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心灵的驿站>>返回娱乐大厅
查看: 5902|回复: 1

[揭露宇宙文] 插文字版:科里扬升讲座4-活在太阳闪焰过渡期

[复制链接]

684

主题

1287

帖子

6701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701
发表于 2018-6-11 15:36: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字版】科里讲座
《扬升讲座4
活在太阳闪焰过渡期
科里2018年4月29日
译制:小威
.
--------------------------------------------------
内容提要
科里综合讲述从SSP, 安莎尔人(未来地球人)及蓝鸟人所得到关于将会到来的太阳事件及扬升具体过程及细节.
在这个地球扬升至第四密度的过渡期中,人类如何配合这次行星扬升浪潮.
--------------------------------------------------
.
本集翻译:小威
.
序言
现在世界人口从未试过如此之多。好像每个曾经存在的灵魂,现在都投生在这里。这个时期有什么特别?
显然发生了一场重大的多顆恒星劫难(被負面势力骑劫),发生在银河系的一个区域中。而我们就在这个区域,已经有成千上万年的历史了。我们即将走出这区域,进入另一个区域,宇宙辐射会以气体和光子的形式出現,将这些能量推向最前沿。正是这些能量,能为我们带来意识的提升,这将导致这次扬升。
现在,扬升过程的一部分,将会为我们带来意识复兴的就是完全揭露真相。不仅是秘密,还有为了保守秘密而犯下的各种反人类罪行。所有这些揭露,都将为我们带来极大的震惊和心灵创伤。当我们有了完全真相揭露时,面对各种震惊和伤痛,我们必须努力去疗愈它。我们需要意识到,创伤实际上是一种礼物,可以帮助我们进化。所有进化都在压力下发生。
我们有一个小小的时间机会窗口,能够获得最佳的时间现实。我们所有人都必须作出贡献。我们有很多地球内部的团体,正试图引导我们走向最佳时空现实。我们现在有一个巨大的责任。
作为宇宙变化的最终转变的一部分,地球将进入第四密度,将可能出现我们所认为的灾难。海啸,地震,大陆的上升和下沉。这些基本上只是过渡期的生产痛苦,我们必须与盖亚(地球)一起经历它。
如果我们感到恐惧,我们就会引发一种共同创造意识来引导我们剩下的时间现实。所以当我们开始看到发生任何事情时,我们真正需要的是,开始观想一个积极的结果。我们将能从内心开绐,成为一个非常的催化剂。当然,在整个过程中,这种曼德拉效应所扮演的角色是可能的,我们可以将这个过程引导至另一条时间线,使我们从事这项工作的人,不会遇到任何负面影响。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走在一起。我们走在一起为要成就这次任务。
.
译者寄语
科里从安莎尔长老及蛋形座椅中得悉的扬升过程,安莎尔袓先经历了21世纪太阳爆发事件及过程细节,过程有点吓人,很明显,他们所经历的,并不是最佳时间线,更像是一场全球灾难,虽然他们自称是来自我们的未来,我们却不一定要照着他们的过去再走一遍,因为我们可以再次抉择,利用共同创造意识,走上另一条更好的未来时间线。
.
图片1.jpg
.
安莎尔的经验成为我们的提醒,他们袓先未能在太阳事件前做到全面揭露,星际家人不能出面襄助,必须等到太阳事件发生后,人类科技文明崩溃,才能利用宇宙法则中的漏洞,前来救援。
我们若能在太阳事件前做好全面揭露真相,让更多民众觉醒,容许星际家人公开现身及接触,就能借助他们的先进科技,助我们避开太阳爆炸时的冲击,平安地进入第四密度意识,不用经历大灾难。
.
太阳闪焰时间线.jpg
.
有关太阳事件的时间估算,因为巨型球体在2012-17年间,缓冲了太阳能量,令太阳没有在黑子活跃期(2012-16)内爆发,将整个太阳事件推迟了一个太阳周期(11年),至2023/4-2028年,現在正是相对平静的時期(2018-23),正好给我们做好内在及外在的最佳时机,并且利用共同创造意识,在飓风,海嘯,火山,地震不断发生时,我们不会害怕,仍能共同观想正面积极的未来,带动全体民众走向最佳未来现实,平安过渡这个狂野时期,顺利进入意识大复兴的黄金时代!
.
科里演讲部分

最近在"揭露宇宙"节目中,我提及了几个收到的简报信息,所传达的信息令人困惑,因此我也感到有点混乱,我一直试图了解太阳的活动周期及我听到的一些对话,正如你稍后会看到的,有一个原因让我感到混乱,因为科学家实际上也感到困惑。
最近有科学家提出,宇宙是一个巨大计算器模拟,可能是某处的计算器正在模拟,我们只是生活在模拟之中,而过去有些人则认为宇宙更像一个巨大的思想,"意识"却是所有这些的关键。
.
汇聚三個信息來源
.
图片2.jpg
.
每个人都在谈论扬升,他们对扬升有着不同的理解,信息大部分来自这几个主要来源:,在秘密太空计划(SSP)里。我可以查看智能玻璃平板。我会坐下。查看,并询问那里的科学家或工程师的意见。因为有很多资料都是我不明白的,他们会说出他们对扬升的猜测,那就是我从那里听到的传言。
而我在"揭露宇宙"里所提供的证词中,安莎尔人最近让我与他们一起生活了几天时间,通过他们与我分享的技术与进行的交流,他们宣称他们是来自我们的未来。
蓝鸟人却是从完全不同的角度,向我展示完全不同的扬升信息,更多是从第6密度的观点出发。
我试图把所有这些讯息汇聚在一起,分享我所得到的最新信息。
.
秘密太空计划
秘密太空计划联盟(SSP),他们一直在争取全面揭露,最初导致SSP联盟的形成是因为他们发现了银河奴隶贸易正在进行,有人从事遗传物质交易给其他生物或星系,他们希望揭露这些反人类罪行以及揭露先进技术,这个联盟形成初期,并未包括太阳典狱长计划,然后加入一些其他秘密太空计划,例如星际企业集团(ICC)和其他银河联盟,人们开始将他们的技术和信息联系起来,这是最重要的。他们开始脱离宇航部门,开始全面共享信息,这是前所未有的,他们开始把事情放在一起。
安莎尔人
关于安莎尔人。他们自称是未来的人类,这里造成一些混淆,出现了很多混淆。因为SSP将他们归类为北欧外星人,因为他们外形看似北欧人,但自从美国立国以来,他们一直与我们互动,至少是从那时开始,其中一些北欧外星人实际上来自其他行星,其他则来自完全不同的维度,我猜,安莎尔人声称来自不同的时期时间线,我们未来的时间线,但我从SSP科学家和工程师当中听到的论点,认为他们是来自另一个维度。所以关于安莎尔人来自哪里,以及他们为什么来到这里,都有很多的讨论。
安莎尔人自称是第四密度的未来地球人,他们是一个生活在地底下的文明,数千万年来,他们一直与爬虫人进行时间线战争,而且我将要分享,我所听到更多关于人类的未来,爬虫人其后的情况。爬虫人如何被人工智能所操控,爬虫人被纳米机械人所感染,最后成了人工智能的奴隶,最终所有爬虫人都受到操控。
.
蓝鸟人
.
图片3.jpg
.
蓝鸟人是球体联盟的成员,他们是第六密度生物,正如我们最近谈到的。他们就是这个"古代建造者种族"的一员,"古代建造者种族"曾经是一个统治我们本地52恒星团的庞大组合,在差不多20亿年前,他们表示,他们负责在地球上提供"一的法则"信息以及其他一些教导,但是我会详细讲述,他们形容我们对所有事情的理解都存在着扭曲。以及我们如何过滤信息,以至我透过自己的扭曲,将信息传递给别人。

蓝鸟人声称他们是"太一无限创造者"的信息使者和促进者,而他们来自的领域,对我们来说:基本上就是天使领域,所以基本上我们可以说:他们是天使,现在我们要谈论有关这些过滤器。
扭曲是什么?
有多少人读过"一的法则"?好的
有多少人认为他们理解何为"扭曲"?扭曲是什么?很好!
对于那些不懂的人,我先用这个比喻说明:
我们出生的时候。进来时没有记忆,什么都没有,我们必须重建我们的....我们必须重新体验和重建,我们是谁,我们没有带来任何信息,除了一点点信息,我们一直在寻找和挑选那些零碎的信息,沙子,我们正要获取这些信息和经验。我们把它们放在一个小碟子里。把它们粘在一起,然后我们制作一个小滤镜。用来协助我们看待世界和外部信息。
而当我们建立这些滤镜时,它会因我们的情绪和创伤而变得扭曲,以及我们如何看待某些经验,我们透过这些滤镜看光。光就是那些信息。然后光线通过滤镜折射出来,这不是纯正的光。
我们所有人。我们每一个人,无论我们认为我们有多进步,我们都带着一个滤镜,所以当我与这些生物接触时,我通过我的滤镜接收了这些信息。我的信仰体系。我的经历。我的看法,当我理解了并把这些信息传给其他人。同样的事情也发生,你必须意识到,当信息碰到你时就会发生,信息通过我的滤镜被扭曲了,然后又被你的滤镜扭曲。
因此,要让他们传递像"一的法则"这样的信息,穿过这些滤镜,并以适合所有滤镜的方式,来传递信息是非常困难的,须要知道我带来的信息是通过我的滤镜来的,每个人都应该运用他们的洞察力。
.
太阳闪焰,扬升,全面揭露
这些信息中的一部分,可能会显得有点可怕,当我谈及扬升的那一刻。人们都说我在各处播下希望。但是,当我谈论到太阳闪焰时,却说我传播恐惧,所以这就是我们所吸收的各种能量。过程是自动的。

所以当我们谈论什么是全面揭露时,太阳事件是我们的未来,安莎尔人的过去,当然还有扬升。它是什么?
所以全面揭露。就是伟大的揭示时刻,我们正处于一个充满能量的时代,将创造一种氛围,让我们无法彼此说谎。也无法彼此隐藏秘密,我的意思是,你若看看新闻,要隐藏事情会变得越来越困难,在这个伟大的揭示时刻。我想,我们会知晓更多真相。
这似乎不是有什么伟大计划使我们能得到一个全面揭露,而是我们必须努力争取的事,这不是我们可以唾手可得,所以在秘密太空计划中,正如我所述,他们希望全面揭露,他们希望揭露所有反人类的罪行,而其中的一部分则揭示隐藏了的人类历史,相当惊人。那个我们不知道的历史是惊人的。
现在谈谈安莎尔人的过往,即他们宣称是我们的未来。

當時他们社會一直没有全面揭露,直到太阳事件发生之后,发生了什么事呢。太阳事件破坏了所有技术,我们所有的宇宙表亲都出现在天空中,并且开始提供援助,所以如果我们相信我们的未来就是他们的过去的话,那么全面揭露和第一次接触,很可能会同时发生。

但是蓝鸟人一直希望我出来告诉人们,我正与一只8英尺高的蓝鸟在说话。我说:不要!不要!他们向我要求。但我说:没有人会相信我,我说:没有人会相信,他们告诉我,基本上人们是否相信并不重要,这些信息只需要进入人们的意识中,进入大众意识,工作就完成了,我们不需要说服人或与他们争论辩论。
他们不太重视全面揭露先进外星技术,他们希望我们能集中专注内在,并开始释放业力能量,这些能量缠累着每个人,并将我们固定在第三密度里,正如我们所讨论过的,以住我们的每个创伤,我已经讨论过,我们当中很多人。有一些缠累我们的创伤,而那些伤害我们的人,一些已经死了,但他们对我们的影响力,仍然跟我们小时候一样大,当我们面对这类创伤时,因为那些记忆我们抹不掉,所以我们的心将它们分割开,它开始占据你大脑处理器的一部分。它一直这样做,让我们的记忆变得模糊,确保它不会弹出来,一旦这种记忆无效,那么创伤就无效。那些记忆的能量,然后你的大脑。你的处理器将专注力转移到其他事情上。
他们更重视于,我们要专注在哪里,不是向他们祷告,要求他们伸出援手,他们希望我们专注内在,当你提出要揭露真相时。他们总是把你带回到专注内心的工作。

现在不幸的是,地球联盟及很多其他团体。都在闭门造车,计划人们的未来,但没有人们的参与,决定在接下来的20,50,100年中,如何将真相滴漏出来,取决于他们须要減轻另一些方面揭露发生时所产生的影响,要把它变成一个很漫长的揭露。因为他们不认为我们可以面对它。
虽然我也认为它确实不容易面对,但我们必须这样做,这并不是说:不用去面对更好,而是,我们必须要做,当然,全面揭露。完完全全的揭露,不能期待联盟自願去做,完全揭露违反人性的罪行,外星人参与在我们的进化过程中,所有进化都是通过压力而达成。
.
图片4.jpg
.
太阳能量周期
关于太阳能量周期,这是我感到困惑的地方,因为我记得太阳周期是11年,这是我从学校学到的,事实证明,它们并不总是11年周期,最后一次我相信它好像是7年,我们现正完成第24个太阳周期,我们将会进入第25个太阳周期,根据他们观测太阳周期的所有预测。太阳周期强度上应该有所增强。但它们正在減少,强度变得越来越弱,强度越来越弱,我意识到的是。这些周期中每一次都像是一个脉搏跳动。太阳正在脉动。脉搏始终在跳动。
所以自太阳存在以来,脉动一直都持续着,现在是太阳周期最低期,当我坐在西格蒙德对面时,他正在汇报情况,其中一位与会人士问西格蒙德,我们是否进入太阳能量最低期?他没有回答。只是继续汇报,后来我发现他为什么没有回答。因为你不能确定是否到达最低期,除非已经有最少六个月处于低位,他们计算太阳黑子数量。他们会推测,太阳黑子出现数量最少的时期,但他们要到实际发生后大约6个月才能确定,才可以说:好的。我们在太阳周期的最低点了。
他们预测2019-2020年之间为太阳周期最低点,根据西格蒙德所说的循环。他说:因为在这个周期最大值进入最少值期间,太阳事件都没有发生,我猜是指去到2020年,他们预料太阳事件短期内不会发生。直至下一个太阳周期由最小值进入最大值之后,它就会来,这可能在5-7年间的任何时间,所以没有办法预测它,但是,让我们回到原来的时间线,可能像过去所说的一样。秘密太空计划中提到2018年及2023/24时期,所以这仍有一段时间。我考虑到11年的太阳周期。我就直接加上11年,它似乎有点混乱。
.
太阳大爆发
什么是太阳喷嚏?我在智能玻璃平板上看到,形容它将会是一个巨大的360度全日冕物质抛射事件,而且在那些论文中,他们预测,有些人估计这只是一个巨大的能量脉冲,然后人们会变成光体,关于将要发生的事情有着所有这些不同的想法。
跟据安莎尔人所说:他们向我展示了,当我坐在蛋形椅子上时,它向我展示了他们的历史,它向我展示的是一次太阳大爆发,当它爆发时,大部分抛射物质发生在赤道周围,其中一些从南北两极喷射出来,而这是一次巨大的等离子波浪,动画显示是火浪。但其实它是巨大的等离子云涌过来,稍后我们将看到一个动画,稍微跳过这里,我坐在那里。我坐在蛋形椅子上。这很有趣,因为地球像飘浮在我的膝盖上,太阳在这里。月亮在这里移动。然后有一道闪光,然后我提到的所有等离子体开始抛射离开太阳,然后它击中月球。击中地球,地球轴心旋转了大概20度,它旋转。当它碰上地球时,穿透了大气,出现一个圆圈,看起来像是在欧洲之上,等离子波浪向太平洋伸展,这就像一场龙卷风。一场天上来的火灾,它煮沸地面的水。并烧掉这个地区的土地。但它并没有毁灭......这些巨大的破坏,他们所知道的,不像那些科幻电影中所描绘的那样,地球並非被完全摧毁,但出现了一些相当困难的局面,我跳过了一些内容。
因此,在秘密太空计划中,许多人认为这将是所有文明和技术的终结。每个人都将死亡。
有些人认为,每个人会立即转化为光体,我们可以到处飞行,并能阅读彼此心思。这将是非常棒的。
有些人则认为这只是黄金时代的开始,一些人认为我们将尝试创造一个黄金时代。通过技术和人工智能及其他想法。并将以更灵性的方式去实现。
但是,现实情况会是所有想法中間的某个组合。
米卡告诉我一件事,就是所有本地的52颗恒星,你认为他们中有多少行星,经历的会像当地所有宗教和预言所说的一一应验呢?没有。一个都没有,有近似之处。都有信息协助民众准备,但他们中间没有一个当地预言是完全被应验的,我估计我们也会是这样。
对于我刚才所陈述的,那些安莎尔人所展示给我看的太阳爆发,但当太阳爆发时,能量和等离子体会与地球相互作用会失去很多生命,但是紧接着发生的,就是我们的宇宙表亲会进来并提供援助。
.
太阳大爆发之后
稍后我会深入讨论这个问题。但是当时人类的境况。我估计很多人都很想知道,在这场灾难及扬升之后,人们的反应出现了两极,一些人,像我们一直在准备和做好内在工夫的,我们经历了创伤,我们必须自己救自己。但我们可以走出创伤,用完全不同的理解方式来面对它,这种扬升是一种意识转变,当我们意识到这个转变。我们會用完全不同的方式来看待所有问题,我们从不同的角度看待。我们以不同的方式彼此连接,因为我们开始理解我们都是一体的,我们是一体的。当你了解"一"的完整概念时,我们可以更轻松地沟通,然后,我们开始相互扶助,并与外星人一起合作。
绝大多数仍然沉睡,没有做好内在工作的人们,那将会是一个非常艰难的时期,一旦他们发现了22个遗传基因项目,一旦他们被告知,这些基因项目的管理权将交回人类控制,他们就作乱。他们严重作乱。他们开始将所有的遗传基因都混合在一起,所有种族开始混合在一起。他们开始破解基因,改造细胞生出绿色眼睛或紫色头发等,一直经历几代人之后才知道,一代接一代下去,这些第一批人类基因农夫,在遗传上与他们DNA配对上,直到开始充分混合他们的DNA,并破解某些DNA
但是一些可怕的遗传疾病将会出现,即使我们已经从幸存的太空计划成员和,这些外星人手上获得了所有新技术,我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最终我们拒绝了外星人的援助,在过渡期间,人类的一部分表现不佳,他们几代人都不信任外星人,最终当他们有了这些遗传疾病时,他们必须向外星人求助,那时外星人才进来并协助他们,然后他们开始向外星人开放,他们的意识开始赶上其他扬升了的人类。
经过几代人之后,所有人的意识几乎都能扬升到一个地步,大众意识像是一种捆绑,然后到那个时候,我们开始感受到其他群体,就像我们发现地底的安莎尔人一样,然后,安莎尔人公开地来到地表接触我们。
很难描述这些时间线,像是如何重迭在一起,我们的现在和他们的未来正走在一起,当他们公开与我们联系,但他们拥有2千万年后的技术,如果我们融合在一起,突然间我们的技术将会跳跃2千万年,所以这可能是一次惊人的跳跃,而这次惊人的跳跃,将会导致意识的另一次大幅跳跃,我们经历的这种意识复兴,将会非常疯狂,但這是根据安莎尔和他们的历史,它确实发生在几代人之间。
蓝鸟人一直都表示,这只是一个自然循环,并不是说这里的发展太糟糕了,以至蓝鸟人走在一起只说:"好了,够了,不要再多了"。这只是宇宙自然运作的一部分,这不仅会导致意识扩展,能量也会导致,我们的DNA发生变化,我们的振动和其他能力会变得更加强大。这有助于我们灵性进化。乘载更宽带的能量。
现在要谈谈蓝鸟人向我展示的时间线。
他们向我展示了能量的积累,随着更多的能量注入太阳,地球吸收太阳的能量,开始从内部升温,火山开始变得更加活跃,风暴变得越来越强大,越来越多能量,这些所有现象都是,太阳系积聚能量的迹象。
我所说的重点是,世界各地的火山都在爆发,但在地幔处发生一些有趣的事,他显示给我看,因着这些能量,地球的电荷发生了变化。它影响了一些事物,被我们所吸引。有些东西被吸引到地球来,其中一个是流星被拉到太平洋上空,在高层大气中爆炸并发出冲击波,造成了海啸,并不是超级毁灭性的海啸,但是一次海啸,而我只是做了某种标记。
当我在梦中以及透过技术,看到了很多这样的事情之后。我决定把我的家搬到科罗拉多州,这是他们向我展示的一个安全区域。
至于智能平板的信息,基本上是连接到一些外星人数据库,但主要是连接到所有秘密军事的科学数据库的,就是我说的那些从秘密太空计划中所听到的传言,这是在太阳周期最低期完结时发生,可能是在之后一年或两年。
.
图片5.jpg
.
什么是扬升?
如果我们在这里问五个人关于扬升的想法,我们会得到五个完全不同的答案,你其实是知道。我们要等到事情发生时才能知道会是怎样,对吗?[笑声
所以SSP联盟对于将会发生什么,有着不同的想法,但最重要的是,他们相信预言会成真,圣经的预言,还有一些我们从未听过的预言,那些是隐藏了的预言,他们收藏的秘密手稿中的预言,期待一部分会成真,但在很多情况下,他们是试图令它发生,他们试图在某些古老城市发动战争,像在大马士革那样,他们试图令某些预言得以实现。
正如我所说:安莎尔人相信是这样,我们将会讨论这个问题。根据安莎尔的说法,这是进化的自然发展部份,根据"一的法则"那些存留在这地球上,扬升至第四密度的人,将会是正面的,因此我认为,从我们的太阳系中,剩下来要消灭的负面因素,主要将会是人工智能(AI),人工智能似乎是宇宙中最大的问题,无论生物如何先进。他们似乎都正与人工智能进行搏斗。
安莎尔的历史。他们都有三个团队研究过这个问题,并估计出他们对我们共同创造意识的承受力,以及我们的大众意识如何创造现实。
所以问了这个问题,西格蒙德提出了一个很好的问题。西格蒙德不相信安莎尔人。或者北欧外星人或任何其他组织,他说:如果我们有共同创造能力,而且阴谋集团一直使用电影来控制我们的创造能力,以创造他们想要的现实。我们怎么确定安莎尔人真的是未来的我们呢?我们怎么知道,他们没有如实告诉我们,提供虚假信息,让我们创造(他们想要的)呢?

好问题!我真不知道答案。
我并没有感受到他们在欺骗我。但他们是更先进的生物,我远远不及。所以我不能假装我已经足够先进,能知道意识中确实发生了什么,但我可以做的,就是如实汇报我所观察到的事情。
现在我所显示的信息,回溯在数千年前的预言中,已经出现过。即使是埃德加卡西,也谈到非常类似的事情,所以,以诺书。及一堆其他文献,他们谈论有关灾难和像是极移的事情。

最近我在安莎尔度过了3天,我花了一些时间与最年长的相处,长辈们都经常在椅子上,花费大量的时间,而长辈们可能就是与人类联系最多的主要群体,他们试图教我如何使用椅子,与那些椅子互动。
这里有没有人玩过生物反馈玩具?好的。

你把一个传感器放在头上,并尝试用思想令一个小球浮起。你终于掌握如何互动,就像这种掌握互动技巧。
他们向我展示他们日常如何观察我们的,他们坐在这些椅子上,他们观察我们在家中或在工作中,他们能阅读心思。他们知道我们正在想什么,我们在猜想什么,就像我们的科学家坐在那里,并且非常接近突破,但并不完全。他们现在只能做到操控小球的事情,就像一个鼠标跟踪器一样浮动和乱移。
他们也会用它来做些实事,他们会给人们一些下载,信息下载。信息就像一个压缩文档一样,下载然后解压缩到这个人的思想中,它像是那个人的自发思想,他们一直都在这样做。奇怪的是,他们这样做是为了维护时间线,但这也是他们的日常娱乐。[ 就像看电视。他们中的一些人甚至会观察我们家族五代之久,他可能知道一个人或许跟他的曾祖父很相似的行事方式,看起来也像他曾祖父一样,他们跟随我们,因为他们能活上900多岁,所以我的意思是,的确有点令人不安。[
我不知道,当你们认为你是一个人时。然后你做了很多暗中的事情。[
"他们在哪里?"你可能会说"他们走了吗?"。

因为他们现在很可能正浮在空中观察着我们,但他们花了很多时间坐在这些椅子上,很多时间在观察和与我们互动。我们只是没有意识到,很多时候也参与在我们的梦境中。
当我终于能掌握好互动技巧,他们不需要花很多精力来教导我使用椅子时,我开始可以自行决定如何使用它。
我开始与其中一个老年人交流,他叫"阿洛"已经快1000岁了,他所有时间都花在这些椅子上与人类互动并观察他们,他们也观察其他生物,他们可以坐在椅子上。如果他们想知道正在发生着什么事情,就像爬虫人正在开会,他们也在那里。就像他们和我们在一起。而且我不认为,能有任何方法,可以将他们排除在外。就真很神奇。

安莎尔祖先的21世紀歷史
现在我要谈及巨大的等离子龙卷风,一些令人不安的影像出现了,人们像死鱼一样在水中晃动和那些可怕的影像,很多海洋生物都死了。烧死了。水被煮沸腾,但只是一小部分地区。不是整个地球。这不像,我估计的那样。这是一个较小的地区事件。
当地球轴心被击中转移时,出现一些接近一英里高的海啸,然后,未有遭受海啸侵袭的地方,受到了飓风的冲击,因为海啸推动了空气,这是因为海啸以接近声速向前高速推进,就像每小时600-700英里的高速,空气也同时被推动了,所以有关这个空气爆炸。爆炸所达之处都不在安全区域,有一段不多的时间。
这里做了一个模拟动画,你会看到那里有一个爆炸,他们接下来展示给我看的是惊人的,太阳立时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日冕洞,它不是全黑的,但很暗,几乎变黑了,就是这样持续数天。然后,大爆炸随着而来,然后太阳回归平衡。从此它变成了一个不同类型的恒星了,稍为不同的类型。它演变成第四密度的太阳了。
当我与这些人交谈时。问为什么地球必须经历这场灾难。这是为什么呢?

他们说:在所有不同的星球上,都会有某种行星灾难的事情。
当我问他们是否有办法阻止它发生时,他们问我。你是谁?竟然想干涉一颗行星进入第四密度的过程?你可以与他争论这点的。[
那么会发生什么。你看到太阳耀斑击倒了一切,这个星球上的幸存者。如果没有提供援助,其中90%可能会死亡,我的意思是,这是一种技术文明的消失,技术消失,文明消失,当文明崩溃或者低于一定水平时,就会出现一个宇宙法则的漏洞,外星人可以随意进来,并公开与我们互动,过去地球曾发生过很多次,随后发生的事,几乎在事情发生后就立即出现,你开始看到一些零星的飛行器,秘密太空计划中少数的幸存者,他們回到地球上,想帮助这里的人,但同时你看到天空被云层厚厚覆盖着。你看不到星星,突然间,云层下出现很多光点,遍布全球,开始出现在天空中,光点在空中盘旋。然后他们一致降落,下到地面,为要援助大众,帮助他们稳定情緒,处理他们的创伤,然后开始与他们分享,关于一切的信息。

然后就是很多人进入叛逆阶段,而我觉得有趣的事情之一就是,即使安莎尔人出生并死亡,他们仍然需要经历业力循环,我们很多人都期盼着,在天空中出现一道闪光,然后就再没有痛苦。也再没有死亡,但显然地,我们仍然需要经历,许多世代的业力循环,为了让我们所有人的意识都能跟上,这是一个过程,当我还是小孩时,我的爷爷并不是这样教我的。

现在,太阳事件破坏了所有太阳系中的纳米机械人和人工智能,根据安莎尔的看法,我们会如何应对突然看到那些困惑的灰人和爬虫人走来走去,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过往会如此行事,这意味着基本上这些生物被洗脑了,还有一些(被控制做坏事的)人在人群中,那些被植入物控制的人们,被植入了坏东西,在植入物被移除后,我们必须找出方法,如何有道德地处理这些(曾做坏事的)人?

我们现在如何处理这些信息,都会引导我们显化出未来我们将会拥有的现实中,因为我们要向人类展示许多令人不安的事情,人类总是被吓倒的,当他们发现了真相,原来自己曾是奴隶和基因实验品时,这将是一个很艰难的时刻。
但就这一千年而言,我们正处于一个充满能量的区域,这可以防止任何类型的人工智能,防止这些负面的猎户座集团再次来犯,这是一个由第6密度及更高维生命体所维持的一个能量场。

外星人要求我们做两件事
我不完全明白如何。他们试图向我展示,但我只是没有那种理解能力,我试图反复思考它,并想通它,所以最重要的重点是,我猜,回到1930年代。不论那些信息是透过心灵感应或面对面接触而获得的,每个与外星人有深刻接触体验的人,他们通常会报告说:外星人要求我们做两件事。
1.进行揭露工作
2.释放压制技术
证明外星人的存在。这很重要,其次就是灵性上成长和扩展你的意识,我们正在双方面同步进行工作。我们正努力争取更多的团体与我们团结在一起,并开始活动,公开表明立场。
我们正在商议邀请人來"红色药丸"(覺醒)派对,运用不同的方式来唤醒他们。

但是第一件事需要做的就是,基本上蓝鸟人在他们离开这个境界之前,就已经说过了:我们必须开始治愈创伤,在这一世人生中,被创伤缠累着,创伤拖累著我們,无法完成我们的人生使命。
没有时间了,现在是我们处理好这些创伤,并继续向前进发的时候了,并专注于为我们所有人带来最佳时間现实而努力,我想这个房间里的每个人都很可能是一颗星际种子,他们被呼唤要来这里体验一切。
有人曾告诉我,是我同意要来的,尽管我已经反复要求过,要回看我签名同意的那段视频[我还没有看到。但据说我们都是同意才進来的。
.
我们在这里是有使命
据说我们在这里是有使命的,我认为现在我们应该把精力集中在找出,这个使命是什么。如果你已经知道你的使命是什么,那么,现在就是时候不让任何东西拦阻你了。
这是一场大觉醒,我们所有人。这里的每个人,都是自己选择来这里的,相信与否,你选择拥有所有这些疯狂的人生经历,拥有这些观点,你选择拥有某些奇怪的小嗜好,让你学会某些知识的奇怪工作。你不知道你将会如何使用它,但看起来,现在就是时候了。
我们要回来面对创伤,我们来这里有这些经验,我们应该认同有这种创伤,但是当我们以星际种子的身份来到这里时,我们被确认了身份,然后被他们视为威胁。他们给我们制造创伤,他们没有意识到,他们正在训练我们执行使命,我们所要做的就是学会,如何放下这种创伤的能量,然后回顾一下这些经历,并用它来对付敌人,我们都受过了训练。我们只需要作最后冲刺。

我已经跟大卫谈过我的想法。我打算跟大卫合作,因为他已经这样做有20年了,他表示他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个小区,是如此热血沸腾并准备好参与其中,准备好作出转变,通常他会坐着演讲。听众会微笑,并感到很满足,就此而已。
但现在他们却走来问我:该怎么办?我可如何参与?

对于这个问题,我会说:不必依照我的路径走。开创你自己的路吧,使用你的技能,你的才华。你学会了那些奇怪又沉闷的知识,你学会了那些知识,但又不知道有什么用,用正面积极的方式来影响大众意识,以艺术,音乐,甚至是具有商业知识的人。他们也许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会在商业上变得如此专业,我们都聚到一起。我们找出一种方法来采用所有这些技能,并使其更多发挥。我认为我们在这段时间里走在一起,并不是偶然的,因为我们正在为别人服务。
所以你会怎么做?你会如何开始做?

我告诉人们,若你今晚回家向家人谈论8英尺高蓝鸟人的事,可能不是个好主意,你们多少人曾尝试过?
好。好的。他们怎样反应?
不是太好,对吧?就是啊,我自己曾放胆尝试过一次。
我们重点应放在压制的技术上,有很多关于压制了的医疗健康技术的信息,有关所有疫苗背后所发生情况的信息,有很多东西是更加踏实的,你可以专注谈那些,开始扩展别人的意识。
我认为,如果使用我们艺术家的技能,我们可以制作电影短片或其他,如果我们正确地使用技能来执行我们的任务,那么我们一定会对这个世界作出一些重大的改变。

我认为这就是我们的目标。现在是时候了,我的意思是,如果你还在犹豫,现在是时候了。现在!我已经谈了这个一年了。
我很高兴地宣布"守护者回归"揭露漫画,现正在发售。[鼓掌我想很多人会一直想知道,科里正在忙些什么,他喜欢制作漫画书,他正在谈论制作电影和其他一些奇怪的计划。为什么?
好的。提拉艾尔(蓝鸟人)向我解释的一件事就是,我们需要使用工具,那些曾用来对付我们的工具,我们所有人都有某种能力,可以影响大众意识,即使只是影响一个小群体中的一小部分人的意识,如果我们能想出方法,我想,如果你有这本漫画,你只须把它交给某人看。成了,他们看着它。他们只对科幻主题感兴趣,但不喜欢外星人,科幻迷适用这个,他们通常阅读的书籍,多关于人们互相残杀和情色方面的,但是这漫画却能让他们不自觉地获得关于意识和,技术扩展的信息,并以娱乐的方式做到。

好。这些信息将进入潜意识。它开始在他们身上工作,他们的高我会利用这些信息来抗衡,其他经验或不良信息进入,不只是我。你们全部。用你的经验去创作,你自己的漫画书或电影或其他什么,找出一种方法来利用你的创造力和,你在这里学会的技能来影响大众意识。
所以我希望大多数人能走出来,当然,也要买我的漫画。[
在八月。有多少人去过上年的"日蚀揭露"活动?

这是一次很棒的活动,非常家庭式的活动形式。今年我们将举办新一次。地点将会在科罗拉多州拉夫兰,而"揭露维度"会议,正如你所看到的。我们请了一些著名讲者,这将是以露营及主要是家庭式的环境,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试图在公众节日中举办,人们可以带孩子们参与,所以我们很期待这次活动。
当然,在八月份我们有一次非常大型的团聚,这有助我整理这些演讲,我不能单独做所有的事情,比如我的团队带出的生产力。我非常感谢他们,因为他们大多是义务的。
是否有任何人要提出任何问题?
.

听众问答部分
问:嗨,科里,我听说过这个概念,有多种不同的方式,来自赛斯材料,至少有十种不同的方式,关于我们的扬升或许会阻止另一个文明的扬升。后来我听说太阳系是一个更伟大存有的第三个脉轮,它是在哪里?并且阻止了它的扬升?你能详细解释一下吗?
科里:我被告知的是,地球正在经历它的第三过渡至第四密度,就像我们一样,太阳也正在经历这种密度转换及蜕变,地球,无论我们是否在这里,无论我们对此感到高兴或不高兴,这个转变都会出现。我们不可能阻止她的转变过程,但当转变时,她上面的生命能量,他们的状态可以决定转变期间的困难度,看起来我们就像锚一样,如果整体的能量走向一种方向,令整个过程变得更加困难,如果我们的大众意识令它变得更加脆弱,就像其他一些星球上发生的情况,然而,他们仍会有一个困难过渡,但它会进行得比其他地方糟糕,因为他们投入了恐惧和低振动的负能量。
.
问:我们的扬升如何影响其他生命体的扬升呢?
科里:我唯一听到的就是关于蓝鸟人的情况,他们是古老的建筑者种族,并创造了所有这些技术,阻止基因农夫进入。让原有的生命体在本地52颗恒星团中发展,当他们这样做之后。他们扬升并离开这个平面,并留下了技术,然后这些技术被发展中的生物利用,最终使我们与这个古老的建筑者种族在业力上连结在一起,所以他们只能扬升到一定的水平上,然后我们就像降落伞一样拖着他们,由于业力的关系,他们不能再进一步,所以他们回到我们身边。包括过去几千年。他们提供信息时,希望我们能够接受并从中吸取教训。相反,我们将这些信息变成了宗教及控制系统,我希望这能回答你的问题

汤内太:嗨,科里,我的名字是汤内太,我向你问好。
科里:你好!
汤内太:我在你的博客上看到你今天修改了你的演讲题目,我想告诉你,昨天晚上,我看到动画中整件过程的火焰,并且我看到你发布的,你打算谈论谷歌,脸书和硅谷等事情,然后。我是个有预感能力的人,我感觉到可能有一些政府的朋友会来找你,并告诉你,你以为你是什么人?竟然来到硅谷谈论这些事情?如果真的发生这种情况,我知道的我从个人经验中不知道,这些威胁是否真实,而且你也曾经表达过,大卫也曾经表达过这些威胁是真实的,我想让你知道你是在灵修社群的怀抱中,在这里,这个海湾地区,这是国家开始的地方,我们爱你。我们支持你。我们将永远在你身边。你在这里有很多朋友,你不用担心。
科里:谢谢!
.
汤内太:你不用担心所要面对的,因为我们想听到你的讯息。
科里:谢谢。硅谷没有人来找我。
.
莱斯利:嗨,科里,我叫莱斯利。丹尼尔森,我有个问题。这些蓝鸟人是否会转世到这个星球上?他们在这里会和我们一样也是人类吗?
科里:是的,现在这里一大群人中可能有他们在中间。说真的。是啊。
莱斯利:好的,因为我刚参与了一个礼仪。我被称为女性能量之母。还有我来参加这个仪式所感受到的女性能量,我在这个女性仪式上感受到他们很多在这里,所以我只想知道,我是否与他们有任何联系。
科里:是的,我的意思是,这里有很多来自不同文明的化身,他们都是更高密度的星际种子,在这里协助事情发展。
.
问:嗨,科里,谢谢你的到来,你能澄清一下吗?也许你能从SSP,蓝鸟人和安莎尔那里得到一些共识,我考虑到太阳闪焰事件发生时这个过渡期的过程,昨晚听到大卫演讲后,我感到困惑,我们会不会像沼泽一样被烧毁呢?然后他们才来帮助我们?
科里:是的,在地球上,这似乎是艰难的一天,我们的宇宙近亲会来看着发生什么情况,最后决定前来帮助我们,是啊。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我们能改变这个未来吗?我不知道。我问了同样一个问题,他们告诉我:我是谁?竟想试图干扰整个地球的扬升过渡?看起来像这样,不是改变星球。我们,需要学习如何減轻所发生的状况,我的意思是。根据我被告知在每个恒星系统中的情况,当他们经历这个太阳事件时,都出现不同程度的灾难,所以,是的。显然地,真正的关键在于能否让,这些星际近邻能够公开地下来协助我们。
.
问:科里,我们得到的信息表示,我们的现任总统正在与联盟合作,我只想知道你是否有这方面的情报?
科里:嗯。当前的政治气候,令这个话题是如此受到关注,我通常会形容现任总统像是:宇宙大爆炸!
但是,是的。收到的信息,从他当选之前,一路走来。与此同时,他接触那些将要发动政变的人。那些人不是要对奥巴马发动政变。不是反对民主党,而是针对一个集团,是共和党和民主党都同样妥协了的阴谋集团,当时他们想找一个强硬的人,不会跟阴谋集团妥协的人,但并不像我所预计的一個有勇气面对集团旳人,现在很多人说:他正扮演一个傻瓜的角色,很多人说我也是,没关系。[
他只是一个小角色,而许多国家的联盟,正在努力摆脱这个已经在这个地球上运行了几千年的阴谋集团,对于每天都在观看新闻的普通人来说:被告知这些可怕的事情正在发生。当我们在共同创造的现实中还看不到那样的事情时,要人们接受一个巨大的揭露,然后让人们相信在这个星球上有一个阴谋集团。然后试图让人们相信有外星人,我的意思是,这都是揭露的一部分,所有这些东西都是揭露的一部分,我不认为当这些信息揭露出来时。我们会有人这样说:,是的,我方是对的。或者说:哦,我选票投了给那个人,这将会是。我们将必须继续往前走,最重要的一点是,特别是在这个社群中,我们自己要走出来,他们建立一个左派对抗右派的政治环境。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制造分裂而为。
另一个主要原因是,他们可能不想我们知道,我们正被宇宙近亲外星人包围着,他们不是黄色头发和白色皮肤,我们听说有很多北欧外星人。当我看到他们时,他们都是各种棕色皮肤的,并且有各种不同类型。在这个星球上,我们仍在处理种族主义的问题,我的意思是。当他们从空中下来帮助我们时,当他们是棕色皮肤时,我们会有什么反应?
我们已经有先入为主的想法,当这些外星人降临时,我们需要处理很多事情,他们很可能不会像我们一样。我们将会如何看待他们。这将会是一次奇妙的体验。
.
问:嗨,科里。首先,我非常感谢你,当然,像所有人一样,因你做的所有事情。因为这仍然是你的一个选择,你以一种我认为很有用的方式,把信息带给我们。但最重要的是,信息非常强大,而且非常有用。所以十分感谢你。[鼓掌
是的,全是关于爱。而且很明显,预测一般情况,我分享的部份有很多细节。但我想得知你对南极洲的一些看法。你看到是否有点像,如果说这有点像一张百搭咭,可以这样说么?
因为在你身上听到那里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些信息真是很狂野,其他当然也一样。我想听你讲这个,因为我似乎每隔一天都会见到新闻中有关于这则意外的报导,科学家们正在那里做这件事,但这非常有趣。
科里:显然,他们试图让南极洲的事在大众意识中保持一点点,这是有原因的。我曾与大卫谈过,而他也获得了一些情报,我被告知有些发掘已经变得很危险。由于冰块的移动,熔化的冰块以及用来挖掘的水蒸汽,那里出现了重大崩塌。而且有人丧生。像是大学研究生之类。
所以,是的。我一直期待着。我没有期望信息可以很快地公开出来。但当我谈到地下有洞穴区域之后,它基本上是一座地下城市,我想是夏威夷大学。其中一所大学出来,谈论冰下发现的这些巨大温暖区域,那里能达到30度摄氏。你可以在那里只穿一件T恤。而且感觉很舒服,我认为这些信息只会是慢慢地出现在我们意识能及的地方,如果发生了什么重大事件,并需要分散大众注意力,就会突然公布冰底下的伟大发现
海军由于在海洋中使用了某种声纳技术,因此必须保持最高机密,但是现在我们可以说出来,这是一种分散大众注意力的措施。
但是,每个人看到南极洲的发现是有界线的,因为他们只向你展示了它的一部分,就是那些古老文明的遗址,但随后在那里进行的所有有关的研发项目,他们都不希望让任何人知道,其中许多人警告过我,可以向大众介绍地下文明,他们发现的冰下文明,但他们不想让我提及到那里的研发基地,但最好你两者都不要谈及。

问:嗨,科里,我是自从上周二你的宣传视频播出来之后,我就从澳大利亚的墨尔本一直飞到这里来,所以当你开始在"揭露宇宙"中出现以来,我都一直关注你的工作,它完全改变了我的生活。现在我已经走出了我生命中的一个章节。我还未找到我下一章节的使命,但是你一直所做的分享,以及建议和鼓励,我还没有弄清楚我要去哪里和什么时候去。我可以如何作出贡献,如果不是要求很大力气的话,但来自澳大利亚的感恩,非常感谢你。还有很多的爱和很多的感谢。而且我已经注册了"揭露维度"大会了。
科里:真棒!
问: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比这项工作更重要。没有。
科里:谢谢[鼓掌
问:自我有意识以来,我一直对宇宙生命层阶很感兴趣,从你的角度来看,你是我认识的人中唯一直接与他们交谈过,你认为谁可能是这个宇宙生命层阶的顶端。是某种神或女神吗?所有这些。你与其他存有的谈论中,这个"终极创造源头"是否一个意识场吗?它是一个人格呢?还是一个意识场?你怎么看?谢谢。
科里:这个"太一无限创造者"是什么?这就是你的问题吗?它是一个男人吗?是女人吗?它会坐在椅子上吗?
在某天晚上,我在吉米。丘奇的节目中谈过这事,现在,最重要的概念,是对"一"的理解,这是少数人能完全理解的,直到最近我才弄明白这概念,基本上,"太一无限创造者"想要理解二元性,而且它不想从你的观点或我的观点来理解二元性,它想从所有可能的角度来理解二元性,它想知道关于二元性的一切,二元性的体验,所以它爆炸成无数的火花,就是你们所有人,每一点火花都是无限创造者,我们都是"一",我们都是"一"的一部份。它将自己分散到这个宇宙的创造中,这是一个电子宇宙。如你所知的电力,有负极,有正极,一切都基于此。
所以当我们开始明白,我们是"一"。我是你。你是我,时间不重要。那只是体验,所以,你可以开始疗愈创伤,你可以完全理解我们是"一",我是受害者。我也是肇事者。我是推动者,我也是见证人。我都是那些人,我们都是同时体验着二元性的太一无限创造者,当我明白我是肇事者。同时我也是受害者时,然后你开始了解如何使用技巧,如果你有创伤,然后你回到那段时间。重新体验那种创伤,然后你从肇事者的角度来体验它,作为见证人体验它。我不是指那些无形的见证人,那创伤的能量会开始消失,因为你意识到我们都是"一"。
人们提出一个问题:在闪焰之后,我们什么时候才能用心灵感应彼此沟通呢?我们要理解"一"的真正意义,这是意识扩展的最大部分,我们明白我们都是"一"。
如果你想充分理解这一点,我们有一种角色转换的思考方式,是我祖父教我的。我的狗就坐在旁边,他会说:好吧,我们都拥有同样的能量,同样的火花,想象自己躺在地上,像狗抬头看我一样,我想象从牠的角度观看周围一切,配合狗的呼吸,配合心跳,你感觉到的狗的感觉,知道狗的基本数据。知道狗的个性,以目前你了解牠的个性,牠最有可能的感受和想法,然后你开始有那种生物感觉,你成为那只狗。因为你是一,这种情况发生在我们开始了解,彼此思想和感受的时候。
我们现在甚至可以看到我们自己的水平,当我们完全理解"一"。就是我们全都是那个点,太一无限创造者,没有一个人比另一个人有更特殊的经历,面对太一无限创造者。我们每个人的方式,我们照镜子,我们都有这些不安全感。我们看到其他人无法看到的小事,我们以经历过这种体验作为媒介,太一无限创造者的反映。
当我们完全理解并接受时,我们开始能有很多这些正在论及的特殊能力,但是最强的特殊能力,就是开始明白我们的本质,如果我们是"一"的一部分。"一"创造了所有这些。而我们具有相同的创造能力,只是我们这些创造能力,被那些想要控制我们的人隐藏起来,不让我们知道,所以这可能是人们进入冥想时想要理解的第一件事,尝试真的了解"一",并要求"一"帮助你理解,"一"是什么。这可以让你连接每个人和其他一切事物。
.
问:我是杰里迈亚。我的问题是:想知道是否有机会利用遥视技术来查看RA实体的有关数据呢?
我特别关注RA使用的声音和能量方式,让你进入心灵状态。我想知道这是否你在交流期间的直接体验,以及你对遥视查看数据的看法。
顺便说一句,对我来说:真的证实了你所有的故事。
科里:嗯,关于遥视者,他们是把信息从以太层中抽取出来,它仍需要通过他们的滤镜,所以如果他们有犹太基督教背景的话,信息就会通过这个滤镜,他们利用遥视察看所获得的信息,非常有趣。但我发现它是从这个人的角度去看的,如果他们认为会像他所说的,蓝鸟人会低头看着我们,我们像是植物或类似的东西一样,这是从那个人的观点。根据他们所看到的。
如果一个第六密度的存有,拥有第六密度的意识,而且你这个第三种密度意识的,试图联系他,并将信息传递回来。这是行不通的,我的意思是,在这两种密度之间,没有任何参考依据。所以他会用到他的滤镜,他的经验来描述他正在经历的是什么,那是他密度背后的字面意思,所以我认为这是,非常有趣的信息,他们深入试图与蓝鸟人相连是很有趣的事情,但是你必须将这些信息看作是主观的。
.
问:嗨,科里,我想回到你刚才谈到的"一",但今天我也带着另一个问题来到这里,看着你的材料,就太阳闪焰的发生而言,与我的想法有些冲突,在那时候扬升发生,然后,这个漫长的揭露想法似乎已经毫无意义,如果闪焰事件发生并唤醒了所有人,让我想到的是愤怒,透过这些事件发生,可能产生的愤怒,那些组织是否警告要长期缓慢揭露这些信息?他们背后隐藏着自己的罪行,期望人类很快就会忘记。
科里:是的,这个计划一直都在,他们知道在某个时候会出现一件大事件,太阳事件将会是最高点,而且他们很有可能会根据自己的信念进入地底。等待我们的文明坠落,然后回来,这一直是他们的计划,他们尽可能少地安抚我们,直到太阳事件那一刻,他们可以让我们知道外星人,他们可以治愈我们。他们只是试图安抚我们,直到他们的计划实现出来。
.
问:那么,我们该如何处理呢?
科里:蓝鸟人所提及关于原谅的部分,我们如何处理这个过程,不仅仅要原谅我们自己,也包括那些反人类的罪犯,那些未处理好自己童年创伤及每日新增创伤的人,如果他们没有处理好这些,他们如何去面对这么大的创伤呢?
做好内心工作的人,将会有一段艰难的时期,但那些存在严重创伤,一触即发的人,只会变得疯狂,他们将会很糟糕,我们只能坐下来,看着人们疯狂地翻转汽车和烧掉地方。
这只是过程的一部分,我不知道如何真正缓解。因为人们一直在沉睡着,睡着了,而且他们每日观看的媒体也不断地令他们受到创伤,所以这就是我们所处的状态,以及我们必须处理的事情。
.
问:嗨,科里。你谈到了银河奴隶贩卖,火星上的人会发生什么事情?我对此不太了解,他们的意识如何帮助他们理解?正在发生的事情。然后他们得到自由,告诉他们发生了什么事。
科里:好的,那些在太阳系其他地方,像火星一样被奴役的人,很多人甚至不相信地球上还有人居住着,当这次太阳事件过后,绝大部分技术将受到破坏,运行该奴役程序的架构也同时会崩溃,而且同一群救援我们的外星人,也将会为太阳系中的每个人提供救援,所以他们会作出救援。
现在还有一些人被带入另一个恒星系统下进行奴隶贸易,他们多年来一直都把这些人进行标记,当我被迫参与这些项目的时候,我们开始在项目中做这些标记,在那个时候,联盟已经发展起来。他们开始标记这些人。所以有一种方法可以在将来找回他们。
据推测,将会发生的情况是,我们的一些外星小组会出去将他们寻回来,其中一些救回来的人,将被带到一颗行星并将治疗他们的创伤,因为这些被带离开地球的人,遭受到一些极度创伤的事情,这些人必须接受很多的治疗,痊愈之后,他们就可以再次融入人类社会。
.
问:嗨,科里。两个很快的问题,我知道你之前提到过安全区,以及科罗拉多州比得克萨斯州更安全,另一个就是在个人层面上,安莎尔人如何在个人层面看到轮回与扬升之间的区别?例如:带着肉身或不带着身体等。
科里:好的。好。安莎尔。他们能活到900-1000岁左右,然后在那个周期结束时,取决于他们在能量状况,基本上,他们有权选择回到他们的转世中,作为安莎尔的孩子再回来,或者当他们达到一定水平时,然后他们升至下一个密度,他们的身体不会消失。但在那次生命终结后,他的投生不再在第四密度里发生,而是投生在第五密度世界中,究竟是如何生在第五密度,共同创造和所有这些。请不要问我,我不知道
.
问:好的,那关于安全区的问题呢?
科里:是的,我被展示过一幅地图。但他们对安全区域的划定,与互联网上的做法非常相似,这些安全区域受到山脉的保护,阻挡了强风和洪水及所有的危险,显然地,居住在离海岸数百英里之内的地方都不是一个好主意,几乎是所有地方,
.
埃里克:嗨,我的名字是埃里克,首先,我要感谢你能够挺身而出,分享这些信息,并为我带来一个全新认知,两年前,我过着平常的生活,没有留意,也没有觉醒,然后我遇到了一个和你有类似信息的人,和三十天前在澳大利亚遇到的朋友很类似,第一次介绍你给我知道,并且特意订了机票,专程从圣乔治犹他州来。所以在犹他州有人醒来了,那么我的问题是。当你谈到另一个(高密度)物种,投生为第三密度的人类时,你有没有遇到过那些人的滤镜能被移除,他们完全可以接收上面来的信息,而不须要透过滤镜,避免了我任何干扰呢?
科里:没有。没有。我们每个人都有基于我们的经验和看法的滤镜,但像我们这样的人,实际上处理好创伤的人,会放弃不再适用于我们的信仰系统,我们是不断补充,不断琢磨和修正我们的滤镜,尽可能获得最清晰的信息,但是,也不可能拥有纯粹的信息。我的意思是,即使他们(RA)透过卡拉传达"一的法则",他们也必须通过过滤器(卡拉)过滤后的信息。他们使用了很多基督教述语,所以我的意思是,这告诉你,他们必须使用我们可用的词汇库,我们的生活经验。他们必须使用这些与我们沟通,这意味着他们曾经与我们沟通,这是我们必须使用的滤镜,他们这样解释
是的。所以即使是一个传译员,传达给在这里的印度人,他们仍须要某种滤镜来将意思表达出来,一种沟通或频率传达方式。他们透过自己的滤镜来解释那种经验。

问:你好,科里。我很高兴今天能在会上见到你,很多次我都有机会,但从来没有容许我自己来,因为我总是把时间留给我的孩子,我想问问你,如果有足够多的人在这里,生命被充满了能量,若我们在这场灾难中死亡了,我们的能量会否沉降到这颗星球上像穴位一样的位置上,从而帮助提高我们所在地点的能量振动,以減轻我们周围人们的一些混乱情况呢?
科里:这里有很多人都能为其余的人提供一个充满能量的区域,有些人来这里的任务只是这里分享他们的能量,只是这样,我想这个星球上的某些节点,他们确定了某些星际种子。他们在那里出生,或者他们找到使命去那里协助平衡这些能量,它就像一首精心策划的大型音乐剧,来自所有不同密度中的所有这些不同生命,他们中的一些人投生成我们来到这里,他们中的一些人是以能量体或肉体方式来到这里,交响乐正在进行中,我们需要做的是专注于自己。如果我们认为已经处理好所有自己的问题。我们会试图去帮助别人。
那么我认为这又回到运用你的技能,或者你带了什么来。你喜欢做什么,有些人在这里做能量的工作。我甚至无法理解,但我知道,他们被带到这里来做这种事情,它与其他事情一样重要,也是这个周期的重要组成部分,所以我真不知道比这更好的答案了。
.
问:我真的对蓝鸟人很感兴趣,你向我们展示的一些画面,我很好奇。在我们的扬升中,发展我们的人类意识,如何会干扰到蓝鸟人呢?
科里:干扰他们的是,我们有一个自己的进化过程,他们可以参与或不参与的,因为他们留下来的技术被其他人在战争中使用过,导致他们在业力上及能量上,与这些人在以后的日子捆绑起来,他们说:他们曾三次在不同的时期来向我们提供关于"一"的信息时,帮助我们理解合一,双方业力也被进一步捆绑起来,但可惜每一次,我们都把信息变作一个宗教或控制系统,因此这些将他们捆绑到我们身上。所以,除非我们进化到某个点,否则他们只能被困及等待我们。
.
问:嗨,科里,非常感谢!我的问题是,你如何在全球范围内与其他人开展合作,以便更快地加速事情发展,作为一个特别的人,你能否与像柯博拉这样的人进行交流和合作吗?或者是造翼者网站的聂鲁达博士?最后像达里尔(巴夏讯息的传导者)这样的人在一起吗?
科里:是的。我曾与当中一些人交谈过,团结协作听起来是很好,但这实际上很难做到,真的很困难。
我们很多人都来自基督教背景,有些人在那样的环境中成长,没有那么好的体验,所以他们选择离开,这些人有很多,但并非全部,但是很多人都开玩笑说:基督教会当中也是分党分派,这个真相社群的行为也完全一样,看看这些宗派的情况。他们都说:所有其他宗派都不正宗,其他宗派的人都走偏了,就像我找到的这里是最正确的。我才是正宗,很多人都是这样。
所以我一直在试图做的,就是求同存异,带出双方同意的点,而不是不同意见的,我们都同意大家都未能掌握全部真相,但我们都希望知道它,我们都同意不去依赖现存的UFO信仰系统,在那些辩论中,把所有这些都放在一边,找到一个我们可以共同努力的话题,这就是我们谈论外星人的原因。
哦,不,外星人都是好的,
不,不,他们有好有坏。
不,不,他们都是魔鬼。像这些辩论,
这就是为什么我一直在努力,让人们去做更踏实的事。像被压制技术,或是人们已经被编程作出受操控的反应。
.
问:嗨,科里。我叫朱肖埃,我的问题是:我们生活在全息宇宙中就像活在一台大型计算机中吗?我们生活在一个全息世界中就像在一个大型计算器系统中一样?这是我从一些信息中听到的。
科里:嗯。正如我在开始时所说的那样。很多人认为我们是在一个大型模拟中的一部分,这可能是一台计算机,但我喜欢形容它像是一个漫长的白日梦,有人放松了并发着一个漫长的白日梦,我们就像是那样的经历,所以若说我们是在某台机器上运行的模拟,这个我并不认同。
不,我完全不同意。
.
莉萨:嗨,科里。我叫莉萨,关于这里的信息都很多,像是要经历一些困难的旅程,好的,但是什么会被破坏呢?我一直在努力工作,我正努力应对气候变化,拯救世界,这些事情,一直在我的脑中及心中盘旋,围绕着将要发生的事情。
最近我的老师在进行一些传导工作时,她得到的信息与你所说的内容非常相似,安莎尔所说的,但我想知道是否有部分过程正在发生,而其中的一件事就是,我们一直谈论要做好内心的工作,就是那些爱的振动,提高频率,我们每个人都在做这项工作。
我很好奇。我还没有真正听到很多人在谈论有关集体影响力或临界质量等事情,而这个传导却指出我们这种能力,他们谈及第三升至第五维度,我真的不知道这与密度有什么关系,但我们需要将我们的振动提升到第五维度(5D),如果我们这样做。实际上有能力影响时间线及最终结果,但我不知道那会是什么。因为它看起来像是一连串预定的事情。它顺着次序发生,但是如果我们所有人都以这种具规模的及不断扩大地进行集体工作,将会发生什么呢?这样试图影响时间线或最终结果,是否会有意义呢?你对此有何看法?
科里:是的。正如我所说:在我们本地恒星群中的其他星球上,星球的转变取决于它上面众生的意识状态。他们影响了它,所以我们可以做任何工作来影响大众意识,是的,这将对我们在转型发生时所体验到的,产生直接影响,所以做这项工作,直到闪焰发生的最后一刻仍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我们所投入的每一点能量都会被计算在内。
我想必须结束了,我知道还有其他人想出来发言,但我需要去洗手间。[笑/拍手
谢谢!
.
星空觉醒,感召共享盛举!
微信群已建立,欢迎回归。
在公众号首页右下角添加入席。
.


扫一扫转贴到朋友圈!
最近访问 !imagelist! !namelist!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84

主题

1287

帖子

6701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701
 楼主| 发表于 2018-6-11 16:02:4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1框架
外星人与我何干?
主题收集
.
藏艺阁掌柜微信码
精品推荐>>更多
  • 测试商品贴(不可购买)
  • 测试商品贴(不可购买)
  • 测试商品贴(不可购买)
返回顶部