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心灵的驿站>>返回主页
查看: 5900|回复: 1

[揭露宇宙文] 揭露宇宙文字版电子书157《扰乱揭露策略》

[复制链接]

703

主题

1327

帖子

6886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886
发表于 2018-6-3 02:42: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揭露宇宙文字版电子书
第157集:
扰乱揭露策略
--------------------------------------------------
内容提要
圆桌会议继续,深入探讨了部分披露策略,使公众远离真相。
科里和史密斯及大卫讨论了用来让公众沉睡和分散注意力的技术。如硬光全息图(不光是影像,还有质量硬度)、精英如何转移意识、三角波(睡眠波)和克隆前沿本集由大卫采访,网络首播于2018年5月28日。
--------------------------------------------------
.
本集片源友情速递:Yeti   文字整理:飞龙
本集翻译:小威             合成:国际友人
.
图片1.jpg
.
大卫:欢迎来到新一集"揭露宇宙"我是你的主持人:大卫·威尔科克。在这里有埃默里·史密斯和科里·古德,真正的顶级内幕人士的圆桌会议,给你瞥见一个大多数人都不知道的世界。埃默里,欢迎回到节目中。
史密斯:谢谢大卫。
.
大卫:还有科里,欢迎回来。
科里:谢谢。
.
大卫:现在我们要从听众的问题开始。对你们都是同一个问题。问题是,你们对于站出来揭露有没有感到任何遗憾吗?
史密斯:我没有任何遗憾。我的意思是,我回顾 - 当然,当某些事情发生,某些创伤性事件发生时,我会有一两个小时的短暂失落,就像说,我正在做什么?我可能会死亡的。
.
大卫:是的。
史密斯:但是在事情的宏观计划中,当我回顾一切时,我甚至不相信我仍然能活到现在,这是第一。第二,我要将所知的告诉大家。第三,我其实很享受做所有这些事情,并所有这些惊人的体验。我感恩这一切。我同情自己所经历的一切事情,以及所做的一切,不仅仅是我,而且还包括有份与我共同参与的人,以及其他生物。而实际上,这是非常有意义。所以当我想到有一个更大的前景。我想为每个人作出重大改变。我想帮助每个人,协助这个星球达到一个更高意识状态,以便我们能够进入星际,及进入其他领域。
.
大卫:好吧,但是和我们其他人一样,你们都遇到了一些非常严酷的威胁。
史密斯:非常严酷。
.
大卫:我想到很多告密者 - 你知道,我们曾经谈到,若他们真的想杀你,他们已经干掉你了。
史密斯:对。
.
大卫:对吗?所以他们并不是真想杀你
史密斯:当然。没有。
.
大卫:但是,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可能部分原因是为了试图恐吓其他告密者,使他们不敢走出来。
史密斯:哦,是的。通过我向你讲述所遭遇到的事,向告密者植入恐惧。但像我说的,如果他们真的想让我死,我已经死了。而我仍然在这里。
.
大卫:是的。
史密斯:恐吓。所以我认为这更像是一种恐吓手段。而且,他们想要削弱我的意志,令我不敢多说。他们想确保我不再来到这里。
.
大卫:是的。
史密斯:在过去的两周里,你已经看到,当我试图再回来这里时,经历了什么。
.
大卫:绝对。
史密斯:所以这件事的动态发展是,他们一直在进行。而且他们会非常精确地知道要如何做,但他们不会太过分,因为需要很多人投票,才能干掉某个人,我会这么说。
.
大卫:是的。科里,对站出来有感到后悔吗?
科里:你知道,主要是在最初期,我确实有些后悔。
我有一份很好的职业,几乎被摧毁了。我有两个孩子和一个家庭,经历直升机在我的房子上方盘旋,嗡嗡作响,还有,当我站在儿子旁边的时候,我的胸部现出激光点,我曾分享这些威胁经历。
但现在我看到大局了。可是当开始时,我对于站出来或被带出来,的确感到很遗憾。我对我被勉强站出来感到遗憾,因为在这件事上,我没有太多选择。
.
大卫:是的。
科里:但是如果我有机会是自己单独走出来,我肯定在最初期的感觉会好多了。但是现在我也看到了埃默里刚才所谈及的大局了。
.
大卫:现在让我们回到上次我们正在讨论的话题上。这是地下基地。在上一集中,我们开始谈论到这些固体全息影像。你曾经说过,埃默里,他们是从卫星投射出来的。那么这是否与蓝光计划(Project Blue Beam)有关呢?还是其他项目呢?如何能够做到?
史密斯:是的。我认为这与(蓝光)计划分开了。那是一个较老的项目。现在他们拥有更先进的卫星,实际上是使用多颗卫星来完成,有时候不只用一颗卫星来投射。他们可能会使用多达9颗卫星来进行投影。
科里:投影在一个网格上
史密斯:是的。
科里:覆盖一个地区,一个行动网格。
史密斯:当然。他们还可以使用巨型集装箱货车和卡车,将装置放在地面上,并在陆地上进行同样的操作。但大部分是通过卫星技术来完成的。
科里:我同意。很多都是用卫星技术完成的。但是其中的一些,必须从地面上完成,使其充分发挥作用 - 每一层所需的深度都需要有,让它变得更可信。
史密斯:确实如此。是的。
.
大卫:那么你认为它真能做出坚实的表面吗?这怎么可能做到?它是否像 -
史密斯:我的意思是,我在这里只是估计。我不知道它背后的科学。不知何故,它们能够改变空气中的原子质量,并且也可以使用水分子,空气中某种类型的水汽。有人说它是以甘油为基础的。我不知道。他们可能会绘制 - 一些飞机可能会飞过来喷洒这些东西。接下来就是,你有了一个很好的 - 比方说,你有一个非常好的背景来投影这部电影。所以我认为它与此有关,将分子和原子,以某种方式重新排列成密度更高的状态,在那里你可以看到这种可触及的质量。就像我说的,我没有遇到科里看到过的那种硬表面。但是我曾碰到过一些可触及的表面。感觉就像触摸记忆泡沫床垫一样,它会推你回来。但是,如果你真的试图穿过它,你仍然能穿过它。
科里:这种技术可以对分子进行某种形式的电磁锁定处理 - 它可以运用在任何湿度 - 它们能够- 我想有点像当你去做核磁共振检查(MRI)时,会先让你身体内所有的金属分子都朝向一方,他们就可以看到它。它做了类似的事情。它使所有的分子变成同一个方向,我相信是这样。
史密斯:对。
科里:然后用磁力锁定它们。
史密斯:是的。是啊。
.
大卫:嗯。所以,根据你所说的,埃默里,他们可能会使用,让我们比喻说,喷雾剂,然后,就像你把巧克力放在冰淇淋上,它就会变硬?
史密斯:不,不,它仍然飘浮在空中。你看不到它。我的意思是,它是非常小的纳米颗粒物质,由 - 我不知道实际的组成成分或混合物。我只估计是甘油和水,因为我听说过在早期项目中,他们在实验室内进行的,将影像投射到水蒸汽上。
科里:对啊,像固体浓烟。
史密斯:是的。
科里:对。
史密斯:是的。
.
大卫:嗯。从来没有听说过。
史密斯:但是,正如你所说,它并不像巧克力外壳那样,放在冰淇淋上。它更像是悬浮在空中。而且你会注意到它并不是那样清晰通透。并且 -
科里:它是微粒。
史密斯:非常小的微粒,是的。它漂浮在周围。
.
大卫:现在我们也谈论一下关于利用遥视者。这是我们在上一集结束时,匆匆带过的一个主题。
史密斯:哦,对。
.
大卫:所以让我们再谈一谈。现在,我们关注这些地下基地的其中一个问题涉及到 - 我认为,科里,你提到了"Delta(睡眠)波"这个词。你何不将这个提出来,科里,关于什么是"Delta波"?以及这波与那些在地下基地工作的人有什么关系?
科里:好的,我的意思是,它是在地下基地开发出来的。但是更多是用在,当他们要进入一所住宅,要绑架某人时就会使用它。他们向那里的所有人射出Delta波或创造Delta波模式,导致他们陷入深度睡眠,直到他们无法醒来看到发生什么事情。对于深层地下基地来说,更多的使用是,那里每天都有数千人上班。他们知道自己在做一些非常重要的事情,但是当他们回家时,他们要么不知道他们整天做了些什么,要么他们对当天所做的工作有一个屏幕记忆,因为他们在每一天离开时,都会被清空工作记忆。
史密斯:是的。当你离开基地时,他们会清洗你的记忆。和 -
.
大卫:当你做完这些工作时,这对你有什么用?
史密斯:我没有经历这个。在我的部门里,他们没有使用过。我的安全记录非常好,因为我在那里迅速晋升,加上我有一个非常好的守规记录。我从来没有搞砸,可能除了一两次,在这些项目中并不多像我的。人们经常搞砸,犯错误。我所知道的一种倩况是,在他们的项目中,他们也是军人。当我们执行任务时,无论是看到飞船或是外星人,或是通过门户或改变时间等,有一些人回来后,患上严重的创伤后遗症(PTSD)。如果在一两周内无法康复,他们就会为他清洗记忆。
科里:是的。但不寻常的是,它没有令他们摆脱PTSD。
史密斯:不,它没有。
科里:会发生的是,人们将出现不明原因的PTSD。会有多种病征。有的与战斗有关。有的会很复杂。而这些类型的病征 - 它们通常只发生在战争中,并且在受到严重虐待的人身上出现。
史密斯:是的。我认识一些高级军官,他们领导着大型空军或陆军中队,以及指挥许多不同的防御和进攻任务。而我知道一些上校和将军,至少已经清洗过20-30次记忆,因为它太过 - 太多了。他们经历过多次持续地 - 失去许多学员和士兵。它对这些人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一直在前线的人,或者如我们所说,探险队,探险队前面的人,当你去某个地区的时候,你不知道你将要面对飞船和外星人 - 他们在那里只是因为走得太前而受到伤害。
科里:那么你记得过去的哪一年,在这些设施之中的哪个地方,曾有过记忆清洗的事呢?
史密斯:1993年。
科里:1993。你知道他们所使用的记忆清洗方法吗?
史密斯:不,我知道这些只是因为有一些部门必须进行清洗 - 当他们离开时,他们必须经过这个像机场里的设备。这就是他们所说的。尽管如此,所有人都知道。大家都以为他们只是在检查看他们的身体。但它实际上是在做,你所说的。它正在清洗他们的记忆或让他们入睡。这影响了他们的脑电波模式,以确保他们回家后不会想起他们今天做了些什么。他们会变得只想回家,一个平常的晚上,然后去睡觉。所以它以这种方式影响着他们的大脑。
.
大卫:当你说像机场里的设备时,你是说金属探测器?还是身体扫描仪?
史密斯:就像身体扫描仪那样。
.
大卫:他们会不会昏倒,或者它会怎样 -
史密斯:哦,不。不,我的意思是,它重新编程你的大脑,就像是让你相信你刚工作了 - 做了整整12小时的班。现在你要走了。当你走过这些设备时,你无法真正记起你今天的工作,你只想回家休息。你不会想去朋友聚会。你不会想去杂货店。
所以很多人都抱怨这个,因为有些人也忘了要去托儿所接孩子。所以他们必须将把编程强度调低并完善它,因为当时它并不是那么完美。
科里:这听起来像是一种机械方式,而不是运用化学途径来达成。
史密斯:是的。
.
大卫:鉴于现在这项技术已经存在,你认为军队中有多少人可能并不知道他们正在做这种奇特的任务呢?就像有多少人可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四处走动呢?
史密斯:他们知道他们正在做什么。他们只是不记得他们曾经做过什么。但这对他们没问题的,因为当他们第二天回来时 - 当他回到那里时,他会记起所有的事情。然后可以直到一天结束。所以它不是永远忘记事情,因为一旦你回到那里,一切记忆都会回来。一切都马上回来。
科里:因为他们在入口,进来时会给你提示。有一个特定的标志或特定的提示。当你走进门时,它会告诉你的大脑要回忆起来。
史密斯:是的。他们运用声音和墙上或走廊上的符号来做到这一点,这些是我从经验中学到的,而我从他们现正在做的事情中也看到这样。
.
大卫:让我也提及一件事情。当我和皮特。彼得森谈话时,对我来说,非常非常令人沮丧的事情是,我跟他通常每周有两次或三次,两小时的电话谈话,每当我们正进入重要话题时,他就会立即昏睡。他会开始睡着。他会在一句话说到一半时停下来,然后我就听到打鼾声。
我会说:不要睡着,皮特。保持清醒,老兄。皮特:是的。我在听。
史密斯:很好的例子。
科里:是程序触发。
史密斯:很好的例子。
.
大卫:你觉得那是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
科里:这更像是一种催眠的方式,已经编程入他的内心。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它涉及更多操作。但是,当你想回忆某些事情时,你可以被编程为癫痫发作,或是昏睡。有很多事情可以让他们编程入内。
史密斯:某些词汇和频率 - 就像我想告诉你一些关于某某项目的内容,但我不能,因为我一想到这个词,记忆就会关闭。我甚至不能说出它来。
科里:或者你开始说话结结巴巴,或者你 -
史密斯:你会开始口吃。
科里:对。
史密斯:我见过很多次。你有时会昏迷或癫痫发作等。所以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方式。我不确定他们究竟是怎么能做到的。我认为这与他们清洗记忆所使用的技术类型相同。而且我知道他们在可编程生物(PLF)和克隆人身上,都是使用相同的方法。
.
大卫:如果你一回去工作,就能想起所有事情,那么根据你的经验,这意味着什么呢?史密斯--然后是科里,你也可以分享你的看法。这是否意味着,这些人基本上都是终生在那里?他们是否一生都要在那里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