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心灵的驿站>>返回娱乐大厅
查看: 2519|回复: 1

[揭露宇宙文] 揭露宇宙文字版电子书137《克隆和生命编程》

[复制链接]

634

主题

1187

帖子

6211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211
发表于 2018-1-18 15:09: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揭露宇宙文字版电子书
第137集:
《克隆和生命编程
--------------------------------------------------
内容提要
(史密斯更新揭露)在秘密地下设施工作是一个不平凡的任务,由埃默里.史密斯转述,讲解了他处理外星生物学标本的经验,从小型的‘组织样本’到‘完整身体’。
他在这个秘密计划任期内,遇到的生物中,有可编程的生命形式。这是克隆人,被用作秘密军事行动的木偶,上演外星人绑架的剧情。
这些惊人的启示就是这位告密者经历显现的开始;涉及了最奇怪的细节与先进技术和异界生物。
本集由大卫采访,网络首播于2018年1月9日。
--------------------------------------------------
.
本集片源友情速递:Yeti    文字整理:飞龙
本集翻译:小威             合成:国际友人
.
图片1.jpg
.
大卫:好的。欢迎回到“揭露宇宙”。我是主持人:大卫·威尔科克,我和埃默里·史密斯在一起。埃默里,欢迎回到这里。
史密斯:谢谢你,大卫。很高兴来在这里。
.
大卫:当你第一次遇到一些身体的部份时,你说你看过一些手臂或手掌。你有没有看到其他的肢体?
史密斯:不。
.
大卫: - 手臂还是手掌?
史密斯:是的,是的。我看到了一些像脸部的碎片 -
.
大卫:哦,真的吗?
史密斯: - 有皮肤,也许是小手指。它看起来像一些附属物,有些像指骨,也可能是脚趾,脚,类似部分的腿,非常小的部分,横切开的部分,被切割的方式,你必须用一些非常特殊的工具,你知道,将这些组织横切成这种颗粒。我得到的组织颗粒总是以非常特定的方式切割。所以,当我们拿到这些组织的时候,当然,我们一开始,你知道,我们总是有一份任务要处理这块组织。然后后来是整个身体躯干,也许是有或没有头的,或是一只完整的手臂,或其他的东西,甚至是生殖器。各种不同的东西。是啊。
.
大卫:当时,你是否用特别不同的手术设备?例如你是使用普通的手术刀,或是什么特别的工具吗?
史密斯:是的,我们通常使用的,是普通的外科手术设备,但也有其他的设备,比我们当时的设备更先进。我们通常在手术中使用更多的高功率激光刀和电烙器,但是在不同的情况,我们会使用不同类型的频率。还有一个,就像一个声波刀。后来,这种刀也出现在平民用途上。但是在现代民用方面的,我并不熟悉。当我说民用的时候,我也指在军队中使用,就是普通的军人宿舍,那时军队并没有使用声波手术刀。我的第一次使用声波手术刀实际上是在那个任务里。
.
大卫:好的。我想问你一个可能会被认为是愚蠢的问题,但有些人会认真看待的。
史密斯:当然。
.
大卫:你正在处理的是外星生物学。
史密斯:
.
大卫:有很多人认为存在着一种生物,可以从一种形态立即变形为另一种形态。有人认为,这个世界上的精英人物,其实是能变形的爬虫人。
史密斯:是的。
.
大卫:你有没有遇到任何能变形的生物组织?
史密斯:我想我是遇到过。这些跨维度生物,当达到一个水平时,他们实际上是一个超越现在数亿年后的意识水平。他们达到了光体型态。你可以变成任何你想要的外形,去任何维度和做任何事情。但是我相信见到其中一个死在这里,是个三维的形态 - 我们发现他就像是一团半透明的,像水母,但更长。而且我觉得,既然它里面有光,我认为他可能是更高维度的生物之一,也许是在改变形态中。或者,也许他们有某种方式来操作这种能量外形。
就像你知道的那样,把身体封装起来,然后把自己装进去。它的确发出了光,但是我们检测不到任何频率。
.
大卫:那么,它像一个椭圆形吗?还是像一个人形呢?只是在非常粗略的描述上
史密斯:是的,它看起来像一个曲奇饼模具 - 就像你在圣诞节时做那些人形曲奇面团一样。但非常像气球,圆滑的,非常柔软。
.
大卫:有多高?
史密斯:它有,我见到的那个,大概有六英尺高。
.
大卫:好的。但是它有没有可以鉴别的尸体特征?
史密斯:那就是问题所在。他们给我用来取样的那些设备不起作用,因为组织是流体的。所以,我们只能使用注射器,基本注射器,针头和特殊的抽吸装置。而我们抽取不同部位的少量身体。我不知道那身体 - 这是我自己的想法 - 我不知道那个身体是从哪里来的,或者是如何得到它。后来,我学到了更多关于外星人的知识,于是我就把这些联系在一起。当然,你知道,有关外星人进行跨维度旅行,以及他们如何做到,等等。
.
大卫:所以,我想,会有一些较厚的膜来包着那些体液。
史密斯:是的,是的。大约有一厘米厚。这让我想起,像非常厚的果冻。当你切割它时,它会发光。当你切割它。
.
大卫:里面?
史密斯:是啊,就像发光棒一样发光。
.
大卫:哇。
史密斯:是的。然后光就会消失。所以他们就说,不要再切割了。我们就开始使用针头和抽吸装置,非常非常小,非常非常尖锐的抽吸装置。就像30号抽吸装置一样,如30号针头。而且我们只抽取非常少量的不同部位的体液。
.
大卫:你看到里面的液体粘性如何?是像水一样吗?还是像一种浓稠的糖浆?或者 -
史密斯:是的,它像是清澈的糖浆。
.
大卫:好的。
史密斯:是的。里面有些部份可以看到发光,粉红,紫色和黄色。但看起来那些光有形状。因为这是一个半透明的生物,就像你正在看着一个清晰的果冻。所以,外形是扭曲的。他们不让我们抽取任何有色的体液样本。
.
大卫:哇。
史密斯:也许有人会这样做,因为那里有不同的分工。有很多不同的生物 - 许多不同的技术人员分工做不同的事。那时候我水平还没那么高,所以,我做一些很简单的工序。
.
大卫:我认为观看这个节目的人最难明的事情之一,就是说:来吧!你为何不试图问问任何人,那些样本是什么?它们是从哪里得来?
史密斯:不,不。我签署了一份非常厚的文件。而且我知道我为什么要进去。我起初以为我只是要做士兵尸体的解剖工作。但事实并非如此。当我进去的时候,状况开始升级。然后我知道它有多严重。而且我也听说过,有人在业余时谈论了一些故事和事情,不管他们所说的是否真实。你知道吗,他们很快就不见了。所以对于那些正在做这类工作的临床专家来说,那里的技术人员流转率非常高。所以,我最好是保守秘密,闭嘴不谈。这才能让我接触到更多事物。不能谈论确实令人沮丧。但是我很好奇,也是如此 - 我是如此迷恋着它。我实在有点着迷于上班,想能更多更多地了解。因此我自己得出一个结论。然后我就开始自己做研究,那个时候,真的没有比这些事情更为极端的了 -
.
大卫:他们有没有监视你私下做研究的行为?例如你的查看图书记录或互联网等 -
史密斯:我所有的言行都是全天候被全面监视的。这也是协议的一部分。和我在一起的人都会 - 不是,他们不会告诉他们,但任何人,我的朋友或任何人。所以,很难有朋友和人际关系,甚至直到今天,我也很难让人亲近我,因为我怕他们会遇到什么不测,因为直到现在,我基本上已经失去了所有好友。
.
大卫:是的。当你失去了所有东西之后不久,我的汽车剎车系统也失灵了。
史密斯:是的。
.
大卫:那么。
史密斯:我记得。
.
大卫:好的。我认为我们应该在这里介绍的其中一件事,就是你工作所在的设施规模非常大。我们之前曾经提及,那里的地面需要用彩色引路线条的设计。
史密斯:哦,是的。
.
大卫:但是你曾经说过 - 你再说一遍,告诉我们,你曾经看到过多少不同的独特物种?
史密斯:嗯,我数算标本,因为我把我收到的每种标本作为一个物种。无论是真正的外星人,还是在实验室里长大的东西,或者只是一张虚假的纸片,他们都会偶尔把它们扔给技术人员,这是很常见的,万一发生了什么事,虚假标本能令你变得不可信。所以我会说,3000再多一点。不要忘记,如果你只是在进行非常小的活组织检验,只是检验DA,就可以在一天内完成10到20个不同检验。然后可能会进行持续一周的分析,收集标本,并向特定的人报告。有时会有不止一个人进来观察你,说:不,要做这个或做那个,而不是使用扬声器广播系统,是什么原因要直接走进来。我不知道。
.
大卫:当你拿起你的"活页夹"时,你会看到什么?
史密斯:它会显示基本的数据,像时间,日期,房间,你知道,一个红色的12,他们想要你准确的切割。你知道,只要拔出神经,拔出肌肉,拿走某个数量的组织,从身体的这一部分抽出某个数量的某种液体。是非常明确的,你打算做什么,时间是 - 他们在时间和表现上真的做得很棒。所以,你进去那里,你不会知道在垫子上第二个任务将会是什么。直到你完成第一个任务,你才会知道。
.
大卫:那么,你可能只有,假设是60分钟,来处理一个尸体?
史密斯:他们不给你限时。你做被指示的事。但是,你做事的速度越快,你就会越熟练,他们就会越喜欢你 - 所以,我比其他人接收到更多的样本。因为我本来就熟习抽取人体组织,抽取移植物等东西。所以,我很容易被引进这个工作类别,并执行这些任务。
.
大卫:他们有没有告诉你要使用什么手术工具?他们有没有很多的规则,还是能给你一些自由?
史密斯:嗯,我几乎可以得到任何东西。有几次我打开对讲机说,嘿,我需要这个。我需要11号刀片,或者我需要这个尺寸的骨钳。这取决于它是什么。但是大多数的东西,都可以在那个房间里找到,你可以从墙上找到。如果没有,他们会立即把它找来,几分钟之内,你就能得到它。
.
大卫:20世纪90年代后期,有一套外星人尸体解剖的短片出现了。桑蒂利尸体解剖。我猜你已经看到过。
史密斯:我听说过。我没有太多去了解。我记得当时,我确实看过,是的。
.
大卫:现在关于这部电影的一些奇怪事情是,这部电影至今还有争议,还有就是,这部电影是真的吗?还是一个非常巧妙的骗局?但是其中一个奇怪的是,他们把一片黑色的东西,从眼睛上剥离下来,然后眼睛就像向上望着额头。
史密斯:当然。是啊。我曾经见过很多外星人,他们的头颅,面部等地方,都有一些薄膜覆盖着。除非薄膜已经被别人取走。
.
大卫:真的吗?
史密斯:但并不总是像那些故事中所说的黑色或绿色。它可以是许多不同的颜色。我见过紫色,见过粉红色,我见过 - 但那些薄膜总是在那里。眼睛上总是有一些薄膜覆盖。无论眼睛是什么形状,它都能符合眼睛的形状。或是钻石形眼睛,或是梯形,或六角形,或是圆形眼睛,顺便一提,它们眼睛不总是圆的,就是在那里。我不确定。我一直认为,这就是我们从这些薄膜,通过逆向工程,而反向设计出夜视镜和红外线望远镜,可以追溯至海军发现这些外星人的时候。我记得有些将军说,他们如何剥下这些薄膜,顺便一提,这些薄膜不是生物性的,是能聚集光线,又能抑制光线的薄膜。
.
大卫:是不是像谷歌眼镜这类的东西呢?就像是一个平视显示器,你能从中看到有关信息?
史密斯:不,我敢肯定,大多数这些生物,如果他们在这里,他们已经能运用心灵感应 - 一切都能投射到他们的意识和大脑中。所以,我很确定他们不会有任何头盔,或者椅子,或者像他们坐下来就显示讯息的东西。它不存在。当我看到电视上一些节目中描述一些飞船上的驾驶员,我看到他们展示了这些驾驶舱和所有这些按钮。我想,哇,不是这样的,他们并不了解。
.
大卫:你有没有发现那些尸身上有内置硬件吗?高技术硬件的证据?什么类型的硬件?
史密斯:是的,不仅仅是内置硬件,还有身体外部的硬件,这些硬件排列得很整齐,从脑后伸出到他们的嘴和鼻子。从后脑出来的我发现了许多类型的 - 在X光照片中显示出来 - 体内有圆柱形东西。但是,我从来没有被允许拿出一个或触摸它。我不知道它是用来做什么的。但是它们总是圆柱形的,就像胶囊,就像维生素胶囊一样。像那种尺寸。体内可以有很多 - 我的意思是,像这种形状,但有很多不同大小。在身体许多不同的地方也找到。我不知道这些是否被人放进那里,或者它们是用来,与我们沟通或之类的东西。我有一种感觉,就像是为了让身体更适应在我们这种大气中生存的。这也可能是一些能量场,以保护身体。很多外星人的身体周围都有保护场。你不能 - 它很薄,也很小。你看不到。但它很薄。甚至是微观的。但它在那里,它保护整个身体隔开这种大气。而且我认为,我们看到的这些从耳朵或头部出来,再进入嘴巴和鼻子的设备,可能与空气呼吸或交换有关。无论如何,我相信是。
.
大卫:我问这个问题的原因是,你描述他们似乎是心灵感应下载信息的。你说他们不需要在这些盖着自己眼睛的薄膜上显示信息。那么,他们是用什么类型的意识对接技术呢?
史密斯:嗯,我认为他们中大多数人,已经拥有这种先进的意识辅助技术,他们或是植入到自己体内,或是经过长达数百万年的进化而长出这些令人惊讶的器官,他们发展了方法和科技,我们甚至无法理解和明白。因为我们不懂那些科学,因为我们还未认识那些科学。这一切设备都已经在他们体内。我们正在谈论的,显然是走过数千甚至是数百万光年才来到这里的生物。所以,他们可能已经熟习横跨宇宙旅行的技术。甚至可能是横跨维度的技术。所以,这是个合适的假设或者认为,就我的假设,他们已经拥有这种技术。
.
大卫:如果我们有这种意识对接技术,在某些特殊情况下,会有什么样的饵诱陷阱出现,需要自毁身体,使之不能识别?你觉得会有这种事么?
史密斯:我所相信的,我在这个项目里听到的二手消息就是,来到地球的许多外星生物,实际上是克隆的 - 被捕获的生物身体,实际上是外星人自己的复制体。他们对自己的克隆身体编程。所以,他们克隆,他们编程 -
.
大卫:他们克隆自己?
史密斯:是的。他们克隆自己。或者他们会克隆一个类似的身体。他们会 - 程序化这个身体,我们称之为PLFs(编程生命体)。这些PLF是 - 他们是一半受控制,一半是有机的。所以,他们可以像人一样行动。你甚至分辨不出。当他们遇上坠机或什么的时候,有时候,外星人实际上是故意坠落他们的飞船来协助提升我们技术的,让我们可以对这些东西进行逆向工程。而我们发现的,实际上只是这些PLF,在没有提供任何营养下,可能维持一周甚至长达一年。但是军方也遇到了一些困难。当他们抓住这些东西时,大多数在坠机时死了,他们把它们放入酒精或甲醛中保存,身体就立即溶解。因为它不像我们在地上捕捉的动物,放在我们的实验室,动物,人手,或大脑,或者俱有非常强的细胞组织 - 胶原蛋白结构等。它是由合成结构组成的。于是,他们开始利用盐水,特殊类型的水和等离子体来保存。
.
大卫:在罗斯威尔事件50周年之际,1997年,菲利普科索上校出版了"罗斯威尔之日" 一书。
他在书中作了一个证词,就是在罗斯威尔所捕获的那个尸体 - 我们的政府感到很困惑,因为它们基本上有只有一条从食管走到肛门的管子。就没有其他 -
史密斯:确实如此。
.
大卫:没有消化系统。
史密斯:对。
.
大卫:那么,这与PLF的事情有什么关系呢?
史密斯:这正是PLF的样子。那种设计,我曾经在克隆和PLFs项目上工作过。没有任何消化系统等东西,但它们可以用某种方式充电,就能持续一段时间,帮助肌肉和身体活动,并将数据传输给发送它们的人。它们并不需要 - 我的意思是,我不知道那个管子是用来做什么的,但是我确切地知道他在说什么,因为我也曾看到过这些管子。也许有一些物质他们必须吸取的,因为我们看到管子分出许多枝节,就像一棵树 -
.
大卫:真的吗?
史密斯:- 分支。是啊。但它不是去特定部位。分支进入到这些海绵组织,海绵组织是由肌肉,和肌腱等东西组成。并且有一种金属与之相结合,这不是一种外骨架,而是一种内骨架,这种内在的骨架使我们认为,这些生物都有他们的使命。而且我认为,这些都是为了他们不同的任务而被制造出来的,无论是坠落到海上,带些东西给我们,还是在地上收集东西或其他任务。
.
大卫:那种组成PLF的物质,从基因角度看,会成长的吗?还是必须从另一个人身上取得呢?你如何得到组成身体的材料,生物材料?
史密斯:不像这里的,我们在地球上有自然生长的东西,如生物,克隆或混合物,外星人实际上是通过谐波,频率和声音形成这些物质。所以,他们可以通过收集到的一些基因来制造任何细胞,或合成细胞 - 我敢肯定它们是合成的。顺便一提,我从来没有在显微镜下或电子显微镜下,看到真正的合成细胞。但是从我听过的汇报以及我用肉眼看到的东西,我可以告诉你,那些不是真正的生物组织,而是合成组织。就像今天一样,他们用一些合成的东西,可以放把你身体内,代替肌腱或帮助加强血管。你知道,我们经常用到合成血管。
.
大卫:请弄清楚一点,如果你说这些是合成细胞,它仍然会有氨基酸和蛋白质等的生物元素吗?
史密斯:对。
.
大卫:这不像是用塑料合成的。
史密斯:是的,这就是我所说的。它更多是合成和真实生物的混合物。但它又不是两者之一。因为,我从别人那里听说的 - 它们没有线粒体,它们没有DA。但这些合成细胞确实按照它应该运作的方式运作。
.
大卫:奇怪。
史密斯:是的,很奇怪。
.
大卫:如果没有线粒体,它的能量从哪里来?
史密斯:是的,很好的问题。那种技术,我并不了解。
.
大卫:对。
史密斯:这也是我想问的。
.
大卫:他们是否可以,从少量的组织样本中培养出更多,然后再用它们来生长出这些东西 -
史密斯:我个人认为,这就是他们试图对所有这些样本要做的事。我没有参与在那。我不知道。我听说 - 当然,大多数样本当然不只是为了测试。他们试图学习如何将这些细胞与人类细胞杂交,并通过将这些细胞混合在一起,试图在实验室环境中生长,这正是他们想要做的。直到后期我才发觉这一点。顺便一提,所以,我知道。
.
大卫:如果有细胞合成技术的话,那么我们可能会得到些什么呢?我们会找到分子吗?会得到合金细胞吗?细胞里会有金属吗?有发现什么不寻常的事物吗?
史密斯:嗯,我听到的异常东西 - 这不是我亲眼看到的细胞。你知道,我是从 “活页夹” 的简报数据看到的。我看到了很多资料,他们有那些合成细胞的照片。但是我没有亲眼看过。我没有亲眼看到那些细胞。它们有许多不同形状。而且它们很多都是几何形状的,很奇怪,因为那意味着它是一个晶格结构。这不像 - 正常细胞一般都是球体的,大部分是球体。或者像是一个凹面的圆盘,像红血球,都是一般常见的外形。但是那些合成细胞,更像是一些晶格。它们形成格子,形成了像六角蜂巢形和不同的形状,肯定有电力加注给它们。但电力从哪里来?我不知道。所以,我认为,它们在一定时间后必然会耗尽身上的能源。也许这个管子是用来注入某些能量元素,以帮助身体提供电力。因为在这里找到的那些克隆人,都只是短暂生存。但是我肯定,他们本可以生存一辈子的。
.
大卫:我试图在这里扮演一个怀疑论者,就我而言,我认为,一个健康的怀疑论者,会就一些疑点问一些合理的问题。
史密斯:对。
.
大卫:我们都视生物材料,克隆材料等为稀有的,很有价值,难以制造的物质。但你却说成像塑料袋一样的一文不值。例如 -
史密斯:对。
.
大卫: - 一周,他们就能造成?
史密斯:没有。啊。是的。
.
大卫:那么,这些遗传物质怎么可以如此丰富,以至它们可以用完即弃呢?我很难想象
史密斯:哦,那很容易。我的意思是,第一,这些外星人,我告诉你,他们可以做任何他们想要的东西。他们不需要采集我们的黄金。他们不需要我们的精子或卵子。我的意思是,他们自己就可以办到的事情。他们不需要来这里收集原材料,如果要的话,他们就会采集我们作材料。但他们并不需要 - 也许这个时候,他们会试图保存这些DA。但现在回到你的问题,就是现在,即使在我们的项目中,现在我们也有能力打印出所需要的任何器官。一个肺,没有问题。一颗心,没有问题。用你的DA,从破碎或死亡的器官或身体其他部位的组织中,提取你的细胞。
.
大卫:哇。
史密斯:因为在DA中包含的,实际上是你身体每个部分的资料。
.
大卫:当然,是的。
史密斯:那真是太酷了。当你打开DA,我可以说,哦,这是大卫的心脏。把它放在计算机里,现在打印机会打印你的心脏。现在我们可以用你的打印心脏,做一次心脏移植,但是我们会令你变得更年轻更强壮。并更有活力。
.
大卫:我想引用我的内幕人仕雅各布,曾经对我说过,就是医学界现在认为,神经线是不能再生长的。然而他却报告了,那些经历过灾难性脊髓损伤的人。即使神经纤维已经完全死亡并腐烂,被身体重新吸收了,他们可以把这个东西放在脖子处的脊髓顶部,神经线会长回到脊髓,而这个人能恢复他失去的身体机能。
史密斯:绝对是真的。就像有一种方式,他们从脂肪,骨髓和血液中收集干细胞,重新创造损伤的系统,也是一样,我们也有惊人的体验,就是那些四肢瘫痪的及脊髓损伤严重的人能康复过来。所以,用神经细胞,我们可以培养更多细胞。神经细胞并非不能再生长的。那是假的。那是错误的,那就是他们希望你相信的东西。但神经再生就是事实。
.
大卫:你是否相信,正如其他内幕人士所说的,在我们这个地球上,这个时候有一些负面势力,想要大大减少人口数量?
史密斯:我确实相信。而且你可以每天看到它。这并不困难。但我不想说出公司名字。但是,你知道,还有那些随处可见的政治事件,我希望尽量保持中立。
.
大卫:对。
史密斯:是的。我的意思是,你可以环顾四周,看看。很容易做到。我的意思是,如果几天没有电。我又是糖尿病患者,因为我无法走到药店,购买胰岛素注射。你知道世界上有多少这样的人吗?我的意思是说,这些你根本没有想到的小意外,看起来是无大害的,却能导致很多人死亡。但你知道,这些小意外可能是人为刻意造成的。
.
大卫:那么,我所理解到的是,如果你说,身体的任何部位都可以生长出来,那么我想,这也意味着如果有人失去了一只手臂,你可以在大缸里或什么地方,为他另外生长出一只手臂,再移植到身上,对吧?
史密斯:哦,还不止哩!如果我只有几个你的DA,是没有被破坏的,它并没有完全死亡。我们就可以用这个DA,制造出你整个身体,因为它包含了你这一生中所经历的所有意识事物,就像硬盘一样。而你还是你。但我们可以把你的整个身体培植出来。
.
大卫:是否必须置于某种生物培养液,或者为了使它们生长,而必须喂养这些细胞?
史密斯:就是蛋白质,氨基酸碱等的生命基础物质。所有你听到的东西都是充满着这些。而计算器会知道什么时候需要添加胶原蛋白,什么时添加骨细胞和破骨细胞,以及身体中所有这些不同的细胞来协助造成它。有时候打印时会出现一些遗漏,当事情发生时,打印机会立即在那里补上细胞修复,这真是太棒了。
.
大卫:真的吗?
史密斯:是的。而那些都是大缸,你知道,如果需要,基本上可以把你整个身体培植出来。
.
大卫:我们还剩几分钟。我想问一件事,在之前的节目中你提及,看到过一个10英尺高,被关押的爬虫人。
史密斯:是的。
.
大卫:但是那时你 - 你很轻率地说 - 这可能只是我们那里培植出来的一些东西。就像没什么大不了的
史密斯: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们可以培植出来 -
.
大卫:你是怎么知道,这种生物是被培植出来?
史密斯:因为这就是为什么我进入了再生部门,并开始了解更多关于他们正在做的细胞再生长 -
.
大卫:他们是谁?
史密斯: - 培植的东西。那些实验室。
.
大卫:好的。
史密斯:我们称那些为实验室。而他们正在试图做的,就像我说的,是试图制造假的外星人。
.
大卫:嗯。
史密斯:为了万一把它们成为秘密武器,万一使他们看起来像:好的,坏的,邪恶的,快乐的,或健康,或可怕,或好看,无论他们想做成怎样。他们都做到了。他们非常成功。所以,我就是这么说的,当我看到一个生物,一个物种或者别的东西,也许 - 我不知道从哪里来。我不能告诉你。但我可以说,我知道哪个是真的。因为它是臭的,有呼吸的。你知道,它在呼吸。但那些PLFs走进来的时候。程序化生命体是完全不一样的东西,是种植出来的东西,被编程做某些特定事情,某些特定工作的。
.
大卫:不在这里指名道姓,我有一个关于我们前任总统的故事,有一个想法,他们可以是克隆的。你可能会看到一个完全一样的人,但它可能是一个完全不同的克隆生物体,而不是真正的那个人。你知道吗?
史密斯:是的,我认同。
.
大卫:好的。那么,克隆人会不会出现问题,就像,如果你和它对谈,它能有相同的记忆吗?它会否意识到自己只是一个克隆?还是它认为自己是同一个人?
史密斯:并不像我早先告诉你的那样。当我们拿出你的DA并让克隆身体成长的时候,这就是说,我们把你的DA的一部分,作成一个克隆人,但是它没有你的意识记忆。所以,我们 - 把回忆注入。我们把这些记忆编入克隆人,你可能会认为你有一个家庭,而且你认为你在做这个工作,看起来像这个总统。最新做法。一路过来。他们甚至可以克隆其他人与你一起,让你觉得你有一个家庭。或者你只是想。或者他们只需要你做一项任务。
.
大卫:哇。
史密斯:是的。
.
大卫:哇。这真是很刺激。可惜已经到了我们这一集节目的尾声。我是你的主持人:大卫·威尔科克,我们与埃默里·史密斯在一起,揭露有关涉及外星生物学的非常先进基因项目的真相。感谢收看。
.
星空觉醒,感召共享盛举!
微信群已建立,欢迎回归。
在公众号首页右下角添加入席。
.


扫一扫转贴到朋友圈!
最近访问 !imagelist! !namelist!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34

主题

1187

帖子

6211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211
 楼主| 发表于 2018-1-18 15:22:1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1框架
外星人与我何干?
主题收集
.
藏艺阁掌柜微信码
精品推荐>>更多
  • 测试商品贴(不可购买)
  • 测试商品贴(不可购买)
  • 测试商品贴(不可购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