提交了问题的人们来说,我很抱歉还没有来得及回答。你们中的一些问题已经在柯博拉的博客或我的网址上回答了,我们不能一直问同样的一些问题,即使我知道它们对你们来说是很重要的。我们下月将有更多的问题,请继续关注这个节目。我们收到一些不错的响应。我想感谢Ricky Seraphico和准备转变金融小组的DaNell Glade,感谢那些为此制作视频的人们。再次感谢你,柯博拉。光的胜利!

Cobra – 谢谢大家收听。是的,光的胜利很近了。

翻译:erttq0101


扫一扫转贴到朋友圈!
最近访问 !imagelist! !namelist!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1框架
外星人与我何干?
主题收集
.
藏艺阁掌柜微信码
精品推荐>>更多
  • 测试商品贴(不可购买)
  • 测试商品贴(不可购买)
  • 测试商品贴(不可购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