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心灵的驿站>>返回主页
查看: 448|回复: 0

[访谈] 【地球盟友】【柯博拉Cobra】2015年1月20日Rob Potter访谈

[复制链接]

442

主题

470

帖子

1475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475
发表于 2016-5-27 23:03: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亲,注册成为星际家人,您就离回归更近一步!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地球盟友】【柯博拉Cobra】2015年1月20日Rob Potter访谈
 
 
3819501-7657300004-luke-
 
Rob – 先生女士们,这是Rob Potter的Vicotry of the light节目。Cobra已经在线。今天他跟我确认了,我们在PFC上所做的一切都很重要。我提到的关於PFC网站上的讯息,会在"事件"期间成为一个讯息中枢,是非常重要让所有的PFC事件支持团队能知道并认识。我们的各种语言及翻译按钮都会放置在网站上,我们将进行一些改进,所以请耐心等待。回到正题,欢迎我们亲爱的光之大使柯博拉先生再次来到这个节目。有很多事情正在发生。谢谢你到来。
 
COBRA – 谢谢邀请,我很高兴能来到这里。
 
Rob – 你最近的几篇帖子非常好,从你那里我们了解到了很多精彩的消息。之前我有和人们谈论过此,我们不能低估了这个等离子标量场网络,它对人类正产生着影响。这是极为重要的,不是吗?
 
COBRA – 是的。它基本上是延缓光明势力进程的其中一个主要因素。如果它能够被移除,那麽事情将会容易的好多倍。这是其中一个需要处理好的关键问题。
 
Rob –  明白,谢谢。Alex Collier告诉过我,一个特斯拉线圈可以移除植入物。他说这是仙女星人告诉他的。我的技术也涉及到这方面。你能否诉我,这种技术是否也能移除其它的植入物?
 
COBRA – 可以,但关於你头脑中所存在的那些技术,我需要更多准确的讯息去了解。这方面的技术,有许多变化和版本。植入物也不仅仅只是在一个层面上,它们是不同维度的,有实体部分,等离子部分,还有乙太部分。你需要一种组合技术来移除所有那些部分,以便能彻底移除一个植入物。
 
Rob – 明白,那也是我很想知道的。Alex说到,他可以做出这种技术。我的意思是,像尼古拉.特斯拉的紫色棒,曾经被埃德加.凯西所描述可以使用的东西,我就想弄明白是否那根棒能让植入物失去作用。他是否仅仅破坏物理植入物?它是否可以瓦解在乙太层和星光层所看不见的植入物。
 
COBRA – 它可以帮助植入物的移除,但其本身不足以彻底移除植入物,因为有一种(执政官的)技术,其可以将植入物重新生成回来。
 
Rob – 好的,了解,非常感谢。我所用的技术是Fred Bell博士的昴宿星技术,是一个镀金的金字塔。我们把一个特斯拉线圈连接到整个金字塔上,那麽整个金子塔就成为了一个紫色火焰的发生器。如果你走近它去观察,可以看到紫色火焰柱,明显它有着一种强大的能量。另一件我很好奇的事是关於尼日利亚的当前局势。如果蜥蜴人基地已经被清理掉了,这个恐怖的博科圣事件,这只是地表人类的行为,还是有星光寄生体的参与呢?这与刚果门户有没有直接关系呢? 
 
COBRA –  实际上,这是一群地表人聚集起来所做的。他们正被引导到某个地方。是一小群人,人数并不是太多,他们可以非常迅速有效的使用机枪来摧毁一个村庄,并不是大量人群。那些人基本上是人体显现的蜥蜴人,是在1996年经由刚果门户而来的蜥蜴人。他们中很多人正住在非洲的某些地方。那些地表蜥蜴人中的大部分都已经被清理了,但有一小部分还残留着。其中很多都是伊斯兰国恐怖组织(IS组织)的一部分。 
 
Rob – 明白,那麽他们是怎样来到地表的呢,是不是全息投影的身体呢?
 
COBRA – 他们在1996年就来到了地表,自从那时起就待在了地表。
 
Rob – 明白,他们来到了地表,我想知道的是他们是如何进入到人类身体里的。
 
COBRA – 在1996年的时候,他们透过被称为"跳跃室"(如果你们想这样称呼的话)经由其它蜥蜴人星系而瞬间传送至地下基地的。他们仅仅只是带着自己的身体来到了地表(以人类的身体)。
 
Rob – 难道不是以蜥蜴人的身体?
 
COBRA – 它是一具人类身体,但是是一个蜥蜴人实体居住在一个人类身体里面,没有经过变形。
 
Rob – 明白。这确认了我的讯息,他们拥有一种技术,当他们进入到“跳跃室”的时候,实际上他们是将自己的蜥蜴人身体留下来,而以一具人类肉身出现,对吗?
 
COBRA – 是的,这就是所发生的情况。其它情况是,克隆体在地下基地中生长出来,灵魂实际上是投射到那些克隆体里。就是说,蜥蜴人实体是被投射到像克隆体这样的人类身体中去的。
 
Rob – 明白,这真是非常“出人意外”的事情,但非常有趣。下一个问题是:在金融领域,我们已经看到了一些惊人的变化。我很有兴趣是否你能评论一下。俄罗斯还没有切断输送到欧洲的天然气供应,因为那将会让很多人挨冻,但他们所做的是让天然气经过土耳其。你能否解释一下。
 
COBRA – 这基本上是向欧洲施加压力,从而让他们选边站。阴谋集团正遭受到一种不同风格的压力。阴谋集团正透过恐怖活动,军事威胁来施加压力,但俄罗斯仅仅只是在能源和金融方面采取行动,就让欧洲各国开始意识到,他们将不得不做出选择,选择支持俄罗斯,东盟以及金砖国家,要不然就是支持美国以及此时实际控制着美国政治的光明会派系。
 
Rob – 是的。各位,当柯博拉谈论到欧洲和美国的时候,他不是谈论的是人民,他所指的是处於上层的罪犯。因此,这就像是一种正在发生的制裁形式。我仅仅想让人们知道,现在的困难基本上是要让阴谋集团成员选择走向光明,而不要对那些国家的无辜人民做出伤害,对吗? 
 
COBRA – 是的,没错。在欧洲的形势是比较紧张的,因为欧洲在中间地带。就好像是东方和西方之间的一个过渡地带,这就是为什麽在当前形势下那里会有如此大的压力,但基本上结果会是非常正面的。
 
Rob – 明白,关於金融系统,他们已经建立了一个可替代的“快速”银行系统。你能否评论一下,是否这个系统是在抵抗运动的控制之下,是否将是"事件"发生期间的一个替代系统,以便当罗斯柴尔德银行网络关闭的时候,它会帮助平稳过渡,而不会被干涉?
 
COBRA – 东盟正在建立一个可替代的金融系统,是罗斯柴尔德家族无法控制的,这将是金融基础设施,会在"事件"发生时进行金融重置使用。
 
Rob – 这是一个好消息。现在我能否让你确认一下,抵抗运动会不会关注并保护这个系统,因为我们知道有很多黑暗势力在那里,即使他们有意向变好,但这个新系统有没有可能被入侵,或者是说,有没有可能罗斯柴尔德及耶稣会的间谍牵涉进去,或者是说,这个系统将完全由抵抗运动及银河联盟进行技术监督。
 
COBRA – 当"事件"到来之时,当然整个金融重置将会由抵抗运动来操作并指导,他们将会联络位於这个新基础设施里面的正面势力。是的,这个基础设施已经被罗斯柴尔德及耶稣会的代理人所渗透,因为他们有计划入侵这个系统,但在"事件"发生之时,不管怎样,那些人将不会有任何权力。他们的计划将不会被实施。在当前情况下,这是完全不必担心的。
 
Rob –  非常好。非常高兴的能知道这个情况,所以整个基础设施在被置於适当的位置,正被灌注银河联盟的光来支持它(柯博拉:-是的)。柯博拉:我们继续谈一下当前的银行形势。我们这里有非常好的消息。你说到过,位於瑞士的国际清算银行已经与欧元脱钩了。这是不是意味着,位於瑞士的银行家们正服从新的要求,成为“巴塞尔III”的成员,或是说,这意味着一个以真实黄金为支撑的货币系统?
 
COBRA – 在瑞士所发生的事情与国际清算银行无关。是瑞士中央银行决定将瑞士法郎与欧元脱钩。这意味着,瑞士中央银行已经决定,与东盟的战略接轨,朝向以黄金为支撑的货币,远离欧元,其基本上是耶稣会的产物。
 
Rob – 明白,所以你能否再深入一点解释一下,那是否意味着,罗斯柴尔德家族将不再控制瑞士中央银行呢?
 
COBRA – 他们仍然在一定程度上控制着瑞士央行,但他们对瑞士央行的政策制订不再有绝对的控制权,因此这是一个搅混的形势。他们仍然在银行体系里有着非常大的权力,但这个权力不再是绝对了。
 
Rob – 明白,所以对光明势力来说,这是非常好的进展,对吗? 
 
COBRA – 是的。
 
Rob – 了解,我们正看到越来越多都潜在转变正浮现出来。关於金融系统再问一个问题,Winston Strout之前有向我指出过,而且在美国里诺,我的一些其它在抵抗运动组织里的联络人就在货币重估组织里,并也谈论过很多。他实际上事先跟我说过,黄金券已经被给予了美国,我说道:"如果坏人还处於控制,为什麽他们还要那麽去做呢?"他说:"这样做完全正确要"。这意味着,他们(有关人士)已经不再受(阴谋集团)控制,而在我听到後的第三天,本杰明.富尔福德也发布了一篇文章,确认黄金券已经送达到了美国。你能否向我们解释一下关於这些黄金券,对於在“事件”发生之时转变到以黄金为支撑的货币以及经济重置,它是否处於合适的位置呢?, 这件事真的是发生了吗?
 
COBRA – 整个过程有很多个阶段。然而,我确信正所听到的是,这有点像是幕後协议正在发生,并且没有阴谋集团参与。但针对那些协议并没有官方的正式确认。当你在创建一个新架构的时候,首先你不得不与建立这个架构的关键人物之间达成一定的协议,这恰恰就是已经发生的事情,但这不意味着整个新架构就已经完全建立起来了,它还没得到所有势力的认可。但当时机到来之时,这个新架构将会完全稳固,这份正在进行中的协议将会得到尊重并承认。我想说的是,这个初始阶段就是要在美国为新的金融系统建立基础。
 
Rob – 非常好。这都是非常正面的讯息,我们在期待着巨大的转变,所以看起来我们正各就各位,为"事件"的到来做着准备。这不是空口说白话,这是为什麽花了这麽长时间,让我们可以不断前进。我猜的话,你也提及到一些事情,你能否解释一下关於给阴谋集团发出最後通牒,他们被要求投降。我确信,关於此有很多评论。但他们已被光明势力军队要求实施投降,对吗?
 
COBRA – 你说的是我最近那篇文章?
 
Rob – 是的,我在字里行间中读出了你的言外之意。他们要麽投降,要麽被清除。并且,在约瑟夫.拜登的住所发生了枪击事件。
 
COBRA – 好的。这是完全不同的情况。基本上,抵抗运动向负面军队发出一些新的警告,要求他们的标量定向武器停止进行攻击,但那些警告被无视,所以抵抗运动决定推进下一步计划。这里我要解释一下,在过去抵抗运动一直制止着那些想要把阴谋集团赶出这个行星的人们。现在,抵抗运动不再阻止那些人了。现在那些人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可以做任何他们想要做的事。阴谋集团在行星地表已经不再安全了,因此抵抗运动不再采取直接行动,而是准许来自其它利益集团的行动,这在过去是不支持的。所以,这是第一阶段。如果这还不足够的话,那麽在第二阶段,抵抗运动会采取一些行动,将导致四个在我博客上所提到的关键人物被逮捕,并且还有第三阶段,但我现在不会说出来。
 
Rob – 明白,那麽向各位再澄清一下。抵抗运动,银河联盟不相信暴力。他们想要一个和平稳定的过渡期。鉴於目前的协商情况,以及在这个时间点上他们实际上无法介入,因此他们恢复正义军的部分本性,而这些正义军跟我们所有人一样,感到厌倦并且对等待感到疲劳,非常想要在逮捕过程中拿下这些罪犯。如果任何人在逮捕过程中拒绝并且抵抗,警察将随时向他们开枪。因此,抵抗运动和银河联盟不会牵涉进去。这是地球三维空间里的军事盟友,他们想要将任务完成,他们正将法律一点点紧握在自己手中,而抵抗运动站在背後支持。这样说说对吗? 
 
COBRA – 那不完全正确。我不会对哪个组织正在采取行动而做出评论,因为这是机密的讯息。我会说,抵抗运动不会直接参与行动,并且正义军也没有直接行动。
 
 
Rob – 明白,那麽有其它成员抵抗运动正阻止着。所以总得来说,他们不再制止那些人将会是有非常重大意义的。那麽,我们将会看到一些变化。当然,人们想知道的是,在这个时间点上,这个机会窗口似乎看起来有更大可能,在过去的几天里,发生了这些激烈的正面转变,就"事件"会发生在窗口期里而言。这个有可能吗?
 
COBRA – 这是一种可能,但以往也都是一种可能性。那些正在发生的事件,仅仅只是以前或者幕後所发生着的一切的反映。唯一不同之处是之前并没有公开。
 
Rob – 明白,这是关於行星地球状况的一次更新。我们收到了几个来自DaNell Glade的问题,她是我们很出色的文字记录员,记录了我们所有的柯博拉采访稿。她想问一个问题:谁来决定一个人的死亡的时间和场景?
 
COBRA – 基本上,这取决於那个人的物理身体状态。当身体处於一种状态,不足以维持生命的状态,基本上就是灵魂要离开身体的时刻。
 
Rob – 这是一种自然现象吗,还是说由命运决定的,或者是灵魂的选择?
 
COBRA – 这是一种自然现象。身体可以支撑自身一定的时间,然後其会变得非常脆弱,或者说,有太多熵而无法维持下去。
 
Rob – 没错。所以,一位拥有更高意识并缺少负面影响的人可以活得更长。那麽这并不是预先设定好的,对吗?
 
COBRA – 这不是预先设定的。
 
Rob – 谢谢。尝试与那些死去的人进行沟通,这是否在灵性上有帮助呢? 
 
COBRA – 在某些罕见的情况下,这是有帮助的。但大多数情况下,这更像是一个陷阱,因为取得表面上沟通的人们,通常是与那些不属於光的各种不同势力进行了接触。
 
Rob – 好的,了解。柯博拉,正如你所知道的,我从没有给你留过家庭作业。有些人给我们发来了问题,并发来一个两小时的视频,想问问柯博拉是如何看待的,这个可能办不到。但有一次有人给我发来一份文件,我将其转发给了柯博拉。这是一篇关於最近我们在空气中听到声音的文章,在某些地区有很大的轰隆声。有被记录下来的声音。这是不是标量场网络正在被拆除的声音?这些被听到的声音是什麽?  
 
COBRA – 我会说,这基本上是光明势力的某些行动,与移除奇美拉组织有关。
  
Rob – 太棒了,很好的消息,很高兴能听到。有人想问我们关於电视上的新闻报导员。其中的一些报导员是不是蜥蜴人,可以进行变形?对此有什麽真相吗,还是说他们只是遭到脑控的人?在媒体领域发生着什麽呢?
 
COBRA – 绝大部分人都是受到脑控的。变形现象实际上是一种技术,只有那些等级非常高的蜥蜴人才有,他们都是蜥蜴人起源。这是一种非常罕见的现象,人们对此过於看重了。
 
Rob – 那也是我这麽认为的。这里有一个好问题,关於911事件,我有听说过一些讯息和证据,在双子塔楼的地基里所找到的引擎是事先被放置在那里的,关於此一直都有讨论,我已看到过一段直升机视频,显示有某种小型探针被释放在那里。有没有可能这是阴谋集团使用一种来自秘密太空计划里的先进技术来投射出一种影像呢?因此这个问题是:是否真的有一架飞机撞到了双子塔,还是说事前就放置好了炸弹呢,然後一架全息投影飞机被投射出来?
 
COBRA – 那是一架真的飞机,但摧毁建筑物的主要原因是核爆炸。飞机只是用来给人们看的。
  
Rob – 是的,它是一枚被放置於塔楼底部的热核炸弹,是第一个。我有碰到过保管塔楼钥匙的William Rodrigues。他有解释到,那里有一些隐瞒的东西,杰布.布希拥有维肯.哈特公司,这家保安公司在911事件时对塔楼负责。他说到,安保公司让他交回钥匙和守卫职务超过两个星期,没人被允许在双子塔楼里,那时他们在电梯竖井里以及楼梯间设置热核爆炸装置,以便将两栋塔楼夷为平地。因此,谢谢你证实了真的有炸弹。
 
COBRA – 是的,那是一颗小型核武器。有趣的是,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在911事件发生的前一天,就黑色预算发布了一些声明,那些黑色预算与秘密太空计划有关。基本上,关於黑色预算的绝大部分证据都在911事件中被毁灭了。
 
Rob – 明白。这里有一个问题:你会说,问题是在於欧巴马目前始终守口如瓶吗?我们知道他受到了脑控。他正在等待时机,直到对他来说很安全的以一位光之存有的身份出现,并领导这场全球转变。你觉得他是非常好的人,百万中挑一,还是一半对一半,不像好人还是忘掉此事?
 
COBRA – 我不回答这个问题。
 
Rob – 好的。你能否谈论一下,我知道自杀是不好的,你能否说一点呢?人们想知道当一个人自杀时会发生什麽。
 
COBRA – 在这里,我不会给出任何道德上的判断,但我想说的是,在战略上这是一个非常糟糕的选择,因为对於绝大多数人来说,此时现实层面的条件要比乙太层面要好,因此如果有人计划去自杀,这并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因为此刻在乙太层面的生活质量要低得多,身处现实层面可以说是一种优待,虽然这看上去,或者听起来是多麽的荒谬可笑,但此时的现实层面是行星地表上最好的地方之一。 
 
Rob – 是的,对於灵性成长将会有许多转变和机遇,以见证这场纯净的转变,是吗?
 
COBRA – 很对。因此当净化发生之时,乙太层和星光层将会被恢复至天堂的状态,但我们还没成功。目前,乙太层面的净化强度非常大,因此就好像身处风暴之中一样。
 
Rob – 有个人提及到,在地球上的非洲,海地以及美国,黑人一直都是执政官,阴谋集团以及光明会的针对目标。你能否对此阐明一下,为什麽这样,他们是如何为自己以及整个种族显化出一个更好现实的。
 
COBRA – 每个人都一直是阴谋集团的重要目标,因此没有什麽特定种族遭受到更坏的对待。我会说,每个人都是目标。将人类以种族来区分的想法,不是新范式的一部分,也不是最高视角的一部分。我会说,有灵魂投生到不同的身体,所有那些灵魂都有着独一无二的体验。阴谋集团一直将某些团体锁定成为目标,但不是基於种族,而是基於他们的灵性潜能,或者说是实施行星解放的潜能。
 
Rob – 好的,就是这样。根据Omnec Onec所说,那些来自木星的人主要是黑色人种,他们拥有非常非常高的灵性,并在声音和音乐方面做了很多工作。我喜欢回答来自不同国家,不同人群的问题。PFC网站及相关讯息是世界范围内的,我不知道这些问题是来自哪里,有人特别地问到了阿根廷,你能不能评论一下那里的形势。他们明显是和那里的许多纳粹分子靠得很近,他们觉得在媒体方面有许多审查。他们非常好奇,你能否谈一下关於阿根廷的情况,那里正在发生着什麽?
 
COBRA – 不幸的是,阿根廷一直都是光明会集团的堡垒,他们在那里仍然有很大的势力。但情况将会有所改变。我会说,有一个在南美的特定秘密团体正在操作着,并了解到这个情况,随着我们越接近"事件",他们将会提供协助。现在阿根廷的局势仍然还没有准备好。
 
Rob – 是的,另外一个问题,是与新土瓦本相关的。纳粹德国去到过那里。他们在那里殖民过。这个地方是在行星地表之下。他们是否有发现被外星人遗弃的远古基地,并又重新占据那里了呢?在那里发生了什麽呢?
 
COBRA – 不准确。新土瓦本是南极洲的一部分,他们在40年代的时候就在那里修建了一个地下基地。他们发现了一些外星人的遗留物体,这个基地已经在十多年前被抵抗运动清理了,因此现在那里没有任何东西,是空的。
  
Rob – 很好,所以在南极洲没有纳粹的人了。
 
COBRA – 不再有了,如果你足够细心,所有你所收集到的有关地下基地的讯息都是超过十年前的。所有内部人士所谈论的都是旧讯息。没有内部人士正讲出最近的讯息。这是因为最近的发展都是高度机密的,这些情报讯息是不会出现在互联网上的。 
 
Rob –  了解,非常高兴能知道这个,谢谢你的分享。谈一下地下基地,关於“集合隧道”,你能否再详细阐述一下,它们是何时建造的,它们是做什麽的,有多深,在那里正发生着什吗?
 
COBRA – 好的,“集合隧道”并不是实体隧道。它们并不是地下结构。它们是在等离子层上的结构,是在量子层面上的结构。
 
Rob – 这些隧道是不是等离子标量场网络的一部分,或仅仅是执政官以及更高维度负面外星人所存在地方的一部分呢?
 
COBRA – 这是等离子层异常的一部分,我会说它们是一个量子奇点,包含了黑暗,现在它们正在被清理,当前正处於清理的过程之中。 
 
Rob – 非常好。这里有一个有趣的问题,威廉王子会在"事件"之中扮演一个角色吗?
 
COBRA – 不会如某些人所期待的那麽重要。
 
Rob – 明白,关於人类种族及个人,在这颗星球的当前阶段,你认为什麽方面才是最重要考虑的呢?
 
COBRA – 好的,我会说,目前处於解放阶段之中,要专注於光,为行星解放做任何可以做的。
 
Rob – 非常好。Howard Huges与光明势力有联系吗?(注:Howard Huges是美国航空工程师、企业家、电影导演,是个将神话与怪异集结一身的天才人物。)
 
COBRA – 是的,有关系。他处於许多不同活动的焦点之中。他一直受到黑暗势力的严重对待,但也受到光的强烈启发,因此他好像处於很多注意力的中心点。
 
Rob – 是的,因为他的公司在那里。正如我所理解的,他基本上是给阴谋集团和光明会一个朝下的拇指,好像在说:滚开,我是为光工作的。他们几乎真的想把他绑架并杀掉。这里有另外一个问题,有一个人名叫George Van tassel,是一位非常着名的UFO接触者,他的女婿是帕拉玛罕撒 尤伽南达的弟子。Norm Paulson,是一位非常有灵性的个人,他有很多讯息,是否Van Tassel 实际上发明了反老化的机器呢? 
 
COBRA – Van Tassel有与银河联盟取得联系并被接触,他获得一些远远超出这颗行星的科技。当然,他那时一直成为了阴谋集团的目标,因此那些技术并没有被公开。
 
Rob – 明白,我理解了。那麽造翼者又是什麽呢? 
 
COBRA – 最初的造翼者们,这个名字就像一个术语,用於描述那些属於中央文明的人,中央文明是本银河系中央地区的一支已经进化的文明,因为银河的中心是光的源头,是进化的源头,第一道具有意识的光是在那个银河区域中进化的,因此它们是第一个灵性觉醒的种族,然後扩散至整个银河系中,并创建了银河光网格,是银河联盟的奠基人。
 
Rob – 谢谢。发生在十九世纪的通古斯大爆炸又是怎麽回事呢?那是不是一艘UFO,或者是一颗流星,还是阴谋集团/光明会的核弹爆炸呢?
 
COBRA – 通古斯大爆炸是发生於20世纪初,那是一颗彗星。
 
Rob – 是一颗彗星?通古斯大爆炸是一颗彗星还是一颗流星呢?
 
COBRA – 是一颗掉落在地球的彗星,也可以说是一颗流星。这颗流星的大部分都在大气中蒸发了,这就是为什麽人们一直没有发现关於这颗坠落於地球的星体的实体证据。
 
Rob – 因此来自树木所发出的巨大咯吱声,是真的来自流星的冲击,并不是真的由於物理撞击而引起的,还是说有其它原因呢?
 
COBRA – 这就好像是…一次蒸发,来自压力的一次巨大冲击,但整个星体由於与大气摩擦所生成的热量而蒸发了。
 
Rob – 在"事件"之後需要多久,我们才会成为一个不用金钱的社会?
 
COBRA – 这个转变需要花上一些时间,可能需要几年。人们首先需要习惯於一个公平的金融交易,并且意识到最新科技,知道如何正确使用它们,然後整个社会将会转变到没有金钱的社会,那麽无货币的社会才能开始。
 
Rob – 是的,没错。我很喜欢本杰明.富尔福德。他在我们的一次采访中跟我说到,他仅仅是报导别人告诉他的消息,他绝对不知道每个消息是否真假。但他宣布说,英国皇室成员正在与龙族及其它一小撮人进行合作,一些人是好人一些人是坏人,都是作为货币发行的黄金支撑担保人,尤其是针对美元及美国财政储备票据。这件事是真的吗,还是说只是纯粹的小道传闻,与皇室家族是否有正在进行的谈判呢?
 
COBRA – 在皇室家族中有某些人正与龙族进行合作,富尔福德有一个消息来源,是与那些人有关的。
 
Rob – 明白,有某些人,但我们不会说出他们的名字或者什麽的。
 
COBRA – 是的。
 
Rob – 你能告诉我们一些关於红龙家族的讯息,能否谈一下关於David Schmidt的基金资助计划。他正来到美国这边,他正收取100美元想让人们报名参与到繁荣基金,如果有人想要加入到501 3C计划以获得繁荣基金的发放的话。这个可信吗?
 
COBRA – 关於他,人们需要用内在的指引来观察。像往常一样,如果你要付钱签署什麽,就得非常小心。这是问题的第一部分。红龙是在现实层面上用某个方式移除阴谋集团的一支势力。 
 
Rob – 明白,有人有问到关於外星人、经济及政治系统。我知道,我们的宇宙普遍都是无货币的社会,这个会向我们解释,或许在另一次采访中我们可以深入探讨这方面的事情。当人们想到银河联盟的时候,你能否解释一下….我知道来自地球的一切都会被划分为无政府主义,共产主义,资本主义,民主主义,共和主义。你能否解释一下,外星政治及社会是如何运作的呢?大多数人可能对无标量场网络的不同世界没有任何概念,因此对他们来说是很困难的。你能否为我们描绘一下外星球是如何运作的。整个社会管理是如何运行的,领导人或者本质上擅长这方面的人到底是怎样的呢?在另一个世界,灵性与政治之间有什麽不同?能否给我们概要地说一下。
 
COBRA – 这些进化的社会对事物已经有了完全不同的看法,他们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从一个灵魂的角度来看待,因此他们不会像这个星球上的人们那样搞政治。他们的决定是基於灵魂合约以及更高的视角,因为每个人都与更高的视角进行了连接,他们能和谐的工作,而不需要任何支持决策的大型基础设施(注:议会,国会,各种选举)。对他们来说,做出决定是非常简单的事情。每个人都会感觉到,都会知道并理解真理和意图。然後每个人仅仅只需执行他所校准对齐的那部分意图而已。因此他们没有如我们所知的,在这颗行星上的同样的政治过程,因为在这颗星球上的政治系统基本上都是阴谋集团的操纵策略,以维持对人类的奴役。
 
Rob – 谢谢你。在最後一个奇美拉组织所在地被清除之後,还会有多久才能启动“事件”?
 
COBRA – 当最後一个奇美拉组织的基地被清除之後,“事件”可以立刻启动。
 
Rob – 在最後基地被拆除之後,他们仍然还会控制着转世过程吗?
 
COBRA – 不会。
 
Rob – 明白,有人说到,他们居住在英国,并已注意到关於媒体的封锁正急剧增长,并且来自邻国的消息也在大量增加,实际上英国情报部门似乎真的在进行众多审查。你能否对此评论一下呢? 
 
COBRA – 这是与来自英国权力架构中的内部斗争有关,因为正如我已经提到的,有一个正面的派系想要取得一些进展,但遇到了很大的抵抗,这种情况就反映在了媒体上。你必须明白,罗斯柴尔德家族在英国有着非常强大的权力基础,并控制着媒体领域,因此他们会以一种间接的方式来强烈抵抗。在媒体方面,对转变的抵抗是非常强烈的。 
 
Rob – 是的,我们也已经在PFC网站以及柯博拉有关文章中注意到了。Eduardo好像已经被封了一些东西,他换了一个名字,之前他的讯息浏览量达到了3.9-4万的数量,但目前看起来似乎他已被封锁了,浏览量降到了1.5万以下。他有被告知,他正做的事情明显是一个谎言。还有我们亲爱的Anya Love,她花费大量的时间为我们服务,并且她的电脑IP地址也被封锁了,我也听说到其它人报告了他们的电话也遭受到了监听。你能否评论一下。这仍然是光明势力和黑暗势力之间在网络上的内部斗争吗? 
 
COBRA – 是的,因此他们基本上想要干扰你的电脑,你可以换另一台电脑使用。
 
Rob – 是的,但对某些人来说,说起来容易,做起来比较难,但我是这麽认为的。
 
COBRA – 这不是那麽困难。人们有时候只需要仅仅转变他们的信念系统即可。因为许多事情即使没有大笔的钱也是可以办到的。很多事情都是有可能的。
 
Rob –  那是事实。在我祈祷神并让我成为光之前,我一直不相信我今天能做到过去所做的,这个已经发生过。另一个有趣的评论,我从某人那里收到了一封邮件,他们告诉我说,他们在校董会上发言,并谈论化学凝结尾,然後就出事了,他们把他的孩子从他身边带走了。这种事情会在“事件”发生的时候结束吗?
 
COBRA – 是的,没错。我建议每个人都不要在诸如校董会这样的场合里揭露真相。这不是公开真相的好地方。
 
Rob – 关於情形的状况,有人针对"事件"提出了一个问题,关於振动是如何在我们身体中发生改变的?他们想知道,那些患学习障碍或者存在自闭症的人们会不会在“事件”发生的时候接受疗癒并有所转变,或者是说他们是否会在“事件”之後得到治疗,或者是说他们是否注定要生活在一具躯体里,而此躯体由於疫苗而遭到了遗传破坏?
 
COBRA – 他们会获得治疗。大部分情况下,都能很容易的恢复,因为其中的大部分都是心理创伤,当有足够的光存在的时候,就可以被治癒。
 
Rob – 那些治疗是否会在“事件”之後自然的发生,还是说需要透过超光速粒子疗癒舱及光来组织进行呢?
 
COBRA – 将会有很多科技及技术被利用,以处理这种情况,这将是一个逐步的过程。
 
Rob – 这里有一个有趣的问题。我想我要问一下。在"事件"发生之後,是否会有很多夫妻立刻离婚,因为他们将开始与各自的灵魂伴侣相遇,一些编程将会失去作用。
 
COBRA – 是的,一些夫妻将会离婚。
  
Rob – 这里有一个关於144000人的问题。为什麽达到144000人的临界人数会如此艰难呢?
 
COBRA – 这是因为人们还没有觉醒,并且没有合作。他们记不起来自己的使命,对此他们拒绝觉醒。即使是那些意识到自己使命的大部分人,也选择不积极参与此项使命。这就是为什麽会如此难达到那个数字。不仅仅只是编程,在此也包含了自由意志的关键因素。  
 
Rob – 另一个关於144000人的问题。我想我要问第一个问题,你能否告诉我们一些关於Sheldon Nidle所谈论的pa-tal是什麽东西?你有熟悉它吗?
 
COBRA – 不知道。
 
Rob – Pa-tal,根据Sheldon的说法,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指的是地球上的人实际上是许多不同银河种族的混合,包含着不同种族的遗传编码。Alex Collier说,在一定程度上,他们认为我们的基因能力就像是一条皇家血脉的遗传路线。当然,我们当前的基因被堵塞了,现在我们只是一种众多基因断裂片段的混杂,但Pa-tal,我猜的话,将是银河联盟整体基因的融合。你能否评论一下,这个说法是否正确呢?相对於太阳系的其它生命,我们的DNA中是否有着很多不同的银河种族的DNA。
 
COBRA – 是的,在过去有着许多基因实验,人类的DNA确实包含有许多外星种族的DNA。
 
Rob – 一般来说,地球受到来自不同外星种族的影响是否会比其它行星更多?
 
COBRA – 是的。
 
Rob – 好的,明白。另一个问题是,有一位名叫Lyndon LaRousche的先生,他花费40年的努力以挫败阴谋集团。他遭受到许多针对他自身的政治攻击。他一直在试图击败大英帝国。关於幕後操纵,他是首先揭露这类情况的其中一人,至少在美国是这样的。你能否告诉我们,他是否一直在与抵抗运动一起工作呢?
 
COBRA – 不是直接合作。
 
Rob – 好的,非常谢谢。关於金砖国家联盟,你能否告诉一下我们,在这些组织成员中,是否有知道银河联盟?或者是说,其中的大部分人只是一些想要金融自由的普通政治人物而已呢?
 
COBRA – 大部分只是想要金融自由的普通金融政界人士,但在金砖国家联盟中的某些圈子里,有一些人是知道关於外星人在内的整个局势。因此这是一个混合的情况。一些人有知道的,一些人并不知道的。
 
Rob – 一些人有注意到,移动电话基站塔正明显的增长。我猜的话,这些中继站中的很多都是这个网络的一部分。这些在三维空间的基站增长,是不是要弥补支撑最近被拆除的等离子标量网络的那部分呢?
 
COBRA – 部分是这样的,但部分只是间谍网络,因为美国政府的各个机构渴望数据。他们想要对所有东西都一而再,再而三地检查。 
 
Rob – 是否针对个人讯息也是这样检查呢?
 
COBRA – 有一些设定了目标的计划,也有针对大众的项目,仅仅只是用来采集数据,处理及分析书籍,然後从中或多或少的做出一些战略上的愚蠢决定。
 
Rob – 我明白了。因此,基於监听电话通讯及类似的事情,他们会为战略决策进行数据收集。(柯博拉;是的)。好的。有很多人对这类活动非常地抓狂。我个人觉得他们不会把个人作为目标,除非那个人有非常确凿的证据,或者是极大地干扰到他们阴谋集团的肮脏计划。但普通人群是不需要害怕在网上发表言论,对吗?他们不会因为自己的信仰而在家就被锁定成为目标?或者是说他们还是会查呢?
 
COBRA – 不会。大部分这些数据都待在某个地方的服务器中,实际上没有人真的会去看一眼。它仅仅只会被电脑程序所分析,巨大的数据实际上是从未被人类的肉眼所看过。它们就是待在某处而已。
  
Rob – 即使它们真的被某个人看见,他们也肯定没有人力或者资源去围捕那些在网上发帖的人,像化学凝结尾这样的文章,但是他们显然会针对某些个人,试图给他们发一些恐吓讯息,对吗?
 
COBRA – 把个人作为目标是非常罕见的,极为罕有的。这种事确实发生过,但不会大规模的发生,未来也永远不会这样发生。
 
Rob – 他们确实在等离子标量网络上对个体的光之工作者进行了目标锁定。已经有很多情况是,人们之间的关系变得紧张,受到了挑战,即使是在光之工作者团体内部也发生着这样的事。你能否多解释一下,关於他们如何锁定位於光工团体里面的这些个人呢,是什麽技术呢?我不会说具体的人或什麽东西。如果我们被这种技术进行了目标锁定,我们该做些什呢?。我们如何知道自己被锁定了呢,我们应寻求什麽帮助呢?
 
COBRA – 这是一个更为严重的情况。是的,阴谋集团及奇美拉组织正锁定光之工作者和光之战士,尤其是用等离子标量波定向武器,去降低他们的意识,因此如果你们正经历着不同寻常的压力,如果你们的情绪是以一种非常奇怪的方式被触发出来,如果你们无缘无故地感觉到了疲倦,如果在你们身边的人无端地处於崩溃害怕的状态之中,如果你们的身体中有一些奇怪的感觉,像呼吸,心率或者睡眠模式存在问题的话,很有可能就是遭到攻击的结果。通常情况下,奇美拉组织会将标量波及乙太层非物质实体结合起来,同时发动攻击,因此那些被锁定的人们通常会存在人际关系问题,这是人为产生的。
 
那些围在目标身边的人们会反对他。他们开始被周围的人们以毫无正当理由进行攻击。目标及其周围的人们会紧张害怕起来,因为他们被标量波定向武器以及非物质实体给激怒并触发了。这些攻击尤其是发生在那些背负着重要使命的,有重大潜力帮助行星解放的人们身上,这样的事情会发生许多次。那些攻击会让人非常不愉快。
 
 
Rob – 有些人处於植入物的另一个层级,这里有一个关於我个人的问题。有一个被强大电子干扰武器锁定的人联系了我,可以说,他们的身体简直要烧起来了,有能量流经了他们的“电路”,好像有阴谋集团的面包车停在他们的房子外面。或者说,他们经过,让後发出射线朝向目标,是看不见的,但好像是现实层面的代理人做的。并且这些个人与阴谋集团没有任何关系。这些是脑控个案吗?为什麽这些人会受到如此严重的骚扰呢? 
 
COBRA – 第一种可能性是,他们是脑控项目的受害者,他们期望这些受害者能退缩,这些人有一些重大使命,会危及到阴谋集团。或者说他们有一种强大的灵性潜能,或者有其它潜能,被阴谋集团看作为是一种威胁。这里我会给出一个建议。如果可能的话,搬出美国。在很多情况下,这是有可能的。
 
Rob – 是的,实际上我采访过两个人,Magnus Olson和Melanie Richin,他们的网址是www.EUCH.org,都受到远程电子骚扰。她已经建立了一个网络,强烈抵制脑控。我在想,关於她的灵性及脑控的回答就足够解释了。我们已经来到了采访的尾声,非常感谢你的到来。这里我有最後一个问题,或者是最後两个问题。比尔,盖茨声称开发了一种机器,会让污水变成洁净水并产生电能。有没有可能他是在尝试做正确的事情呢,或者仅仅只是一场公关作秀呢?
  
COBRA – 最有可能的是,这是来自他那边的一场公关策略。实际上,尤其是最近几年,他一直直接的参与到阴谋集团的计划中。
 
 
Rob – 是的,绝对是。留给我们的最後一个问题是:执政官扮演着什麽样的角色,我知道你不喜欢在显化法则里使用业力这个单词。
 
COBRA – 他们基本上是散播一种信念系统,是从人们那里以及有限制的人类手中夺走权利。整个业力及信仰体系被设计成为让人们感到无力,觉得是上一世的受害者。因此人们就开始在想,因为这个原因,或者那个原因,甚至认为是因为他们的前世使得这个(不幸)就发生在我的身上了。
 
大部分情况下这是不正确的。业力编程被设计成为一个灵性债务或是奴役系统,就好像在现实层面透过金融系统,并依靠死亡来控制人类,他们已经建立了一套灵性债务及奴役体系,就彷佛人们有一定的灵性债务必须要去偿还一样。然而真相是,人们没有灵性债务去偿还,不管他们的往世如何,他们在灵性层面是自由的。
 
Rob – 好的。柯博拉,我想用你的正面注释作为结尾。我们已经谈论了很多疯狂的事情,也有很多正面的精彩转变正在发生。当前,我们正看到物质层面上的真正行动。我们也谈到了罪恶的四人组以及可能发生的混乱,谈到了PFC(准备转变网站)事件支援小组的重要性。我们已要求人们到那里去注册。在一页正面的附注里,你提到过会有一次激活,我想是在今天发生。能告诉我们更多一点关於拉夫乔伊彗星及昴宿星团的讯息吗,这些能量波将会如何重构“集合隧道”的,并为伟大的转变开辟道路。你能否分享一些好的消息呢,以及你认为从中会带来些什麽呢?
 
COBRA – 好的,这次激活会在明天开始,尽管那些能量已经到来。昴宿星团发出一束非常正面和有爱的能量,而拉夫乔伊彗星的等离子态的尾部,正在由地球至昴宿星的可见视线上,因此在到达地球之前,昴宿星能量会透过了拉夫乔伊的尾部。所以实际上,我们将会沐浴在一些到达行星地表的高度充电的光之等离子微粒之中,这些高度充电的正面等离子粒子会在量子层面上,渗透到等离子虫洞的“集合隧道”之中,并开始转化它们。这将会开始解决一些原始的基本状况,从能量上来说,这种状况长久以来就让整个行星处於黑暗之中。这个转变是人类历史上的第一次,因而它是一件大事。其後果是难以预测,但这将是正面的。
 
Rob – 这是很好的消息。非常感谢柯博拉,非常感谢你能抽空到来,并支持这个节目。我们都在期待更多的精彩讯息。上帝保佑你,谢谢,光的胜利。
 
COBRA – 谢谢大家的收听,谢谢你们的支持。
 
 
 
翻译:erttq0101

扫一扫转贴到朋友圈!
最近访问 !imagelist! !namelist!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1框架
外星人与我何干?
主题收集
.
藏艺阁掌柜微信码
精品推荐>>更多
  • 测试商品贴(不可购买)
  • 测试商品贴(不可购买)
  • 测试商品贴(不可购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