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心灵的驿站>>返回主页
查看: 988|回复: 0

[访谈] 【地球盟友】【柯博拉Cobra】2015年11月20日与龙之家族联合访谈

[复制链接]

442

主题

470

帖子

1475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475
发表于 2016-5-27 23:43: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亲,注册成为星际家人,您就离回归更近一步!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省略部分不明所指或抄录有误或难以翻译的说话)
Rob – 女士先生们。欢迎来到Victory of light节目特别环节。这是一次双重欢乐,因为这个月还会有Cobra访问。我们很荣幸请到金鱼报告网站(www.theg oldfishreport.com)的Louisa和红龙大使。关於这个行星的金融问题有很多事情在发生,我们都致力於此,Louisa和我都很热情团结,在真相揭露运动里互相支持。

给那些知道我访问过红龙大使的听众说说,我在第一个访问里对他有点不客气。我对金融系统有不同的观点。他非常亲切,允许我有表达自己不同的看法。他提到其中一个红龙长老是蜥蜴人。我对此有点微辞,我觉得金融系统在全世界应该是互相平等的,而不是在中国或者任何组织的手上,尤其是一个蜥蜴人。

当然如果他们(中国红龙)是起决定作用的那些人,这没有问题。但我觉得这需要整体参与。这是我们唯一的不同。我觉得这位大使是真诚的,他非常理解上次访问中我的暴躁脾气。今天我们有一个四方会谈。我身在夏威夷,Louisa在纽约。Louisa正在和代表一起合作。她也会在这里问一些问题。 你们知道这位大使和Cobra没有见过和谈过,但他们都尊重对方。他们会互相问其他问题。这不是一次想法的冲突。我们尝试为光之工作者团队厘清发生了什麽,看看我们能否处理好这里不同的挑战。

废话不多说,我来欢迎他们。因为我们用Skype,我想让Louisa问Cobra一个问题作为开始,然後我们都闭嘴听听Cobra有什麽回答,如果大使想评论或者提问,我们按着他所说的谈下去。再次欢迎来到金鱼报告和Victory of Light节目。这次只有文字记录,因为录音有些问题。谢谢你们,Louisa你来说。

Louisa – 谢谢Rob。我也想感谢代表和Cobra的到来。这是一个有趣的机会,因为我们在这里为行星带来正面的转变。我想看能否团结我们的能量,意图和努力,成为带来这些转变的强大正面力量。我非常兴奋和高兴进行这次访问,也很高兴Rob这麽好的主持,为我们提供这个平台。我想问Cobra一个深奥的问题作为开始。如果你之前已经解释过的话请见谅。我知道大使也一次又一次被问到同样的问题。当有新的听众时你也想问他们解决这个问题。

按我的理解,你说所的这个乙太层解放。在很多个层面上都进行着解放,根据我的理解你的使命包括乙太层,你提到奇异夸克炸弹,还有黑洞。又提到每个人转世的时候都被植入了植入物,所有这些都绑定在一起。这听起来非常复杂。你能否就关於这些如何运作以及现在有什麽进展给我们一点概述?

COBRA – 好的。情况看起来很复杂但实际上不是。因为除了现实层面,我们还有更高的造物层面,更高的维度,在那些更高的维度里很多事情在发生。我们除了身体,还有等离子体,乙太体,星光体,精神体。我们所有这些能量领域已经被执政官操纵和隔离。他们锁住某些振动频率阻止我们获得自由。植入物和奇异夸克炸弹就是那种控制的工具,现在所有这些正在拆除,因为银河系一股自由意志的大浪潮正在到来。现在一股强大的光之能量浪潮正从银河中心发出,净化一切不对的事物,以造物的意图对齐所有还没对齐的,透过造物去体验爱和光。这就是为什麽现在这个行星和太阳系有一个强烈和紧张的净化过程。也是为何我们正经历这些剧烈的转变,为何"事件"会发生,为何行星将会解放的原因。这是银河计划的一部分。

Louisa – 谢谢。

Rob – 大使,你现在有什麽问题问Cobra?

AMBASSADOR – 是的,我有一个问题。你如何会有这种特殊的觉醒,如何拥有你今天所知的知识?

COBRA – 基本上这不是一个觉醒过程。我实际上从未失去我是谁,我在这里有什麽使命的记忆。我仅仅是一直做自己的事情,等待恰当的时机和环境告诉人们那些讯息。但开设博客前我一直在幕後工作了很长时间。所以这是一个持续的过程,有很多层次和方面。有一些是公开的,有一些不是。

Rob – 我想问大使一个问题。我和一个匿名者有联系,他拥有一堆债券。他两个星期前去了中国达成了一个凡尔赛条约债券有关的交易。他没有任何新的伊拉克第纳尔。当时他在那里,他说Christine LeGarde(IMF总裁)打电话到会议上指出事情可能花一段短时间。他认为这件事仍然需要透过现存的IMF和世界银行。他也被告知一些逮捕必须发生,但这些基金会很快释放。你能否谈谈你从龙族那里所知的当前事态的情况,现在繁荣基金释放情况怎样?

AMBASSADOR – 不幸的是由於这个任务的机密原因,有一些事情我不允许说出来。但我不希望世界活在虚假讯息里。正如我们所知凡尔赛条约的债券本身没有价值。此时,所有这些国际机构:世界银行或IMF,每个组织都有一些受托人,他们是这些组织的领导者。正如你所知,我们已经拜访欧洲,在英国那里中国主席和女王在一起。所以世界银行的情况解决了,事情先後顺序的问题解决了,IMF也解决了,但每个这些组织中都有一些控制者。这个情况下一切正按原来本应有的样子运作。当这些基金发放的时候,一定比例的资产会发给持有人。这些将要发放的基金数目相当庞大,这当然需要分配给人道主义项目。一些钱可以作为私人收入,但优先发放的是不同的人道主义项目,清理行星,帮助基建,制造就业和其他社会项目。事实就是这样。你将会看到很多这些组织机构离开他们今天的所在地并去新的地方,因为英美时代结束了….这基本上就是我所能说的关於基金发放的方式…而非很多人流传的那些,不幸的是有很多虚假讯息。

Rob – 谢谢大使。Cobra现在有没有问题问大使,关於其他事或者关於他所说的。

COBRA – 首先我要谈几点。金融重置的过程不只包括龙族,它包括所有地表和地外关键团体。每个关键团体有自己的想法,动机,我不会说议程,但有着他们自己的行动过程,所有那些不同的团体需要的是找到一个共同基础,这就是为何事情拖了这麽久的其中一个原因。因为每个团体都觉得自己对行星金融问题有责任,他们对重置有责任,不是这样的。

实际上那些团体的联合努力和联合同步行动才能引发重置。现在需要所有那些人找到一个公分母而不是注视彼此的差异,因为差异总是存在。但需要为转变达成有某种关键临界的一致,因为转变需要透过地表人类发生。抵抗运动和其他ET存有不能成为行星地表转变的载体。地表人类是必须作出转变的人,这不是关於中国,不是关於从西向东的焦点转移,而是关於全球的行星意识和每个关键团体对行星地表需要发生什麽的表态。

Rob – 谢谢。Louisa你对Cobra刚才说的有没有问题?

Louisa – 是的。你说需要地表人类作出转变,那些地表团体关於要做什麽需要找到一个公分母。如果我没理解错,这个说法似乎有些矛盾,可能我不明白你所说的。你能不能澄清一下。对我来说地表人类需要帮助。如果ET等团体在地表上,事情能更快发生。待在这里一点都不好玩。当他们本应该把工作做好的时候 ,我觉得他们什麽都没做。更有趣的是他们似乎自己都不能团结,然而却批评我们,把我们叫做低等存有或者低层的人或者没用白吃饭的。我只想知道如果他们是那些做出决定一起行动的人,他们找到了公分母为地表人类作出决定,那你期待地表人类做什麽?

AMBASSADOR – 人们对於行星上的事情,比如金融系统如何运作,阴谋集团的事,龙族的事,有他们自己的理解。如果你多年来跟随Neil Keenan所说的,你就形成了他那种理解,而他对龙族如何工作的理解是很低很低层次的。我知道他自称是有关人士并从事他们所在的层面的工作,但他没有受过告诉他那些讯息的人很好的训练。如果你基於他的或者本杰明的讯息,你就是以这些人的想法为基础去理解龙族,阴谋集团,光明会这些事情。这与现实情况有很大不同。

现在的世界正如你所说,有一个最高委员会suprem council。这个委员会里有一定数量的龙族,有一些虎族(Tigers)-Cobra可能知道,这是代号而已。但….现在我们知道一些长老可能不是100%人类,有着ET血统。就这一点而言,他们…。问题是在这个行星上我们有份契约,这份契约叫自由意志….现在有些人想要自由意志的同时,在要承担责任的时候又不想要自由意志….实际上有些人提出一个意见,而其他人有不同意见,这是今天我们在行星上所见的延迟的原因,因为有些人不想放弃他们已经拥有的权力。

Rob – 我想让Cobra回答一下Louisa问题,我们有点离题了。你能否重新回答一下她的问题?

COBRA – 好的。人们对ET解放行星时所做的事情有所误解。他们有他们的角色。他们正在做自己的工作。我不会说他们做得很完美,但做得足够好。他们正在拆除外星武器。他们移除奇异夸克炸弹,也做了很多事情保持这个这个行星的外貌。他们阻止剧烈大灾变,阻止了很多次世界大战。

所以他们正在做自己那份工作。那些已经觉醒的地表人类也在做自己的,这不是关於谁比谁好,而是现状本身非常极端因为过去25000年,某程度上可以说过去几百万年来很多错误被犯下。现在我们正在修正那些宇宙的错误,所以这不是关於归咎地表人类或者归咎外星人那麽简单。

每个部分都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做他们能做的。很多存有在做他们所能做的,但也有很多人没有这麽做。至於说龙族的角色,我与各个龙族接触的经验表明有很多正面的龙族,但他们没有完全与他们的愿景对齐,并且他们有些派系有着不同议程,在转变能发生前所有这些都需要调整过来。

正如我之前所说,转变只能透过地表人类发生,龙族是地表人类很重要的一部分。所以我想对那些没有完全(与光明势力的目标)对齐的龙族说,这财富不属於他们。这笔财富属於整个行星。我知道很多龙族长老都清楚这一点,但我想说每个人要站到光明势力这边去理解这一点,这是很重要的。这不是关於中国将成为新世界领导,不是关於某些王朝回归统治。这是关於古老的保管人走出来,协助分发这笔财富给全人类。非洲,南美,北美,欧洲,亚洲,澳洲,每一处。这才是目的。

Rob – 我很欣赏这个观点。Cobra,关於大使的角色和他所说的一些讯息,你刚才也提到一些。现在轮到你向大使问一个问题,如果有的话。

COBRA – 好的。我确实有一个问题。大使有没有和那些声称长生不老或者活了几百岁的长老有过接触?

AMBASSADOR – 我的主人,他的父亲是其中一个….他是一个每个人都在讨论的重要长老。除了他,这个世界其他地方也存在其他那种实体。你可以称他们武僧Warrior Monks或者Liamas或者其他名字。我与那些实体有过个人的实际会面,这些年在我的工作中我不只是与龙族,我和所有家族都有接触。包括那些虎族Tigers。我与这些人有过沟通,正如我之前说过,我觉得如果我们想在将来走得更远,我们就需要以某种方式忏悔过去并请求原谅 ….

在当今的委员会里有人提出少数派意见,有人有其他的议程,这没问题,这在之前也并无特别。在我所来自的家族派系,我们大多数人是一致的,但有部分人就像Cobra所说,有时看事情的方法和我们不一样。他们觉得人类需要另一种制度。人们相信这些财产属於人类,就正如他们(龙族)把自己看作这笔财产的保管人和合法拥有者一样。所以人们会有这样的争吵。但最重要的是让有可能性和有能力的人去做,去转变世界以及做正确的事情-我们(龙族)将会以对人类最好的方式来做这件事,如果情况允许的话。

Rob – 谢谢大使。我有一个小问题。你见的那个实体是你主人的父亲,是不是你之前说的阿努那奇蜥蜴人?

AMBASSADOR – 我没有说我见的是主人的父亲。我意思是我主人的父亲被人们尊崇了几百年。但在这个组织架构里很多像他那种相同背景的人。我刚才所说的那个实体,他有很多不同的代号,名字。这个行星上没有太多人能有幸见他的真容,但有些人声称他们见过。我到目前为止也没有见过这个人,但我见过其他年龄很大的,在形态上是外星人的长老。(Rob:采访後大使说他主人的父亲是人类/蜥蜴人混血种,叫阿努那奇。现在不管我个人的感觉如何,这位大使是真诚的并且相信着这个他还没见过的存有,我所关心的是如何让这个存有自己走出来解释众多事情,这样我才能确定这个存有的意图)。

Rob – 所以说一些长老是阿努那奇蜥蜴人,这就是我想问的。

AMBASSADOR – 是的,我们几年前甚至遇到一个所谓武僧Liama的人,他是Nordic人…他看起来很像我,唯一不同的是比我高,可能比我更有智慧。

Rob – 好的,大使有没有问题问Cobra?

AMBASSADOR – 是的,我有一个问题。Cobra有没有遇到过一个代号为Golden Violet的人?

COBRA – 没有。

Rob – Louisa有没有问题给Cobra?

Louisa – 好的。我想问下灵魂团体,灵魂伴侣,双生火焰这些概念。在和大使合作前我也看过你的讯息一段时间。你能不能解释这些词是什麽意思。

COBRA – 灵魂不是一个一个的创造出来,是一群群的。灵魂以群体的形式从银河中央太阳出现,那些一起被创造出来的群体称为灵魂团体。通常那些灵魂团体倾向於转世到同一个时空,同一国家,同一地区,他们在人生旅程中互相见面,他们彼此认得。那些灵魂走得更近的灵魂称为灵魂伴侣。每个单独的灵魂进入三维世界前分为男和女两个极性,他们称为双生灵魂,或者有人叫双生火焰。执政官其中一个计划是阻止双生灵魂彼此的会面。这就是双生灵魂在这个行星地表没有见面的原因,或者如果有,也会被猛烈的制止。所以现在行星地表极少有双生灵魂的会面。但很多灵魂伴侣已经见面,他们正在致力於行星解放。

Rob – 我有一个给大使的问题。你早前提到这不是上帝,撒旦或者善良邪恶的问题,我们都是自由意志的存有。现在我想提出,如果可以的话我不想用撒旦这个词,但银河系里肯定有一些邪恶的元素,尤其在这个行星上,它选择违反自由法则和侵犯我们的自由意志。我知道我们都已经同意这些灵魂合约,但我想问你对银河联盟,光明势力的看法。你是否相信有一个活生生的充满爱的上帝,你对基督有什麽看法,撒旦是否存在,有没有负面势力。你能否谈谈这方面的感受。

AMBASSADOR – 以下是我的个人见解。我首先想说说撒旦。在旧约里他被提到5次,在圣经里他被提到125次,实际上撒旦这个词意思是障碍。他是人与人之间的障碍。如果你读旧约,他是被指派去测试亚伯拉罕的。他不是你在圣经里所说的蛇。圣经说蛇和撒旦是同一个实体,但旧约不是这麽说的。读这些宗教书籍的时候你会发现很多错误传达或者互相冲突的讯息。我确实相信有一个造物主。我相信在所有造物,哪怕是外星人造物,所有生命形态的背後有一个最高的智能。我觉得不同的是,你提到Jins的概念,Jins可以是穆斯林,犹太教徒,基督徒,佛教徒。可以是不同宗教的形式。根据古兰经所说,它们支持着造物的形态。古兰经写道上帝创造了Jins和人类,jins是一种生命形态,很多人认为是恶魔,外星人或者其他形式的存有。这是一种不同的造物形式。(注:此处应为Genie,中译镇尼,在古兰经中记载的一种与人类并存而不为人所见之物。是伊斯兰教对於超自然存在的统称,由阿拉用无烟之火造成。镇尼有善有恶,会帮人也会害人,还能任意改变形体,有时也被视为恶魔一类。)

我想强调我其中一个师傅grandmaster曾告诉我,一个人需要在监狱里待一年,隔绝起来才能理解灵性世界。当我听到这句话时我还是一个年轻人,我觉得他疯了。我从未这麽做过,但有一次我被阴谋集团攻击,我获得释放前被隔离了2年。我发现即使我被隔离在一个小房间,无法与我家人或者任何人联络,他们能锁住我的身体,但不能锁住我的灵魂。所以你在生命里做出基於善恶的决定,我们是决策者。

我们在看到善恶时也能选择默许或者插手。人类的问题是逃避主义。我觉得逃避主义是人类最大的威胁。我们把一切都归咎於撒旦,我们指责其他人的同时没有自己承担起责任。以一个大规模的觉醒我们才能把人类转变,但如果我们把撒旦,意思是shaton,障碍。把这个障碍放到我们之间,那麽我们就无法追求我们所要创造的。

Rob – 我也同意人们不能把所有事都归咎於撒旦。但你是否同意存在一个敌对势力,你称之为阴谋集团,他们把你抓进监狱。所以你很理解有一个势力正在操纵人类。如果没有这些有组织的智能负面的活动,人们不会选择邪恶。我想问Cobra有什麽评论。

COBRA – 是的,有一个反对进化,反对正面成长的势力。这就是为何我们需要解放这个行星。是的,每个人都有自由意志,但这个自由意志被人篡改,我们需要解放这自由意志以便我们能完全去表达它。

Rob – 谢谢。Louisa你说你对Cobra有一个跟进的问题。

Louisa – 有两个问题。这是同时问大使和Cobra的。首先我想说别误会我。我不是对那些尝试到来解放行星的ET咄咄逼人。我只是觉得,从我的理解,他们是如此先进,然而他们为何还无法达成一致。就像那句:上梁不正下梁歪。我真的不觉得我们和他们有什麽不同。我跟进的问题是,为什麽阴谋集团阻止双生灵魂的见面,有什麽特别原因?第二个问题是,我们如何帮助人类。我也想问大使同样的问题,Cobra先来回答。我们现在能做什麽才能让这些转变更快。如果Cobra不介意,请详细说说为什麽阴谋集团阻止双生灵魂连结。

COBRA – 因为双生的连结会极大加快解放过程,因为双生合并的能量是宇宙最强大的能量,执政官当然知道这一点,这是他们阻止的原因。第二个问题,人们现在能做的最重要的是把讯息发布给人们。因为尽管已经有很多博客,很多讯息渠道,但还是远不够。我们需要让网上充斥真相。有这麽多虚假讯息在外面,所以需要更多的另类博客出现在各个地方,因为这能唤醒越来越多的人。这是第一。第二,每个人都要自问我要做什麽去和谐的团结其他人。在生活中我如何实际的创造更多团结。

Rob – Louisa你有没有直接的问题问大使?

Louisa – 是的,我想让大使回答同样的问题。我们要做什麽来帮助人类,让转变来得更快?

AMBASSADOR – 我想最重要的是人们需要开放他们的思想,这就是我们建立金鱼报告网站的原因,尝试让人们用不同的方式看事情。行星上很多人在沉睡,他们甚至不知道在自己的日常生活中发生了什麽,因为很多人在这个奴役系统中太忙於工作和生存。我们也要接触其他人,让人们多花点时间与他们的家人共度,有一个更好的生活质量。我觉得如果人们有更好的生活质量,他们才能更深入的转变。比如参加一些计划,做一些事情改变他们的社区,城镇甚至自己的国家。对媒体和他们国家的政治家保持洞察也很重要,因为他们是欺诈达人。有时这是不容易做到的,但就像一条金鱼在鱼缸里打转,它需要看清楚这是它自己的现实还是其他人为他制造的现实。

Rob – 谢谢。大使是红龙的成员,Cobra有没有关於金融的问题?我们听本杰明和Corey说中国要求延长100年,我笑了,因为正如你之前所说这是不可能的。现在红龙大使在这里,我想你向大使提出你认为能澄清情况的问题,关於龙族或者其他觉得要让人们知道的事情。

COBRA – 或许他应该陈述一下他自己关於重置如何发生,金融转变如何发生的观点,他自己对於红龙想达到什麽目的看法,以及他们如何想,或者如何计划这次转变发生。对於Corey说的中国问题,我想作出一个短评。不幸的,有些中国派系想推迟揭露100年。这当然是不会发生的。但那些支持这个议程的人正在放慢这个(重置)进程。有些人和阴谋集团结盟,有些人只是想保持他们手上的权力。我对所有想要拖慢进程的龙族再说一次-这不会发生。我想对那些正在加快进程的龙族说-团结和整合所有其余的龙族至合一愿景,因为这个愿景将有益於这个行星绝大多数的存有。

Rob – 大使,你回应一下Cobra。

AMBASSADOR – 我想修正本杰明那个白龙会的来自日本方面的虚假讯息。首先那个授权不是100年,是70年的周期。上一个70年周期作为授权交给Barak Sheis,洛克菲勒,摩根和士丹利,英女王以及其他那些人。他们是现在拥有授权的人,而不是中国人。中国是把授权给他们的人。2012年当那个会议举行时,阴谋集团没有签名。所以导向全球货币重置和新纪元的转变自从那时开始就拖着,它一直拖着因为龙族有部分不同形态,不同实体的人和阴谋集团结盟,透过抓人包括我和其他人,基本上是想灭口,以此来延缓进程。

这就是问题。所以重要的是人们要认识到这是70年期。新的70年是新的人,新世代在那个位置上。但你要明白旧集团,他们有140年建立起来的联络和洗脑,他们在全世界银行金融机构有自己的人。所以我想这需要花一段时间来转变,但如果基层的人或者系统更高层的人能归顺并且做正确的事,我觉得我们才能转变到新纪元。这个新纪元建基於参与的所有国家,所有人,并且将撤销债务而不是制造债务。整个新系统与我们今天所见的完全不同。而我有时担心的是,人们把一半的真相当成全部真相用来写报导,但实情是授权不在中国手上,中国是给授权的,授权以前在旧集团那里,他们现在已没有授权。所以让我们看看新人们如何改变未来。这就是我不得不说的。

Rob – 谢谢。Cobra问到你对金融重置的预想,你能否继续那部分的回答。你看金融重置会如何发生。

AMBASSADOR – 我们说话的时候重置就在眼前。我们看见人民币在货币篮子里有一席之地,可能是下一个储备货币。我们看到权力自西向东转移。我们看到欧洲和美国正变得专横,我们看到很多不同的组织的不同的人和这些人结盟。我们看到普京像一个穿铠甲的骑士熟练的粉碎阴谋集团的骗局,我们看见很多事情正在发生。我们看到这些新现实的建立,这是一个开始。我想我们实际上可能走了路程的30%,但我觉得中国新年後会非常快的加速。

Rob – 谢谢。关於大使的陈述,Cobra你有没有跟进的问题?

COBRA – 我希望他详细说一下红龙具体是如何看待重置,他们有没有把重置和"事件"其他方面连接起来,比如全球大逮捕,全球揭露。以及谈谈他们对於揭露过程的看法。他们是否有任何具体计划公开关於ET牵涉到世界事务的那些讯息。

AMBASSADOR – 是的,正如你所理解在龙族架构里有三条手臂。国库手臂控制着钱和财富。政治手臂你可以从金砖国家和其他创立的机构以及领导人那里看出。第三条是军方手臂,是的,他们会处理那些不服从或者不投降的人。你已经看到有人消失了,转变正在发生。金钱方面事情按部就班的进行,但有点小延迟因为老人不想走。政治方面也需要做得更好,因为有些国家仍然有很多贪污,那需要转变。但我个人相信我们再朝着正确的方向。我相信真相与和解的议程,包括所有外星人,行星各个方面的讯息,当人们准备好接受并且世界稳定时,在一定时间後会公开。但我们知道这段时间在我们的天空上有很多活动。我不知道要花多长时间。政治手臂将设法向公众保密所发生的事,但这都是一个过程。

Rob – 谢谢大使。现在大使有没有问题问Cobra.

AMBASSADOR – 是的,最後一个问题,你有没有听说过Vladumere这个实体?

COBRA – 没有。

AMBASSADOR – 因为Vladumere也是一个ET,一般相信他应该是死了但其实没有,他现在应该醒了。他沉睡了千年後现在在墨西哥与人们交流。 我只想知道你对这个实体是否有认识。如果你没有关於他的讯息,那我想问你有什麽计划我们可以坐下来一起合作?为了让这个世界更好,加快行星的转变,我和你,和你效力的组织有什麽能一起做的?

COBRA – 如果你有任何计划需要协助,可以给我发邮件,我们看看能不能帮助到你们的计划。这就是我们能做的。

Rob – 很好的消息,我会给你Cobra的电邮。Louisa有另一个问题给Cobra。

Louisa – 谢谢。我想问一下关於揭露。我们最近看见天上有很多活动。Cobra是否知道洛杉矶的事情。最近报导的洛杉矶目击事件是什麽。

COBRA – 有两件事在发生。一个是美军活动的增加。另一个是加利福那亚上空正面ET的活动增加,因为他们开始触发那里一些敏感的能量节点,因为加利福尼亚是揭露进程其中一个关键触发点。所以他们正在触发它,美军作出回应。这不完全是冲突对抗,但我会说这是能量交换,有时在天空上看到。

Rob – 所以报导中很多人目击的那个特殊的光现象不是导弹。

COBRA – 有很多看得见的光现象,一些是军方的,一些是ET的。

Rob – 当Cobra说到节点,他指的是被黑暗势力控制的网格和地脉线,用来影响人类意识。光明势力正在重新建立自然秩序,把光灌注入行星来作出平衡,你同意吗。

COBRA – 是的。我想说洛杉矶地区是关於揭露的行星解放其中一个关键点。这是揭露讯息公布的其中一个可能的入口。这是很多很多光明势力的飞船在第一次接触的时候用来到达的其中一个最重要的门户和入口。所以这是行星其中一个重要地方。在那个地区正面ET的活动将继续,某程度上活动将会增加。

Rob – Louisa你有另一个问题给Cobra。

Louisa – 我想知道人们怎麽知道他们来自同一个灵魂家族。你怎麽找到你的灵魂伴侣或者双生灵魂,你如何知道他们是谁…是不是像一个任务,特别为这个时期而设?你知道些什麽。

COBRA – 来自同一个灵魂家族的人能互相认出对方,因为有种能量的熟悉感。他们感觉到他们之前已经认识彼此。在灵魂伴侣之间,这能量甚至更强。但双生的会面现在还没有,所以这问题不回答。

Rob – 我想感谢大使,Louisa和Cobra的到来,也感谢金鱼报告。对於4个人同时对话,我们做得很好。关於这次访问,我想请大使做最後的陈述,有什麽事你想让人们知道。请用两三分钟谈谈从Cobra那边介绍给你的听众们,你希望他们知道点什麽?

AMBASSADOR – 我想说我们坐下来做这种形式的讨论是很重要的。我们一起交换想法和意见,一起合作是重要的,因为我看到这些另类媒体的问题在於太过封闭,他们不想其他人进入。我们在这里为人类,为自己,为家人服务,我们需要走到一起合作,交换想法。因为在一起能使我们更强大,可能有人有一些别人没有的知识,这知识可能让我们能建立一个更好的世界。所以我认为继续这类讨论和合作很重要。这就是我想说的。我想感谢你和Cobra抽时间来进行我们今天的讨论。

Rob – 谢谢。Cobra有没有最後的回应,说说最後有什麽想法。

COBRA – 是的,我很高兴进行这次交谈,因为这是走向团结的一步。我希望将来有更多的人进行这类互相的联合访问,因为这创造出一个共振场,这对地表人类最後解放的最後一步非常需要。我也想感谢各位。我希望这个访问在11月21日前放出,我们到时有一个以正面方式尽可能加速"事件"的全球冥想。如果人们能加入,他们将极大的帮助加快转变,因为人们觉得事情花了太长时间,我是同意的。这真的拖得太长。我们有能力加快它,就是现在这个时刻。谢谢大家。

Rob – 谢谢两位。我也感谢Louisa的协助。我想感谢所有听众明白这里有两个人为了安全理由保持匿名,他们愿意走到一起讨论可能稍有差异的意见和理解,但两人都是真诚的寻求帮助人类,创造转变。大使代表着他为之工作的长老们,带来关於金融暴政转变的讯息,Cobra说明敌对势力以及不断进行的更为深奥隐蔽的非实体领域的解放计划,给光之工作者们信念。两位都有为光服务的好意。我感激你们的意图,还有Louisa促使这次访问。我将来还有这打算,实际上我们需要和这些组织,这些最高委员会和这些需要把他们的揭露过程公开到公众论坛讨论的组织举行现实的会面,以便人们能了解情况。我们可以期望一下将来能不能这麽做。同时,光的胜利。感谢红龙大使,Louisa和Cobra。

翻译:erttq0101

原文:
http://thepromiserevealed.com/2015-november-20-cobra-and-red-dragon-interview/





扫一扫转贴到朋友圈!
最近访问 !imagelist! !namelist!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1框架
外星人与我何干?
主题收集
.
藏艺阁掌柜微信码
精品推荐>>更多
  • 测试商品贴(不可购买)
  • 测试商品贴(不可购买)
  • 测试商品贴(不可购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